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收官!它會成為豆瓣第一部10分劇嗎?

風騷律師

文: 西帕克  

在播出了第五季大結局「不可饒恕的事」之後,《風騷律師》再次迎來一波小高潮。從季中開始,劇集每一集的IMDb都在9分以上,8、9兩集均為9.8分,本週剛剛推出的大結局,也有9.5分之高,幾乎可以比肩傳奇般的《絕命毒師》最終季。

目前豆瓣上,本劇第五季已達到9.8分,甚至高於《毒師》第五季的9.5分。不禁讓人推想,下一季大結局,它的評分會是多少?史無前例的10分?

至此,《律師》已在長度上基本和《毒師》持平。再加上已經確定續訂的第六季,最終《風騷律師》無疑會成為「毒師宇宙」真正的最大部頭

在質量上,《風騷律師》也不僅是延續毒師的人物,而是在原劇的基礎上,擴展宇宙,將金姆、納喬、拉勞等原創人物的故事線發展的更加完整而動人。

文斯·吉利根和彼得·古爾德兩位主創,創造了如此具有深度的《毒師》角色群,卻並沒有固步自封,販賣情懷。即便劇集在時間線上已接上了《絕命毒師》,但《律師》系列並沒有急於讓老白和小粉回歸,而是繼續開發全新的故事線索。

可以說,《風騷律師》早已擺脫了《毒師》衍生劇的定位,成為一套自成一格的當代美劇新經典。新舊人物的各自碰撞與組合,更讓劇集充滿了無限可能。

毒品戰爭,世人皆螻蟻

本季《律師》從第一集開始,便展開了全程高能模式。如果說前三季主要聚焦于吉米和查克兄弟間的關係,第四季講述的是吉米走出查克的陰影,找到自己的真身「索爾·古德曼」,那第五季則徹底擺脫了之前的兄弟主線,進入更接近於《毒師》的毒品戰爭。

兩大集團拉勞和炸雞叔,各自代表著兩種不同理念的現代毒梟。拉勞作為薩拉曼卡家族新的代理人,更強調家族生意。在他離開美國前和叔叔告別時的一個回眸,我們可以看到家人在他心中的分量。以炸雞叔為代表的另一派現代毒梟,則強調無情的企業化管理。低調、精準、只為利益和心狠手辣。為了達到目的,可以犧牲任何人。

在《毒師》中,我們已看到了這場戰爭的結局,《律師》所要展現的是所有恩怨情仇的上半場。吉米被捲入這場戰爭,也純粹是其作繭自縛的蝴蝶效應。一次五折半價,導致毒販瘋狂小八被抓。最終讓他被納喬拉入了這場遊戲中。

索爾無意中掉落的冰淇淋,在下一集中用超大特寫展示了其被無數螞蟻蠶食的過程。每一隻螞蟻,仿佛都代表著一個想要入局的「玩家」。而一旦入了局,便沒有真正的勝利者,冰淇淋只有那麼多,最終只是一灘虛無。
觀眾其實早在《毒師》中窺探了大多數玩家在之後的命運(幾乎是無人生還),這個鏡頭則強化了世人皆螻蟻的宿命感。與《毒師》中泳池裡的熊公仔,兩個空鏡頭遙相呼應。

吉米VS金姆,誰是誰的惡人 

在整個「毒師宇宙」中,鮑勃·奧登科克扮演的索爾(吉米),已經登場了93集(在下一季中,將迎來他的百集大關),已是整個系列中出場最多,觀眾最熟悉的人物。

這一季中,我們曾經熟悉的「為你提供快速正義」索爾·古德曼終於回來了。但這個時期的索爾,依然是在是否要突破道德底線的邊緣猶豫的。他作的惡,還是惡作劇般的小惡,是在維持公義的前提下,選擇最快捷的手段。

直到他被拉羅點醒,想和毒梟打交道,就要把那句由「JMM」胡謅的座右銘,從「正義至上」(Justice Matters Most)改成「只要賺錢」(Just Make Money)。

我們曾經擔心,索爾「加入遊戲」繼而黑化,會讓他和女友金姆漸行漸遠。畢竟,作為吉米良心的金姆,曾經多次把吉米從危險的邊緣拉回來。

而在觀眾看來,吉米的一意孤行,似乎在故意把金姆越推越遠,甚至是有意讓她可以遠離「遊戲」,保護她不被波及。

但一切因這一季中金姆的一個決定而改變了。她決定和吉米結婚。他們的婚姻並非是出於愛情,而是為了讓二人能合法的成為犯罪的搭檔,能受法律的保護,不在法庭上做出對對方不利的證詞。這幾乎是金姆以愛情的名義對吉米此前所有努力的綁架。

