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0萬美元「 一鏡到底 」 的《1917》是這麼拍出來的!

1917

今日上映的《1917》是導演薩姆·門德斯用9000萬美元預算,500名臨時演員,以及一個極其漫長的連續鏡頭真實展現了一戰期間戰壕的悲慘故事。

影片獲第77屆金球獎最佳劇情片以及最佳導演;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攝影、最佳視覺效果、最佳影片(提名)、最佳導演(提名)、最佳原創劇本(提名)等。小編建議大家去電影院感受一下IMAX影廳中的《1917》絕對震撼!

首先來回顧一下影片超詳細的幕後製作:

接下來是《1917》製作團隊拍攝幕後的採訪精華:

一、導演薩姆·門德斯的劇本創作幕後

當薩姆·門德斯在英國讀書時,他有時會到特立尼達的家中拜訪祖父。門德斯和他的表兄弟坐在門廊上,聽著這位老人講述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戰壕里的悲慘故事。

現年54歲的門德斯回憶道:「 他的故事非常反浪漫,也不傷感。 」 「 沒有英雄主義和勇氣。它們都是關於運氣和機會的故事。 」

40多年來,這些故事一直在這位奧斯卡獲獎導演的想像中縈繞,如今它們成了門德斯最新電影《1917》的基礎。

影片故事情節本身很簡單:兩名英國士兵被派去執行一項自殺式任務,警告一營的戰友德軍即將伏擊。但有一個高概念的轉折:士兵們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來拯救他們的戰友,隨著行動的實時展開,一切都在一個「 長鏡頭 」 中進行。

「 我有這樣的想法,’我們為什麼不把觀眾鎖定在這個人的經歷中,讓他們感覺完全不受影響,就像一部計時的驚悚片,讓我們實時體驗每一秒的流逝?’ 」 門德斯說。

《1917》劇本的第一頁寫於2017年,寫於門德斯倫敦的家中,當時他正在換尿布和餵奶瓶。門德斯的妻子、古典小號演奏家艾莉森·巴爾瑟姆剛剛生下他們的女兒菲比,而他的第二部007電影《007:幽靈黨》也在2015年完成。

「 我不想離開家,因為那是寶貴的幾周和幾個月, 」 他說。 「 所以我想我應該用閱讀和寫作來打發時間。 」

到2018年2月,他已經完成了足夠的閱讀和寫作,寫出了大約20頁的內容,其中包括實時的一戰電影的骨架,但其他內容不多。他意識到自己需要幫助,於是找來了克里斯蒂·威爾遜-凱恩斯,這位蘇格蘭作家曾與他合作過他為Showtime製作的電視劇《低俗怪談》。

▲《低俗怪談》

克里斯蒂·威爾遜-凱恩斯說:「 當薩姆告訴我這一切都將是一個長鏡頭,這是我們的第一個電話,我去尋找長鏡頭的(戰爭)電影或腳本,一個長鏡頭的 」 。

「 真的找不到。我找不到例子,所以我們不得不在進行的過程中研究這種結構和敘述。這是一個英雄的旅程,但它並沒有真正遵循任何傳統的節奏。 」

▲薩姆·門德斯&克里斯蒂·威爾遜-凱恩斯

威爾遜-凱恩斯花了數週時間在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四處研究,閱讀戰壕里的信件和日記。她遊覽了影片的發生地法國北部,參觀了數千名士兵埋葬的公墓,並研究了1929年出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典小說《西線戰事》。

2018年4月,在門德斯把手稿交給她的四周後,她已經完成了劇本的初稿。 「 前幾天有人問我是否知道我是第一個寫戰爭片的女性, 」 她說。 「 我想這是一種固執觀念,認為戰爭片都是男人的故事。 」

對於門德斯來說,選擇一個女人來共同寫劇本,除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嬰兒的簡短場景外,幾乎沒有女性角色。他說:「 我不想要另一個與我世界觀相同的中年白人。 」

事實上,門德斯認為威爾遜-凱恩斯拯救了這個項目。他說:「 如果沒有她,我的筆記本電腦上仍然會有一個名為‘未完成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項目’的文件。 」 「 我的筆記本上有很多未完成的項目。 」

二、影片層層選角

在影片中,門德斯選擇了兩個士兵作為主角,但他決定避開電影明星。 「 我想要驚喜, 」 他說。 「 有整整一代優秀的年輕演員。 」

選角導演Nina Gold看到了數百個這樣的角色,並把數十盤試鏡錄像發給了門德斯和他的長期製片夥伴皮帕·哈里斯,讓他們進行檢查。

哈里斯熟悉麥凱的作品,曾在2014年擔任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評委,當時他被提名為新星獎的候選人。但無論是麥凱還是門德斯都不知道查普曼是誰,雖然他在《權力的遊戲》中扮演了三季的托曼國王,但是他們沒有看過HBO的劇集。

當演員們被叫回來一起在門德斯面前試鏡時,他們只拿到了四五頁絕密的劇本。對他們來說,這並不像是一次試鏡。麥凱回憶說:「 試鏡結束時,我們都說,‘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

▲麥凱說,四個月的排練過程讓他有了做這件事的肌肉記憶,就像熟悉戲劇台詞一樣。

在這部電影中角色發生了轉換,主要角色交給了小演員來演,一些小的角色卻被交給了大牌的演員。科林·費爾斯、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理查德·麥登飾演軍官。

