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敵人可以不講規則」,這樣真的好嗎?

「對敵人可以不講規則」,這樣真的好嗎?

文:賽艇隊長

打架,需要套路嗎?


賽前——我要用你拳擊規則打敗你!

比賽中——拳擊規則作出臨時性更改

賽後——中國打日本還需要規則嗎?他不死我睡不著覺啊

這種靠綁架民族情緒就試圖是非不分顛倒黑白的玩法已經成了流量密碼,他們還以為這是為國爭光,也怪不得中國格鬥界跟李玄武迅速劃清界限,萬一讓這種人成了中國格鬥界的典型,中國格鬥圈就徹底臭大街了。

後來,當事人之一的木邨翔在微博和Twitter同步對此事件做了回應,他表示自己沒有受傷,並向支持他的粉絲說:「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壞人、好人、真誠的人和狡猾的人,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這件事討厭中國人。」

未來中國格鬥界在世界上的口碑只能越來越差,而歸根結底,則拜這些「為國爭光」的大師所賜。

打架也要講規矩?這麼說吧,別說是打架,就算是戰爭也要守規矩,否則後果很嚴重。

最早在春秋時期,國人打仗都遵守一套戰爭禮,因為軍人都是貴族,起碼也得是「士」這個階級,所以上戰場的軍人叫「戰士」「武士」。

平民和奴隸只能在戰場上負責一些後勤打雜的工作,他們參戰但大部分情況下不作戰,又被稱為「卒」。成語身先士卒的意思是你作為軍事指揮官,得沖在士和卒的前面

既然打仗的都是貴族,屬於是上流社會出身,上流社會亂打一氣,這成何體統。因此「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要打仗得師出有名;戰場上不能進攻受傷的人,也就是不能把人往死裡打;戰場上不能抓老兵,得尊老;一方軍隊的陣列沒有排好,敵軍一方就不能展開進攻,一定要等兩方軍隊完全排好陣列後,才能開戰;兩國戰爭,搞得跟體育比賽似的,都是有規則的,雙方都不能犯規。

身先士卒

只是後期隨著戰爭規糢逐漸擴大,遵守戰爭禮的成本太高,才被人逐漸放棄。宋襄公就是遵守這套戰爭禮,所以才打的敗仗,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宋襄公不見得是多蠢,他只是嚴格遵守貴族的傳統而已

在泓水之戰後誕生的「兵聖」孫武則徹底無視曾經的禮法,他提倡「兵者詭道」,主張「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為變」,在他的《孫子兵法》十三篇中,戰爭成為和平的手段,為了大環境的良好只要能達到消滅敵人、保存自己的目的,戰爭的手段可以犧牲小我,於是乎「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是正當途徑,「墮其城,毀其國」是應有做法,「掠鄉分眾」是可行舉措。

自此,「古之伐國,不殺黃口,不獲二毛,於古為義,於今為笑,古之所以為榮者,今之所以為辱也。」。真不知是戰爭的進步還是文明的退步。

跟中國比起來古代歐洲打仗也差不多,屬於按套路打。在他們的認知裡,打仗不能主動射殺軍官和敲鼓打旗的士兵,如果打死了對方的軍隊就會失去有效指揮,隊形自然就散了,這樣的戰鬥就算是贏了也勝之不武;另外抓了俘虜要優待,做俘虜的也要有自己的覺悟,得主動上交贖金,別總天天想著越獄。

綽號「好人約翰」的約翰二世(1319年4月16日—1364年4月8日)

歐洲貴族非常認可這些法則,比如法王約翰二世在百年戰爭中跟兒子一起被抓了俘虜,英國人把他放走讓他回國籌措贖金,但他兒子卻擅自從英國逃回,約翰二世認為這違反了騎士精神,然後自願回到英國當戰俘並死在了那裡,這種講信用的行為也被後世稱之為「好人約翰」。

英法七年戰爭也有過這麼一回,雙方以標準的線形隊形對進,在進到30碼時,英軍停止了步伐。

英軍指揮官突然對法軍喊話道:「法國的紳士們,請你們先開槍!」指揮法軍的是拉巴杜耶男爵,他馬上回應到「英國的紳士們,請你們先開槍。」隨後,雙方又是一陣禮讓,大約就這樣耗了半個小時

最後,英國人實在退讓不過,終於是發射了第一次排槍。其實這裡面有禮讓的成分在裡面,也有自己的私心在裡面,兩軍對壘一般都是後開槍的占便宜,要是一陣排槍過去對方陣型沒亂,會給先開槍的造成相當大的心理陰影。

不講武德的美國人

當然這種規矩並不是人人都會遵守的。比如說美國人,他們是一群英國殖民地的農民,沒讀過書也沒上過學,更不知道甚麼叫紳士風度,所以狙擊手都是瞄著軍官打。

那時候的火器分成滑膛槍和線膛槍,線膛槍因為有膛線,打得相對比較準,但也因為有這些膛線,裝彈時需要槍手從槍管順著膛線一點一點往裡推,所以裝彈速度很慢,只能拿來給狙擊手用。

