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樹 :俄烏戰爭綜述之十三 ——第五階段的戰事何時拉開?

俄烏戰爭

作者:流浪的橡樹

按照我之前對俄烏戰爭的分段:

從2月24日戰爭爆發至2月28日,為戰爭第一階段:

俄軍突然襲擊烏克蘭,發起花式繁雜的現代化立體大縱深閃電戰,對烏克蘭發起全面進攻。

然而,俄軍因為戰略布局及戰役方向紊亂導致行動失措,攻擊乏力,使得戰爭不能實現速戰決勝目標,很快漸趨持久戰、消耗戰態勢。

從3月1日至3月9日,為戰爭第二階段:

俄軍首輪閃電攻擊失敗,出現慘重傷亡和較大戰損;北約和歐美國家公開支持且支援烏克蘭作戰,俄國聲稱戰略威懾力量轉入特殊戰備狀態;烏軍進行更活躍、主動的分散式作戰,對俄軍進行廣泛戰術出擊。

俄烏戰爭轉入高科技總體戰態勢。

同時,隨著更多的政治、外交、金融、AI、網路、電磁等非武裝鬥爭元素融入戰場,俄烏戰爭從武裝鬥爭的立體現實戰場,向更多維度擴展,繼而廣延、出現了抽象戰場和虛擬戰場。

在烏軍頑強抵抗、北約及歐美國家全方位支援及在抽象戰場、虛擬戰場實際介入戰爭情況下,俄軍在現實戰場、抽象戰場和虛擬戰場全面陷入被動態勢。

從3月9日至3月17日,為戰爭第三階段:

俄軍為逆轉在俄烏戰爭的被動態勢,快速、大幅調整戰略,放棄全面出擊的閃電戰和速戰決勝的作戰,將主要攻擊方向從基輔及北線戰場,轉向突擊、占領赫爾松、紮波羅熱核電廠等敏感目標,以及圍攻馬裡烏波爾。

這時,俄軍在啓動戰略核威懾以後,繼續圍繞奪得紮波羅熱核電站、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等戰略目標,加大核威懾力度,制定了北線圍攻基輔,南線攻略馬裡烏波爾的戰略。

就此,俄烏戰爭轉入戰略核威懾情況下的高科技總體戰。

受核政治、核外交影嚮,北約和歐美國家沒有援助烏克蘭最急需的包括飛機、導彈、火炮等重武器,同時也妥協俄國警告,沒有在烏克蘭設定禁飛區。

於是,在無法以高科技立體化大縱深閃電作戰擊敗烏克蘭的情況下,俄軍唯有背靠俄國「堡壘經濟」、重工及自產能源,憑借其兵力、火力的數量與體量的優勢,以低成本的、廉價的、落後的機械化戰爭,將俄烏戰爭推向了消耗戰、持久戰態勢。

3月31日基輔戰場態勢與3月29日幾乎沒有變化。俄軍依然對基輔西、西北形成威脅。同時,俄軍對切爾尼科夫也形成合圍態勢。如果俄軍再次發起進攻,可能企圖從切爾尼科夫打通往基輔以東的通道,對基輔形成東西合圍。

從3月18日至3月30日,為戰爭第四階段:

俄烏戰爭出現兩個核心戰場:

即北線基輔戰場,南線馬裡烏波爾戰場。

俄軍為打通俄國本土、頓巴斯地區、克裡米亞地區的陸上通聯,不惜付出慘重傷亡、沉重戰損,強攻阿裡烏波爾。

同時,俄軍為配合南線戰場攻略,搶占外交和政治高地以奪得談判主動和更多談判籌碼,開始重點布局以包圍態勢逼壓基輔,以遠程火力威脅基輔的戰略。

俄烏戰爭的消耗戰、持久戰不僅使得俄軍付出沉重的代價,同樣也導致烏克蘭軍民出現空前規糢的傷亡。

俄烏雙方都不堪戰爭消耗,面臨空前嚴峻局勢。

為此,世界各國及俄烏雙方對第五次俄烏談判都是抱以極大的希望。

3月29日,第五輪俄烏談判結束後,世界輿論爭相報道、炒作俄烏戰爭和平曙光出現,同時,相關「俄國防部也決定大幅減少在基輔和切爾尼戈夫方面的軍事行動」的新聞,似乎看到基輔上空戰雲正在消散。

然而,我在上篇文章《俄烏戰爭綜述之十二:基輔的反擊,紮波羅熱與俄軍下一個目標》認為:

「在俄烏戰爭全局並沒有(那一方)奪得了(明顯)戰略優勢,俄烏雙方談判思路完全不在一個頻道的前提下,俄軍對基輔形成包圍態勢,將是關系俄烏談判走向的基礎戰場保障。」

因此,我認為俄軍在充分補充、調整部署後,大概率會再次進攻基輔。

晚間,國內新聞報道了美國五角大樓發表了類似的對俄烏談判與戰局看法:

