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五國為何只有芬蘭使用歐元?

北歐五國為何只有芬蘭使用歐元?

文:桃桃莉絲

在中國,如果您問一個人他來自哪裡,他通常會回答您他來自山東、廣東、或者四川,大多是以省為單位介紹自己的家鄉。

但有一個地區會比較特別,這就是東北地區。他們常常不會直接說「我來自遼寧、吉林、或者黑龍江」,而大概率會說「我來自東北。」

▲炒cp的脫口秀演員王建國和李雪琴,分別是遼寧盤錦人和遼寧鐵嶺人,但是台詞設計需要取兩者共同家鄉時候,不用「遼寧」而用「東北」

也許是因為北歐和東北都屬於寒冷地區的緣故,我們也通常會把北歐(瑞典丹麥挪威、芬蘭、冰島)五國捆綁在一起,統稱他們北歐五國。

大多數人對北歐的印像也主要是停留在幾個高頻詞上:高福利、極地、極光、冷酷。

雖然我們經常把北歐五國捆綁在一起,這五個國家確實也有很多相同之處,但實際上也並非鐵板一塊。

別的差異先不說,就加入歐盟和所用鈔票這兩件歐洲人民最重要的事兒來說,北歐五個國家就各有不同的選擇。

北歐五國中,只有芬蘭是既使用歐元,又加入了歐盟的國家。

是不是聽著有一點點拗口?那麼,在開始今天的介紹之前,我們先來區分兩個重要的概念:歐盟與歐元區。

歐盟,全稱歐洲聯盟,是歐洲各國為了追求共同利益,團結起來成立的經濟與政治共同體。這是新聞聯播節目中,提及歐洲時最常使用的名詞,也是我們較為熟悉的概念,比如前幾年鬧得沸沸揚揚的「英國脫歐」,說的就是英國想脫離歐盟

▲歐盟區域變化圖(動圖)

▲歐盟旗幟:藍底上有12顆金星組成的圓環。 12顆星星並非是成員國的數字,而是聖母瑪利亞以及完美無暇的象徵。

歐元區,指的是使用歐盟的統一貨幣——歐元的國家區域。它通常與金融、經濟聯繫密切,但偶爾也出現在日常生活的旅遊板塊,因為它決定著我們去歐洲旅行時到底需要兌換幾種當地貨幣:如果目的地都在歐元區的話,那麼我們只需要兌換歐元即可。

歐盟與歐元區之間是一種必要不充分的關係,即歐元區國家都是歐盟的成員,但並非所有的歐盟國家,都加入了歐元區。就像芬蘭的近鄰丹麥和瑞典,就都是使用自己貨幣的歐盟國家。

當然,還有部分特立獨行的歐洲國家,甚至都沒有正式加入歐盟,就更不要提歐元區了,比如芬蘭的另外兩位鄰居挪威和冰島,就一直選擇游離在歐盟之外。

這樣看來,芬蘭可以說是北歐五國中的一個「異類」,它不僅是歐盟的成員,而且還非常積極地趕在第一批加入了歐元區。那麼問題來了,芬蘭為什麼會如此積極?加入歐元區對於芬蘭來說,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1.千餘年來「左有狼、右有虎」的地緣環境

其實對於芬蘭來說,加入歐盟和歐元區是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選擇。

意料之外是說芬蘭奉行著中立的政策。二戰結束後,它一直小心翼翼地周旋在各個大國之間,竭力避免捲入無端的爭鬥中,還曾經拒絕過美國的馬歇爾計劃(即幫助歐洲進行經濟復甦的歐洲復興計劃)。乍一看,加入歐盟與歐元區的行動似乎與芬蘭的這種中立態度並不相符。

▲馬歇爾計劃的紀念郵票,頭像上的老人就是美國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外交家喬治•馬歇爾,即馬歇爾計劃的提出者

說情理之中則是因為,無論選擇中立或者加入歐盟,都是芬蘭用來保護自己的方式: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芬蘭選擇走中立路線,以求置身於超級大國的衝突之外,也是出於國家安全考慮,芬蘭希望通過歐盟和歐元區來把自己安全地帶進西歐。

畢竟芬蘭實在是被嚇怕了,雖然它現在看起來風風光光,發達程度和幸福指數都在世界排得上名號,但歷史上的芬蘭,也不過是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芬蘭,的地理位置在歐洲的北部,處於瑞典與俄羅斯之間,請務必記住這個重要的位置和兩位不好惹的鄰居,因為從某種程度而言,這正是芬蘭苦難的開端。

▲芬蘭的位置示意圖,這個微妙的地理位置大概可以用左有狼(瑞典),右有虎(俄羅斯)來形容吧

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芬蘭先民就達到了鐵器時代的發展水平,但一直受到政治上更先進的西側的斯堪的納維亞人以及東側斯拉夫人的威脅。

首先到來的是瑞典人,其實早在維京時代(790年-1066年),瑞典就已經開始與芬蘭有所接觸,但當時他們的目的主要是與阿拉伯世界建立貿易聯繫,所以並沒有在芬蘭設立永久的定居點。一直到13世紀瑞典人改信了基督教,並發動兩次十字軍東征,才徹底控制芬蘭,拉開了長達幾個世紀的瑞典-芬蘭王國的序幕。

