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到親生父母28天後,他選擇了自殺

劉學州

2022年1月24日,一個熟悉的名字突然沖上了微博熱搜頭條:「劉學州」。

那個15歲的河北尋親男孩,選擇了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在三亞的海邊吞下了大量的抗抑鬱藥物,被發現的時候已經回天乏力,淩晨4點搶救無效死亡。

消息傳出後,輿論瞬間爆炸:「請還劉學州一個公道!」

有人說,如果這個孩子從來沒有尋找過自己的親生父母該有多好,那樣他就不會絕望地選擇自殺了。

劉學州,在2021年12月26日剛剛與親生父母相認。他興奮地說:「故事才剛剛開始,一定會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結局,敬請期待……」

誰能想到,不到一個月,他就被逼上了絕路。

而始作俑者,竟然是他苦苦尋找的親生父母。

對於尋找親生父母這件事情,劉學州原本並沒有下定決心。

他從小就隱隱約約知道自己的身世是有問題的。邨子裡的小孩子都不喜歡和他玩,經常會有人說他是「從外面抱來的野孩子」。

在他4歲的時候,養父母因為一次爆炸事故喪生,他成為了孤兒。

從此之後,沒有人能給他提供庇護。沒了爹娘的孩童,意味著隨便被人欺負也無力反抗。

在他讀小學的時候,就已經遭遇了無數次校園暴力。他被推搡進廁所,文具被搶走,被迫背上各種黑鍋……

學校裡的老師,非但沒有制止這種明顯的霸淩行為,反而拉偏架,動輒就毆打劉學州。

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中,他又遭遇了最黑暗的事件:被男老師猥褻。

那名男老師喝了許多白酒,找借口把劉學州叫到宿舍說話,醉酒之後對劉學州進行了猥褻。

猥褻之後,他還威脅劉學州,不許告訴任何人。

學校裡那麼多孩子,這個變態老師挑準了劉學州下手,自然是有原因的。因為劉學州無父無母,就算被欺辱了也沒有人會站出來給他撐腰。

遭遇這件事情之後,劉學州有了抑鬱輕生的傾向。但是有一個念頭成為他心裡的一束光,那就是他到底是不是抱養的?

如果是的話,那他就還有親生父母在這世上,他就不是一個沒人管的野孩子。

可是,當他詢問自己的姥姥、姥爺的時候,老人家卻含糊其辭,不願意告訴他人販子的聯繫方式。劉學州不願意傷害長輩,也就沒有再堅持。

直到他看到了一則新聞。

那是一則關於孫海洋父子團聚的新聞。

視頻裡的孫海洋緊緊拉住兒子孫卓的手,激動地大喊,妻子彭四英也溫柔無比地噓寒問暖。失而複得的喜悅,感動了整個中國。

任何一個看到視頻的人,都會為孫海洋夫妻多年來的堅持而感動不已。

孫卓被拐走了14年,孫海洋在全國範圍內尋找,懸賞重金20萬尋子。

很多時候哪怕他明知道電話那頭的可能是騙子,也還是要執意前往。萬一,萬一真的是和兒子有關的線索呢?

孫卓年邁的奶奶,也曾背著家人獨自出門尋找孫子。老太太舉著尋人的大牌子,在鬧市跪下痛哭,只求路人能夠大發善心,有孫子的消息就及時告訴自己。

晚上,她就睡在寒冷的路邊。

孫海洋全家的執著尋找,感動了上蒼,孫卓在山東被找到。不久之後,孫卓回到深圳讀書,破碎了14年的家庭重新完整。

我們從孫海洋夫婦身上,看到了父母對孩子最無私最醇厚的愛意。

劉學州也不例外。這個15歲的少年在羨慕的同時,尋找父母的願望變得愈發強烈:萬一他們也像孫叔一樣在找我呢?他們應該也很想念我吧?