為此英軍司令康華利將軍就對此苦不堪言。在獨立戰爭快結束的時候,有一次他跟美國軍官談判,就提到了打軍官的問題,咱都是文明人,文明人的戰鬥不應該這麼打,你就想一下,軍官要是死了兩夥士兵群龍無首在那打群架,這場面太難看了。所以應該有軍官來指揮,控制士兵的行動。但美國人當時識字的都不多,上哪聽的懂這個去,照樣我行我素。

隨著後來工業時代的到來,戰爭的規糢也變得越來越大,逐漸形成動不動就舉全國之力的總體戰,總體戰就不能再是貴族做主導了,而是所有適齡青年都有參軍的可能

「魔鬼將軍」謝爾曼

不過即便是規糢擴大人們也在牢記原來的戰爭規矩,那些破壞規矩的人就遭到唾罵,比如說美國的南北戰爭,北軍將軍謝爾曼為了讓南軍喪失抵抗意志,下令火燒南方最繁華的城市亞特蘭大。

整座城市被淪為廢墟,只有一條街被保留下來,這種行為就是破壞了戰爭規矩,因為打仗是軍人的事,不能把平民卷進來,更不能燒平民的房子,這件事也一直被南方民眾耿耿於懷,二戰時期來自亞特蘭大的士兵就拒絕駕駛M4坦克,因為這塊坦克的綽號是「謝爾曼」,聽著犯惡心。直到今天,謝爾曼在美國也是一個毀譽參半的人物。

南北戰爭的慘狀歐洲並沒有放在心上,那是大洋彼岸一群土老帽才幹的事,我們紳士才不會這麼做。

結果一戰爆發時候,世界文明中心也開始不講武德,在馬克沁機槍面前,不射殺軍官的傳統被徹底放在腦後,不會因為沖過來個軍官就槍口抬高一寸。

海軍也是一樣,英國發現潛艇這個東西在發動進攻之前完全不打招呼,於是跟德國說你得守規矩,在襲擊民船的時候你得先上浮亮明身份。

Q船是英國海軍的偽裝獵潛艦。從外表看,它與一般商船沒有區別,但船上卻裝有大口徑火炮和深彈,有的還裝有魚雷。它的船員都是志願人員,來自皇家海軍後備部隊或商船隊。在一戰期間,皇家海軍共裝備了180多艘各式各樣的Q船。據統計,從1915年7月到1918年11月,這些Q船共擊沉了11艘德國潛艇,擊傷了至少60艘。

然後英國人發明一種被稱為Q船的獵潛艦,告訴德國潛艇守規矩的代價,這些獵手偽裝成民船,以獵物的方式出現在海面上,等到德國潛艇上浮亮明身份,隱藏在各處的槍炮一齊開火,將艦艇擊沉。

德國人被騙了以後一不做二不休,發動無限制潛艇戰。不過,甭管他們怎麼打,由於主戰場發生在紳士文化很盛行的西歐,所以各國軍人們大部分時間還是講規矩的,不屠殺俘虜,也盡可能的不幹擾到平民,導致一戰雖然傷亡很大,但還沒跟人留下刻骨銘心的戰爭陰影。

到了二戰,戰爭規糢上了一個層級,在西歐文明圈之外的國家也參加的戰爭,他們沒有紳士風度,打仗也不講規矩,而且就算是原來西歐國家也忘了以前的規矩。

德國在蘇聯大肆屠殺戰俘,宣稱所有政委一旦被抓,不用審訊就可以直接槍斃,海軍也實行無限制潛艇戰,不分軍船民船一律擊沉了事;英美也對平民下手,在對德國和日本的戰略轟炸中,都是採用軍民不分的無差別轟炸,把城市中的所有建築都夷為平地;蘇聯軍隊縱兵搶劫,所到之處就如秋風掃落葉一般;日本就更不用說了,無論在哪他們都是軍紀最敗壞的一夥人。

1943年10月9日,第8航空隊的B-17轟炸機編隊空襲位於馬林堡(Marienburg)的「福克-沃爾夫」飛機制造廠。

二戰由於太不講規矩,幾乎歐洲和東亞的所有平民都感受到了戰爭的可怕之處,因此冷戰時期美蘇就算是關系再差沒人敢發動戰爭,誰都知道一旦打起來就是無數黎民百姓生靈塗炭。從45年到今天,國與國之間沒再發生過總體戰,究其原因就是二戰打怕了,既然我不敢保證我打仗能不能守規矩,那幹脆不打了。

國家不遵守戰爭規矩,會被人認定是瘋狗,面對瘋狗要麼是敬而遠之,要麼是一棍子打死。而黑龜蛇(筆者不想叫他玄武,他不配做祥瑞)不守規矩可謂是流氓吃準了君子不敢報複,比賽屬於競技不屬於戰爭,黑龜蛇不守規矩但別人要守規矩,就像狗咬人但人不能咬狗一樣,這樣的事要是多了,以後誰都覺得你人品不好,不帶你玩,到時候你可別發牢騷,覺得全是別人針對你跟你過不去。其實都是你自找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