▲瑞典烏普蘭地區的繪畫,上面繪製了瑞典國王和英國主教前往芬蘭進行軍事遠征,也就是第一次瑞典十字軍東征的場景

同時,另一邊的俄羅斯,也出於政治和宗教目的對芬蘭虎視眈眈,當然,其實它更主要的目標是瑞典,芬蘭只是個順帶的。只是兩虎相鬥,兔子遭殃,在瑞典與俄羅斯的拉鋸下,芬蘭一會兒被徵兵、一會兒被佔領、一會兒被割地,可謂是受盡夾板氣,直到1809年索性變成了俄羅斯的大公國,才算勉強消停些。

▲1808年俄瑞芬蘭戰爭進程圖

其中有幾個例子可以大致體現出芬蘭的悲慘境遇。

1570年-1595年,瑞典與俄羅斯爆發戰爭,芬蘭作為軍事戰役的現場,遭到嚴重的破壞,人稱「長怒」;1714年-1722年,戰爭再次爆發,俄國占領了芬蘭,並進行了摧毀和屠殺,人稱「大怒」;1741年,戰爭再次爆發,俄羅斯又入侵芬蘭,開始了短暫的佔領,人稱「輕怒」。

▲芬蘭的邊境線與歸屬權的歷史變化

正是這種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憤怒,使芬蘭人格外重視國家安全,雖然許多國家加入歐盟都是考慮到了安全因素,但對於芬蘭人來說,安全是頭等大事。

芬蘭希望通過加入歐盟和歐元區,盡快走出冷戰的陰影,開闢新的可能性。一方面,可以藉助歐盟的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為自身的穩定與和平提供更有力的保障;另一方面,加入歐元區,也被視為能夠拉近芬蘭與西歐之間距離的有效手段。

二、冷戰結束後儘快融入西歐經濟圈

在芬蘭正式進入歐元區以前,許多當事人和旁觀者並不看好這項決定。

首先是貨幣獨立性問題。一旦加入歐洲貨幣聯盟,芬蘭原本的貨幣馬克(或馬克卡)就會逐漸消失,最終完全被統一的貨幣歐元所取代,許多人擔憂如果沒有獨立的貨幣,可能會意味著部分主權的喪失。

▲如今已經絕版了的芬蘭貨幣——馬克

此外,作為典型的小型經濟體,芬蘭的出口主要集中在幾個少數的行業,這使得芬蘭經濟本身就很容易受到內外部的衝擊。而採取統一貨幣之後,芬蘭就會失去匯率變化這個「緩衝」,更加難以應對國內外的各種動盪。

這樣的思慮並非杞人憂天,芬蘭的鄰居瑞典就有著類似的擔憂,並最終堅定地拒絕了貨幣聯盟。但芬蘭,在綜合考量各方面因素,包括經濟因素以後,還是做出了加入歐元區的決定,並表現出非常歡迎的積極態度。

當時的芬蘭正處在經濟衰退中。 1990年,芬蘭與前蘇聯的易貨貿易崩潰。由於對前蘇聯出口占了芬蘭總出口的五分之一,因此芬蘭經濟受到嚴重打擊,芬蘭的GDP在三年內下降了11%,失業率也上漲到18%,一直到1995年加入歐盟時,經濟才開始慢慢復甦。因此,芬蘭一直在尋找合適的經濟發展機遇。

▲芬蘭的GDP與失業率變化圖

一個統一的貨幣聯盟能夠帶來許多的好處,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降低交易成本和匯率波動,從而增加投資與貿易,以及加強經濟穩定,比如緩解利率和通貨膨脹率。

當然,這其中也免不了前面所述的那些風險,但做什麼事沒有風險呢?在敢於冒險這一點上,芬蘭人似乎比自稱是維京人後代的瑞典人做得更好,他們展開了公開辯論,模擬了應對沖擊的措施,並通過宣傳運動向公民傳播關於貨幣轉換的實用建議,看起來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瑞典人繪製的漫畫,他們經常自豪地宣稱自己是維京人的後代

1998年5月,超過50%的芬蘭人投票支持採用統一的貨幣,芬蘭加入歐洲貨幣聯盟的決策被正式確定。

此處順便一提芬蘭的輿論造勢能力,在1996年第一次提出這個項目時,只有25%的芬蘭人支持這個決定,但是在政府及工商業人士的努力科普下,公眾輿論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最終,多數芬蘭人都認可了統一貨幣。

歐洲中央銀行對芬蘭熱情加入歐元區也投桃報李。上圖是2019年發行的歐元紀念鈔,其正面專門印製了在歐元區國家中只有芬蘭才有的駝鹿(一種北極動物),而背面是歐洲眾多國家的打卡景點(法國的埃菲爾鐵塔、德國的勃蘭登堡門、意大利的羅馬鬥獸場……等等),一頭駝鹿給這麼多歐洲國家的代表性景點當正面,可見歐洲央行給芬蘭足夠的面子。