他卻不知道,他是被親生父母賣掉的。

從一開始,劉學州的降生就不被期待。

劉學州的尋親過程出乎意料地順利。

他在家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個疫苗本,上面顯示著自己最初的名字「丁晶」。

他在互聯網上搜尋疫苗本上自己的名字,發現並沒有顯示詞條。這說明他的親生父母這些年來並沒有找過他,否則網上肯定會有尋親的相關新聞。

他又嘗試著搜尋了一下疫苗本上父親的名字——「丁雙全」,這次有了結果!

網上顯示他的父親經營著一家公司,營業執照上有聯繫方式。

劉學州激動地撥通了電話,對方卻冷淡地說他找錯人了。

正在劉學州掛斷電話沮喪不已的時候,對方卻又把電話撥了回來,告訴他剛才旁邊有人,不方便說話。

生父在視頻電話裡,和劉學州相認了。他也因此得知了生母的聯繫方式,並添加了微信。

然而,他的親生父母早就已經離婚了,雙方都已經各自組建了家庭。

劉學州已經擁有了好幾個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弟弟妹妹。他的處境一下子變得很尷尬。

如果他們沒有離婚,或者是離婚後沒有再生育子女,那麼劉學州的到來一定是備受歡迎的。

但是,情況卻偏偏不是這樣。

成年人最擅長的就是權衡利弊。劉學州的父母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他們意識到,這個孩子的回歸,很可能會影嚮到他們現有的家庭生活。

劉學州的繼母,對此事就很不滿,她曾托人傳話給這個孩子,不要來破壞自己的家庭。

父母的態度,都漸漸冷淡了下來。

最令劉學州傷心的是,母親給弟弟大辦生日宴,場面極為隆重,而自己從小到大卻幾乎都是一個人過生日。

這麼多年,他寄人籬下,居住在養父母那邊的舅舅家中,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在認親成功之後,親生父母也都沒有和他同住的意願。誰都怕他攪亂自己原有的家庭生活。

於是,劉學州小心翼翼提出,能不能給自己買一套或者租一套一室一廳的小房子,讓自己以後有個穩定的住處。

父母卻像炸了毛的貓,毫不猶豫拒絕了他。

他的生父在朋友圈陰陽怪氣辱罵他是「網路乞丐」,生母則拉黑了他的微信。

劉學州被再次拋棄了。

他的心中有哀怨,有憤恨。

為甚麼別的孩子可以擁有慈愛的父母,而自己卻要被棄如敝履?

更可恨的是,網路上有不少鍵盤俠,聽信親生父母的一面之詞,對劉學州進行網暴。

他們罵劉學州,說他不該伸手向父母要房子,說他是貪得無厭的小人,甚至有人攻擊他的長相說他是「娘炮」。

網路暴民的污言穢語,親生父母的冷漠無情,壓垮了劉學州。

有人告訴他,可以起訴親生父母,告他們遺棄罪。

劉學州也在網上放出狠話,可是,最後他還是選擇不起訴。

因為他考慮到了無辜的弟弟妹妹。如果生父生母都被判刑,留下了案底,那麼弟弟妹妹以後如果當兵考公務員需要政審,都會受到負面影嚮。

他把所有的苦難都吞進了自己的心裡。

這苦難又實在是太深重了。他掙紮了15年,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在三亞的海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沒有人有資格指責他的脆弱。

我們總是說人應該堅強,應該永遠保持對生命的熱愛。可是當我們把自己代入到劉學州的生命,有誰能夠笑得出來?

父母本來應該是他的避風港,卻成為了他苦難的根源。

陌生人原本可以為他提供鼓勵,卻大放厥詞辱罵他,成為了他的催命符。

某些無良的新聞媒體,也添油加醋推波助瀾,渲染他「要房子」是多麼不堪。

然而,這個被世間苛待的少年,在遺書裡,卻把自己一半的賬戶餘額捐獻給了孤兒院的孩子們。

他說,陽光照在海面,他也歸於大海。

如果有來生的話,劉學州應該已經迎來了新的人生旅途,有愛他的父母,有溫暖的家庭。

這人世間最美好的一切,方才配得上他的善良。

來源: 夜聽訫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