周曉輝: 第一財經文被速刪 或涉高層博弈

中共

最近幾日,就在海外關注並紛紛就中共數十家黨媒集體轉發毛左李光滿的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而加以解析之際,很多人沒有注意到《第一財經日報》網站於9月2日刊發的一篇文章被悄然刪除,而這或許與當下中共高層的激烈博弈密切相關。

這篇被刪除的文章標題是「中國研究預測疫苗無法根除病毒 免疫力下降ADE將加大抗疫難度」。文章援引日前陝西師範大學數學與信息學院唐三一教授、西安交通大學數學與統計學院肖燕妮教授、中國疾控中心首席專家邵一鳴等研究人員在預印版網站Medrxiv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稱新的證據表明,接種疫苗無助於根除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傳播。

文章指出,接種疫苗曾經被認為是打破病毒傳播鏈最有效的措施。截止8月31日,國內疫苗接種覆蓋率幾乎達到要求的群體免疫臨界水平,即至少一劑疫苗的接種率達到95.87%,而兩劑疫苗的接種率達到了77.92%。然而,研究表明,一方面,疫苗的免疫效力減弱將導致大量接種人群仍然對中共病毒易感,尤其是對變異株的抵抗能力較弱;另一方面,最近有關於病毒感染中存在抗體依賴性增強(ADE)的報道,而這將導致中共病毒的控制將會更加困難。

很明顯,這篇文章道出了疫苗能否真正防範病毒的真相,並表示了對可能引發的抗體依賴性增強的擔憂,暗示打疫苗未必是安全的。然而,就在8月27日召開的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共當局還大言不慚地稱中國疫苗在防感染、防傳播、防重症和防死亡方面以及中共的防控措施是非常有效的,尤其在南京、揚州新一波疫情下,有效地降低了感染率和死亡率。因此,要繼續大力推廣接種疫苗,60歲以上老人也是可以接種的。此外,稱接種第三針即加強針是安全的,可以有效提升抗體水平。不過,中共官員們還是小心避開了打疫苗造成的重症和死亡案例。

無疑,文章釋放的觀點有悖於當下中共當局向民眾灌輸的疫苗有效的宣傳以及強制打疫苗的作法,這在一黨專制下且「文革」風乍起的大陸頗有些另類,甚至隱隱讓人有與中央唱對台戲的感覺。

更為蹊蹺的是,這樣的文章居然發表在主要報導財經內容的《第一財經日報》網站,而非衛生、醫療或其他門戶網站上。資料顯示,第一財經創辦於2003 年,總部位於上海,在北京、廣州、深圳設有分公司,並在全球主要經濟、 金融中心城市設有派駐機構或人員。其一週24小時不間斷提供股市行情、經濟大勢、金融政策、行業動態、專家分析等財經資訊。

是什麼原因讓第一財經刊登了如此另類且有想法的文章呢?其刪除是主動刪除還是被迫刪除?或許第一財經隸屬於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上海文廣集團)這則信息可以解答疑惑。

2014年,江澤民親信、原上海人大常委會主任龔學平落馬,他曾被稱為上海文化、傳媒業樹大根深的「太上皇」,他最器重的親信包括:曾任上海文廣集團總裁的葉志康,文廣集團總裁、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的黎瑞剛,東方明珠公司總裁鈕衛平。其中,黎瑞剛最為了得,與中共幾大高官家族,如李長春、曾慶紅胞弟曾慶淮均有交集,還與現政治局常委韓正有關聯。

2015年,黎瑞剛被免去上海文廣集團總裁職務,但其在文廣集團和上海第一財經的影響力依在。今年4月與江綿恆關係密切的上海前首富周正毅出獄後,高調慶生,不僅上海東方衛視的6名知名主持人參加,而且上海文廣的幾個高層也悉數參加。這很快引來了中央調查組。至於上海文廣集團的政治取向,大家可自行判斷。

讓人產生如此聯想的原因還在於中南海近期的一系列行動,都昭示著黨內高層博弈的驚心動魄。從螞蟻上市被叫停,到阿里巴巴被罰和滴滴被查,從反壟斷到提出「共同富裕」,從發文稱中共黨內步調不一致,釋放整肅信號到各地政法系高官、杭州書記等落馬,從整治娛樂圈明星趙薇、高曉松等人到包括軍報在內的十幾家黨媒同日在重要位置轉發李光滿「氣勢洶洶」的文章,再到《環時》總編胡錫進的反駁,說其是「嚴重的誤判和誤導」,每一個動作背後都隱藏著習近平和江曾一派的博弈。

而被整肅的對象或是江派有著密切瓜葛,或緊隨其政策,不效忠「習中央」。如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的股東之一時江澤民之孫江志成創辦的「博裕資本」,涉及江志成的馬雲被查、被罰並不意外。再如被封殺的趙薇,據傳與曾慶淮、馬雲關係密切。

還有曾入選「中國百名人渣」排行榜的胡錫進,曾涉入薄熙來、周永康策劃的政變陰謀,並被薄許願上台後,接管人民日報。有消息稱,胡錫進曾說過,跟薄熙來比跟習近平要有前途。其緊隨江派劉雲山,在諸多問題上與習當局對抗,甚至有意攪局,從此前的南周事件、陳光誠、釣魚島、台灣太陽花運動,到香港占中、陳光標紐約行、大陸網絡癱瘓、日本間諜、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辯解、法輪功問題等,胡錫進都或明或暗給習製造麻煩。習曾在調研人民日報時,專門點名《環時》,發出警告之音。

可以說,高層博弈的核心就是對權力的爭奪,這一點,早已在黨內公開化。9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文《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其中引述了習近平2018年講話中關於有人「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之語。三年前就明確有人「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如今再提,說明「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之人迄今仍未消停,而且其動作涉及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和政治領域。

這大概也是習近平借李光滿的文章,釋放要在上述領域大動干戈的原因。之所以說李光滿的文章傳遞了中南海最高層的想法,是因為該文除了得到其他黨媒的轉載外,還被軍報轉載,這也意味著,沒有習和軍方高層的授意,這樣的文章不會被軍報轉載的,即便主管文宣的王滬寧想搞點小動作,也無可能將手伸到軍隊中。

最新消息顯示,李光滿的文章已被下架,這大概是其引發了海內外廣泛的爭議,北京為了降溫所致。不過,其文章雖被下架,並不表明中南海最高層改變了整肅黨內外的想法,未來一段時間內的很多動作應還是主要針對那些「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之人和他們的輔助者,而那些「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之人也不會坐以待斃。白熱化的博弈,將帶來怎樣的結果呢?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