▲歐元中的芬蘭紀念硬幣

而加入歐洲貨幣聯盟後的經濟發展,也確實是芬蘭人所期待的結果:

歐元區成員國的身份為芬蘭提供了更為便捷的渠道,使芬蘭能夠暢通地進入歐元區的商品和服務市場,而不會受到匯率風險的限制。

在歐元的引導下,芬蘭越來越多地向西歐的歐元區國家靠近,比如與歐洲貨幣聯盟內部的德國貿易增加。與此同時,原本走高的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也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部分芬蘭出口歐盟的貿易產品

這樣看來,儘管芬蘭在加入歐元區時,是持一種猶豫和嘗試的態度,來等待可能造成的經濟後果,但幸運的是,他們在總體上獲得了一個良好的發展趨勢——負面影響自然也有,許多公眾就認為轉向統一貨幣造成了零售價格的上漲,但更多的益處是芬蘭經濟的穩定與增長。

▲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商業街

三、進入歐盟核心圈層,芬蘭毫不遲疑

在芬蘭決定是否統一貨幣的過程中,除了安全與經濟因素以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的因素,那就是芬蘭加入歐元區後的政治意義。

事實上,芬蘭之所以願意接受和承擔經濟上的風險,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們相信,加入歐元區所帶來的政治的好處,完全可以抵消所有不受歡迎的經濟後果。

一直以來,芬蘭在國際社會上都是一個被侵略、被欺壓的角色,即使是在加入歐盟以後,與其他成員相比,芬蘭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也顯得較低,因而在歐盟內外部的影響力總是微乎其微,對此,芬蘭人表示並不滿意。

在這樣的情況下,加入歐洲貨幣聯盟就成為了許多芬蘭人所認可的,能夠將芬蘭納入「歐盟核心」,保證它在各類重要決策論壇中地位的一種有效途徑。芬蘭人希望通過率先加入歐元區來鞏固自己在西歐國家中的地位,促進芬蘭在國際舞台上得到大規模重新認同。

這種行為無疑是有效的,比如作為歐元區的創始成員國,芬蘭成功地將前芬蘭銀行的行長西爾卡•哈馬拉寧推舉上去,提名為歐洲中央銀行執行委員會的前五年成員。由於芬蘭在歐盟理事會的席位非常有限,所以這次提名也被視為芬蘭歐盟政策的一次值得紀念的勝利。

▲前芬蘭銀行的行長西爾卡•哈馬拉寧

2002年,芬蘭的副國務卿約翰尼·阿克霍爾姆,被提名為歐盟經濟和金融委員會主席,這是芬蘭再一次的突破性進展,從這個時候開始,芬蘭在歐元集團甚至整個歐盟中都具有了更大的發言權和影響力,它希望藉助歐元區的創始成員國身份,來提高自身政治地位的策略獲得了良好的回報。

而同時,就算拋開所有政治認同、決策地位上的意義不談,光是能夠走在瑞典之前,就已經足夠激勵芬蘭人抓緊時間加入歐元區了。

畢竟在歷史上,芬蘭曾經長期被瑞典所統治,後來又被迫成為了俄羅斯帝國的屬地,這導致芬蘭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卑的心理。

尤其是對於瑞典,芬蘭人絕對是有怨恨的,那時候芬蘭人為了瑞典的雄圖霸業,是又出錢(賦稅)又出力(徵兵),而瑞典卻瘋狂壓榨芬蘭人,完全不管他們的死活,最後還把芬蘭割讓了出去,把芬蘭人氣得早早就有了「我們不能相信任何人」的覺悟。

▲瑞典鼎盛時期區域圖

以前是沒有機會算這些賬,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能夠領先於瑞典還有丹麥這些老鄰居的機會,芬蘭又焉會放過?

1999年1月1日,芬蘭與其他10個國家一起加入了歐洲貨幣聯盟,成為歐元區的首批創始成員國;同月,歐元開始進入國際金融市場,允許銀行和證券交易所使用歐元進行交易。 2002年1月,歐元紙幣和硬幣正式流通,成為歐元區唯一的合法貨幣。

▲歐元的紙幣與硬幣,其中紙幣的材質是純棉的,數值和字母為凸印,以用於防偽

在這個過程中,芬蘭適應良好,是第一批完全融入聯合歐元體系的國家之一,它也如願超越了瑞典和丹麥等國,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接受歐元的北歐國家。

到了今天,芬蘭已經與歐元一起走過20年浮沉,儘管中間經歷了金融危機、希臘債務危機等衝擊,使得許多人一直在擔憂歐元區與歐盟的發展,但整體來說,加入歐元區對於芬蘭的經濟,還是做出了利大於弊的諸多貢獻,也為芬蘭的穩定和繁榮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如今的芬蘭

目前,許多學者已經在積極呼籲對管理條例的重大修改,希望能夠進一步完善歐元區17個國家的經濟治理,進而維持歐元區乃至整個歐盟的穩定。如果那些措施能夠施行並取得成效,那麼在未來,芬蘭和歐元將會擁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芬蘭坦佩雷市的美麗風光

來源     讀懂本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