但最具挑戰性的角色是臨時演員,大約有500人,他們扮演著重要的視覺角色。 「 他們都是薩姆挑選的, 」 哈里斯說。 「 他看了所有的錄像帶,因為他想這些錄像帶不僅看起來是合適的,而且能夠以合適的方式移動。所以他們都得走進鏡頭,在場景中進行表演,然後薩姆再仔細的挑選,這就花了很長時間。 」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飾演MacKenzie上校

麥凱和查普曼在2018年11月排練了一周,然後2019年1月,他們又回去進行了三個多月的艱苦排練和武器訓練。

「 毫不誇張地說,你在設定電影的節奏, 」 麥凱說。 「 所以,如果你沒有按照正確的步伐走,沒有考慮到你走的是什麼路線,那麼節奏就不對。你需要在某個點到達拐角,如果你快速穿過場景,在拐角之前完成整個場景的表演,那麼整個場景就廢了。 」

▲從左起:迪恩·查爾斯·查普曼,門德斯和喬治·麥凱。查普曼說:「 作為一名演員,你做了多少準備,拍之前你就得忘掉你做過的準備,做真實而原始的自己。 」

查普曼補充道:「 扮演布萊克很困難,我不想撒謊。所有道具都是那麼的重。所以拿起武器同時瞄準目標而不手抖很重要。我記得第一次拿著來福槍的時候,天哪,它差點把我摔在地板上。我們拍了多少次,一次接一次。沒有休息。 」

三、剪輯師李·史密斯的無縫剪輯

雖然這部電影並不是真的一鏡到底拍攝——這是一系列長鏡頭無縫地剪輯在一起,剪輯師李·史密斯,每一步都必須完美編排讓它看起來像一鏡到底,這添加了一層複雜性和精度。一個噴嚏或一個呵欠就可能毀掉一整天的工作。

哈里斯說:「 有些場景長達八到九分鐘,而且不可能被剪掉。 」 「 所以演員們真的必須了解他們的部分,記住所有的對話和動作。 」

四、正式開拍前的準備

到了4月,門德斯已經準備好開始為期65天的拍攝,大部分時間是在英格蘭索爾茲伯里的一個老軍事基地。

哈里斯考慮把演員和工作人​​員就安置在那裡:「 我想,’我敢打賭我們可以便宜地租到這些兵營,’羅傑·迪金斯說,’我能接受。我不介意睡在這樣的房間裡。’但當我們接近拍攝現場時,我想,’我不可能讓任何工作人員睡在營房裡。’ 」

▲羅傑·迪金斯說,1917年是第一部使用Arriflex公司的Alexa迷你LF攝像機的電影,這款攝像機在拍攝前兩週就到貨了。

五、拍攝受制於天氣

影片拍攝過程中,天氣變成了一個問題——出乎意料的是,對英格蘭來說,有時陽光太充足了。 「 有些日子我們只是排練,有些時候我們只是在等,等很久很久,直到烏雲散去, 」 狄金斯說。

「 當然,我們也需要雲來做電影的外觀。我沒有點亮任何東西,我也不想在充足的陽光下拍攝。那樣拍出來的畫面是不對的。在從一個地點到另一個地點、從一個鏡頭到另一個鏡頭的匹配方面,我們需要一種均勻的過渡,所以我們需要根據天氣來拍攝。 」

▲片場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受制於多雲的天氣

六、「 一鏡到底 」 未解之謎

門德斯和史密斯究竟是如何將這8到9分鐘的場景剪輯成一個看似連續的鏡頭中,仍然是一個謎——在電影上映前,門德斯並不急於解開這個謎。他說:「 我不希望人們第一次看的時候就去仔細的觀察。 」 「 當你在電影上映前談論太多,人們就會去看鏡頭,看剪輯的痕跡,這是很危險的。 」

不管他們怎麼做,這一次的奇思妙想讓剪輯這部電影變成了一場痛苦的冒險。 「 在傳統電影中,你可以操縱和並置場景,修剪一下,做出改變, 」 史密斯說。

「 在這部電影中,你必須非常自信,你選擇了正確的拍攝方式,這樣下一個拍攝就可以排好,這也很傷腦筋,因為如果你錯了,以後想換掉它,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 對於托馬斯·紐曼來說,長鏡頭拍攝的概念也是一個挑戰。 「 它會影響你的選擇,因為場景的過度點並不總是對應著剪輯點。 」 紐曼解釋道。

▲麥凱,旁邊是查普曼和門德斯。他說,「 導演讓我們讀兩本書:《With a Machine Gun to Cambrai 》和《西線無戰事》。 」

和影片的驚悚風格一樣,門德斯在距離11月23日紐約DGA的首次公映只有六天的時候完成了這部電影。

影片結束時,奧斯卡的競爭格局也發生了變化,門德斯突然獲得了奧斯卡提名(他在2000年憑藉《美國麗人》獲得最佳導演獎,該片獲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五項小金人)。

但是,即使門德斯真的捧回了另一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他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揭示電影「 一鏡到底 」 的秘密。也許有一天,當他有了自己的孫輩時,他會坐在走廊上給他們講一些關於影片的故事。他承諾:「 我會在某個時候透露。但我不確定是什麼時候。 」

來源     淘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