在第九集中讓人窒息的最高潮戲對峙中,金姆靠著一己之力,在吉米完全處於下風時,與拉羅周旋,幫助其脫困,展現了她的「玩家」潛質。劇集中,還第一次出現了金姆小時候的閃回,被不負責任的單親母親帶大,她從不相信家庭,甚至從小就是個叛逆者。在季最終集中,金姆也終於展現了自己黑化的一面,決定對霍華德下手,讓這個高高在上的人身敗名裂。 

吉米的台詞「對你來說,我太壞了嗎」?並沒有獲得金姆的回答,而我們合理腦補的內心的答案則可能是「不夠壞」。此時,我們才發現,金姆之于吉米,就如同《毒師》中的老白之於小粉。看似正義正直的金姆,其實才是那個渴望活在刺激中的玩家。

她並不是被吉米拉下水,而是天生就善於這個遊戲。她對於高高在上的權貴有著無法掩蓋的厭惡,她並不想當上流社會的代理人。只有吉米才是她所能利用和需要的搭檔。在第十集最後,金姆重複了第四季大結局吉姆的手槍手勢,此時的二人,完成了位置的互換。

吉米VS麥克,痞子逛沙漠

本季中評價最高的第八集《背包人》,是關於吉米和麥克兩位《毒師》老人的一集。由「毒師之父」文斯·吉利根親自編劇導演,幾乎延續了其去年電影處女作《絕命毒師:續命之徒》的冷硬風格。全集皆是沙漠中的追擊、求生和逃亡,既像是一部類型電影大片,又像是《痞子逛沙漠》那樣的存在主義藝術電影。

在四周荒無人煙的沙漠中,吉米背著錢負重前行,無疑帶有極強的荒誕感和宿命意味。

在這樣的情境下,吉米所不能拋棄的那兩袋錢,只剩下象徵的意義,其價值可能並不如他胸口掛著的那壺尿,但拋棄這些錢更是他所不能做的。他已身不由己,這也是變身索爾之後,我們第一次感受到這場遊戲的危險。

此時,拯救他引導他的麥克,讓人想起曾經的查克,成了他內心所渴望擁有的哥哥。在一場互相扶持的沙漠逃亡後,吉米與麥克的搭檔也更加牢不可破,對於《毒師》觀眾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偉大友誼的開始。

納喬VS拉羅,無間道遇上疤面人 

本季最大的貢獻,則是讓納喬和拉羅兩個原創人物,成為了整個劇集中圈粉最多的角色。身處「無間道」中的納喬,可謂是劇中真正每天活在刀鋒的角色。他周旋在炸雞叔和拉羅兩個最危險之人中間,保護父親的初衷,則讓角色更加悲情。

拉羅對他幾乎無條件信任,將他提拔成新的話事人。二人的關係便是「無間道」遇上了「疤面人」,最強臥底才配最牛毒梟。 而之前,不管是維克托還是炸雞叔,都將納喬視作用之即棄的棋子,給予他的只是虛假的希望。讓觀眾感嘆,如果納喬早點為拉羅工作,也許會是另一個結局。

季終集以一場大屠殺收尾。納喬在半夜談心後,抱著極大的掙扎,為炸雞叔的敢死隊開門。拉羅在所有觀眾都以為其難逃一死的情況下,完成了絕地反殺。劇中一個小小的拉羅思考一下後,決定留門不關瓮中捉鱉的細節,展現了這個角色的縝密思維和膽識。其震撼程度不亞於《毒師》大結局中老白的自製機關槍屠殺。 

拉羅為了救自己的家人朋友而冒險殺回,其實和納喬為了救父親冒死臥底,異曲同工。本質上,他們其實是一類人。死裡逃生後的拉羅,無疑已明白了納喬的背叛,也讓下一季懸念叢生。

在第五季終結時,所有角色都走到了懸而未決的那一點上,仿佛是《毒師》第五季中那經典的「廁所時刻」重現。當我們為金姆、納喬和拉羅提心吊膽之時,也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毒師宇宙」可能只剩下最後十集了。

吉利根和古爾德的任務,已不僅僅是和《毒師》圓滿對接,更是要給新的時代經典一個配得上其地位的結局。
我們要做的,則是繼續拭目以待,看看這兩位的「前備箱」裡,到底還有什麼寶物。

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時代,沒有人比他們更會拍大結局。

來源  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