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澤明的一部電影到底會有幾個劇本?

天國與地獄

作者:三池崇史

譯者:Issac

校對:易二三

來源:Criterion(2019年10月7日)

當我觀看《天國與地獄》時,與我的生活時光相聯繫的記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其特別之處在於它的拍攝地點和我住的地方有一些相似。我經濟拮据,上不起大阪的電影學校——那是我出生和長大的地方,所以我最終搬到了橫濱,那裡有一所我能負擔得起的學校。

《天國與地獄》(1963)

《天國與地獄》在我搬到那裡之前好幾年就拍好了,電影拍攝地現在已經不見了,但故事發生在那個城市。所以當我們看到罪犯所住的地方時,我想,那是我的城市!意識到我最終搬到了發生這一切的地方,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震驚的時刻。

1963年這部電影上映時,我只有三歲。日本在幾十年前輸掉了戰爭,在那之前東京仍然是一片廢墟,而朝鮮戰爭也剛剛開始。人們不得不從零開始,因為這個國家已經被第二次世界大戰摧毀。但沒過多久,日本就迎來了經濟上的突飛猛進——部分原因是美國的政策,還有電影產業的成功。

在這之前,你在屏幕上看不到貧窮或任何負面的東西;電影和電視是非常封閉的。但後來,事情發生了轉折,日本政府決定用娛樂作為一種工具來鼓舞、激勵日本人努力工作。這對提升日本精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此期間日本電影達到了頂峰。黑澤明在這一切中的作用是絕對不可否認的。沒有一個日本電影人不受他作品的影響。

在《天國與地獄》的開頭,由三船敏郎飾演的一位名叫權藤今吾的高管住在一座山上的房子裡過著奢侈的生活。我們了解到,他一開始是一家製鞋公司的雇員,但他對自己的工作非常在行,所以他們讓他負責工廠。最終他意識到如果他能購買一定數量的股票,他將成為公司的大股東,繼而成為所有者和總裁。

權藤今吾為了得到股票正在進行一些不正當的交易,這時他接到了一個男人的電話,說他已經帶走了他的兒子,必須支付3000萬日元(30萬美元)才能把他找回來。權藤有錢,但他知道,如果他付了錢,他將失去成為大股東的機會——這將是一場大災難,每個人都將知道他想成為公司所有者的計劃。

事實證明,綁匪錯誤地綁架了權藤的司機的兒子,所以權藤不得不做出決定,他是否會冒著失去一切的風險來幫助他的員工——一個他覺得沒有私人關係的人。這成為了影片的關鍵,黑澤明也用這種方式來對比權貴、窮人和經濟差距。

當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完全被迷住了,並且被最後一場戲嚇了一跳,這個場景是在監獄裡,綁匪在等待死刑。在日本,我們會有僧人進入監獄,和即將被處決的人一起舉行儀式或冥想,讓他們平靜下來,幫助他們克服對死亡的恐懼。但在這裡,綁匪拒絕了他的要求,並要求與權藤見面。權藤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再次擁有光明的前景。

我有點想知道像綁匪這樣的犯人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出生的,他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他們當時在想什麼。在一部典型的電影中,你會在這個場景中使用更多的蒙太奇,或者導演會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來營造監獄的氛圍,但黑澤明沒有這樣做。他只是給我們呈現了兩個人簡單的談話。

綁匪基本上是在告訴權藤,他想死,也不害怕自己永恆的命運,他心無恐懼。他想和權藤談談,這樣他就不會對自己的死感到遺憾了。但隨後他開始劇烈地顫抖,突然之間,他們之間的百葉窗落下,他們的整個對話被切斷。沒有執行的場景,但我們知道這是他的結局。

《天國與地獄》本不該以這種方式結束的——在最初的劇本中,有一個場景是三船和仲代達矢(他扮演警探,在案件過程中與權藤成為了朋友)一起散步。然而,在拍攝完監獄的那場戲後,黑澤明意識到山崎努扮演的綁匪的表演是如此的強大,他改變了原來計劃的整個結局。

如果你研究黑澤明的電影製作,你會發現他為同一部電影寫了很多劇本。從來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這並不是說:這是一個故事,這是一個結論,然後我們要把它拍成一部電影。他在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探索了真相以及真正的答案是什麼。

關於最後一幕有趣的是,黑澤明通常會展示綁匪的動機;這是觀眾所期待的,這樣觀眾就會對電影傳達的信息感到滿意。但黑澤明甚至決定不理會這一點。他並沒有在電影中表現出一些動機,只是認為綁匪也是人,所以犯了錯誤,犯下了一些罪行。細節被省略了。黑澤明沒有妖魔化他,而是說他只是想活下去,我們不知道他這麼做的原因,僅此而已。

來源:虹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