「我們認為這是重新定位,而不是真正的撤軍,我們都應該準備好關註對烏克蘭其它地區的重大攻勢。這並不意味著對基輔的威脅已經結束。」

3月30日以後,戰爭則進入了第五階段。

鑒於俄軍在俄烏戰爭的戰果直接關聯俄國及克裡姆林宮的政治走向,甚至關聯重塑世界格局;同時,鑒於烏克蘭在俄烏戰爭也需要得到清晰、篤定的主權及國土安全的保障。以及兩國在烏東二州和克裡米亞地區的領土分歧必然橫亙其間。因此,俄烏談判的看似祥和的外交辭令的後面,和平希望實則非常渺茫。

3月29日,俄烏代表在土耳其總統府伊斯坦布爾辦公區多爾瑪巴赫切宮舉行第五次談判。

因此,判讀戰爭態勢,即可認為:

在俄烏雙方相互消耗極為慘痛,俄烏戰爭沒有出現明確的勝敗態勢的前提下;

在更多國家、企業、組織、勢力等在實際上已經深度介入俄烏戰爭,相互關系、利益尚未厘清的情況下;

在俄烏戰爭實際上已經在廣延至虛擬戰場、抽象戰場等多維戰場,並且實際上已經擴散、影嚮全球的態勢下,俄烏雙方勢同騎虎,難以脫身,戰爭必然難以在短期停戰告終。

我維持在《俄烏戰爭綜述之十二:基輔的反擊,紮波羅熱與俄軍下一個目標》判斷,俄軍在完成充分補充、部署以後,將在俄國對歐美、亞洲的政治與外交攻勢的協同下,對烏克蘭繼續進行「混合戰爭」。

俄軍將會以其成熟的「混合戰爭」,去對抗俄烏戰爭出現虛擬戰爭和抽象戰爭等等全新的戰爭形態。

可以預見,俄烏戰爭將大概率以消耗戰和持久戰的態勢,繼續進行。

假設成立,那麼俄軍大概率將在北線進軍,以炮火圍城糢式,在基輔外圍形成陣地,繼續圍攻基輔。

同時,鑒於俄國經濟窘困,兵力緊張等現狀,鑒於烏軍在馬裡烏波爾頑強抵抗,牽制並重創俄軍南線兵團等情況,俄軍即便在近期奪得馬裡烏波爾,如無足夠兵力和物資補充,不會對烏軍防禦較強的尼古拉耶夫方向形成威脅。

於是,俄軍只能繼續以低成本的機械化戰爭消耗烏克蘭。

如果假設成立,俄軍為追求機械化戰爭的效率,在南線戰場主攻方向大概率會轉向頓巴斯地區進入第聶伯河沿岸及烏克蘭腹地的門戶城市紮波羅熱。

總而言之,我對俄烏戰爭的第一、二、三、四個階段的分析、綜述,有發表時間註明,大部分觀點和推測領先或同步國內外的媒體同類發布。

(讀友可以選擇、擴展閱讀、參考以前文章,全面了解我的俄烏戰爭綜述)。

這裡,涉及我對俄烏戰爭的第五階段戰事的分析、推測,尚需觀察最近幾天戰況,尤其觀察馬裡烏波爾得失,才可能繼續完善論述。

不過,可以推測的是,俄烏戰爭的第五階段戰事可能正在徐徐拉開……

顯然,烏克蘭人不可能靠著情懷和英勇去贏得勝利。

烏克蘭贏得最後的勝利的關鍵,就在於是否能夠在北約和歐美國家的不離不棄的支持下,繼續咬牙堅持,走完後一段同樣艱難的路程。

3月30日馬裡烏波爾態勢。

3月31日馬裡烏波爾態勢,可見俄軍基本完成了對烏軍南北分隔、包圍。就態勢而言,馬裡烏波爾危在旦夕。

說到這裡,我忽然發現俄烏戰爭恍如一部史詩般的戰爭大片。

對於熱衷戰史和軍事的研究者、作者、讀者而言,能夠親眼目睹且近距離研究一場全新糢式的正在進行的戰爭,確屬非常稀奇和難得的事情。

然而,再當我們目睹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以無名無姓的方式,無聲無息凋零在2022年的這個近乎絕望的春天,心感悲涼、失望、無奈、憤然,終究無以言表。

無疑,俄烏雙方的軍民是演員,卷入戰爭的更多國家、企業、組織、勢力等等的所有名人與凡人是演員。

同樣,我們簡中媒體與自媒體的作者與讀者遠離戰場,遠離歐洲,「遠離」政治,卻比他們更像演員。

在俄烏戰爭的宏大敘事的背後,折射的確屬我等草根凡人的卑微的靈魂。

有的靈魂,卑微而自好。

有的靈魂,滿地爬行,貪吃如蛇,恍如無骨。

在簡中媒體與自媒體文章裡面,從最早的「基輔攻陷,澤連斯基求和,普京無視;紹伊古一戰封神,堪比朱可夫」、「俄軍大踏步進軍;頓巴斯大合圍」等,再到「烏軍大反攻,俄軍大潰敗」,「俄軍靠隆鑫摩托上戰場」等等文章,從形式到內容,完全都在生活常識、基本邏輯、專業知識和獨立思考的外面, 淋灕盡致地展示了簡中媒體與自媒體文章的無聊與下限。

恰好,簡中媒體與自媒體文章的這些無聊與下限,都有一個「正義」和「立場」的托辭。

「正義」在手,「立場」站穩,無論挺俄,或者挺烏,都可適用。

然而,相比「正義」和「立場」這樣的虛詞而言,事實與邏輯,或者盡量靠近事實與邏輯,也就顯得並非必要。

那麼,失去了事實與邏輯的支撐,所謂「正義」和「立場」,又該誰來定義?

