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的大火反過來燒向希拉里

希拉里

文:西奈山峰

還記得沸沸揚揚的「川普通俄門」嗎?五六年了,還沒完呢,並且只能會越鬧越大。

那件事起於2016年川普對陣希拉裡的大選前夕,由希拉裡團隊曝出「川普私通俄羅斯」,指控川普裡通外國,勾結美國人民全都痛恨的普俄,出賣美國國家安全和利益。

這個指控的嚴重程度不言而喻,如果被證實,川普甭說當不了總統,甚至可能被定為叛國罪犯。

還好,當時班農以證據確鑿的「希拉裡電郵門」圍魏救趙,才迫使民主黨團夥有所收斂,沒能直接影嚮川普的大選。但事後奧巴馬的司法部長指派特別檢察官穆勒,繼續徹查「川普通俄門」。

這位穆勒檢察官又調查了2年多,耗資數千萬,訊問數百人,最終不得不坦白,所謂的「通俄門」子虛烏有,川普是清白的。

在此之前,普京面對記者的有關這個問題的時候,嘲笑美國民主黨政客們的拙劣,他說:我們在川普還是個商人的時候就勾結他,因為我們知道他會在若幹年後競選總統並成功當選。

眾所周知普京對美國政客尤其是民主黨政客們很不感冒,他在近年來多次演講中譏諷這些人,比如前不久在索契演講中甚至指責以民主黨為代表的左派已經到了違反人倫的犯罪邊緣。他的態度無疑與「通俄門」之類的美國政壇醜劇有關。

「特別檢察官」,不是美國開始就有的東西,它應該是後尼克松時代的產物,兩黨為了置對方於死地,臨時發明了這麼個獨立於立法、司法、行政三權之外的玩藝,是否違憲很有爭議,但由於它在陷害對方方面很好使,兩黨政客都沒舍得廢除。

在被民主黨任命的特別檢察官穆勒無端折磨了近三年之後 ,川普的司法部長巴爾也任命了一名特別檢察官——達勒姆,他的任務是對「通俄門」事件繼續調查。希拉裡們羅織的川普「通俄」已經有了「誣陷」的結論,那麼達勒姆的繼續調查理所當然就指向「誰是誣陷者」。

近日,特別檢察官達勒姆開始對外公布調查結果,最新結論是:

1、現在敗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裡文,在構陷川普通俄的事件中,負有重要責任。此人當時的職務是希拉裡的政策顧問。2、希拉裡、沙裡文團夥,用金錢買通他人,羅織川普通俄的罪名。3、希拉裡團夥用技術手段監視當選總統前後的川普。

沙裡文

看到這裡,是不是有點兒毛骨悚然至少心灰意冷的感覺啊?

美國先賢們行前人之所未行,創立了一套「最不錯」的法規,但是即使是最堅固的建築,在時光和風雨的侵蝕下,也終會坍塌,而侵蝕「最不錯」法規的,是比時光和風雨腐蝕力更強大的人性之惡。

先賢們當初就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亞當斯當時就說「我們設計的這一套是為有道德的人準備的,對其他人根本不適用」。這句二百多年前的預言,在希拉裡、沙裡文等人羅織的「通俄門」身上,應驗了。

以前我在寫民主黨弊選的時候,總有人留言反諷,很明顯這是愛美心切,不願意聽到美國的不好。嗯,這樣的人就是所謂的「民逗」,貌似意志堅強立場堅定,其實邏輯混亂、頭腦簡單。這樣的人不是建築的維修工保潔員,而同樣是亞當斯所說的「其他人」。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