最近,我看過很多網路「大V」寫作俄烏戰爭,他們最愛幹的事情,就是基於挺俄、挺烏的立場不同,分別收羅各種俄軍沖鋒,各種烏克蘭軍民尤其女兵的抗俄英姿等等照片,然後匯集成文,添加若幹「傳銷」口號,雞血文字,順手就收割了極大的流量和贊賞。

也有朋友建議我這樣去寫。

然而,冷靜一想,如果遠離了事實與邏輯,完全為「正義」和「立場」去評述戰爭,難道這不是一種將自己的自尊和讀者的自尊踩在地上的投機行為?

何況,僅靠寫手的嘴皮去定義的「正義」和「立場」,本身又有甚麼價值呢?

一聲嘆息。

3月30日,俄軍調往俄烏戰場的軍列。

俄烏戰爭為人類戰爭史上第一場高科技總體戰,交戰雙方及多方在抽象戰場側重進行「混合戰爭」,使得戰爭資訊得到爆炸性全球傳播。同時,這也是戰爭首次深度、廣泛走進社交平臺,使得我們目睹這場戰爭眼花繚亂。

資訊無法壟斷,於是,檔次局限在20年前的伊拉克戰爭時期水平的新聞稿,如「紹伊古一戰封神」等純粹新聞造假的文章,很快遭到無情打臉。

而後,就是基於真實事件的「造假」。

通常,人們非常喜歡、好奇看到烏克蘭農民在戰場上居然駕駛拖拉機,輕輕松松將俄軍坦克、裝甲車拖走。甚至還拖走了M2地對空導彈等等。

或者烏克蘭平民輕輕松松點點行動電話,就幫助了烏軍贏得了一場大捷。

有圖片,有視頻,有議論。

於是,很多讀者堅決相信,俄軍果然被烏軍反擊,正在潰不成軍……

反之,挺俄的朋友也是八方收集圖片、視頻,借此證明俄軍揮戈挺進,大殺四方……

這些遠離真實戰爭的表象,正在折射簡中平臺的基本人性。

須知,戰爭分析與時政分析、財經分析、情感分析、娛樂分析等等可以用虛詞、套話、情感、口號完成寫作,截然不同。

烏克蘭戰場和烏克蘭的山山水水、大大小小的城市、邨莊等等,一直都實實在在放在那裡,誰也無法將其鎖緊保險櫃。

每天,全球諸多專業軍事網站都會發布純粹的、中性的戰況。

借助這些戰況和地圖,我們的視角即可觀察、涵蓋每天俄軍進攻與烏軍反擊,雙方戰損、進展得失等等細節性內容。

有些專業網站可將某個十多秒的作戰視頻,定位到那個具體戰場。

這些戰況和地圖都可相互推論、側證。

收集這些資料對職業作者,其實不難,如在國外,更容易收集。

因此,無論是否懂得軍事專業,如果願意花費時間去收集、匯總這類資料,只需認真、邏輯、思考,非常容易大致判讀戰場態勢。

但是,俄烏戰爭驅動的流量和贊賞, 不允許他們這樣去做。

他們都是網路最聰明的作者。

他們熱情參與任何一件流量事件,比讀者更懂得讀者的閱讀口味。

無論挺俄,或者挺烏,又或者撕裂了兩邊都挺,這樣的作者會針對讀者口味,精挑細選相關新聞、圖片、視頻,然後堆曡套路化雞血熱辭,反複逗弄讀者情緒,使得讀者情緒處於全天候的興奮、喜悅、憤怒狀態,繼而完成收割流量和金錢。

烏軍發布的俄軍深陷泥潭的坦克。這是真實場景,但對俄烏戰爭僅限於戰術性影嚮。

他們比早先寫「紹伊古封神」被打臉的作者聰明。

他們精選都是真實的戰術性戰例。

只是,他們僅針對口味讀者精選真實的戰術性戰例。

這些文章讀久了,甚至可以影嚮較高學歷、較豐經驗的朋友們的思維,繼而相信俄軍就是純粹的機械化的「丐幫部隊」,表現蹩腳,戰力甚至「不敵」烏克蘭的農民……

那麼,我們目睹的現實呢?

是俄軍在烏克蘭作戰,或者是烏軍在俄羅斯作戰?

難道,橫店抗戰神劇的「日本鬼子真可憐,在橫店被整整折磨了八年」的娛樂傳奇,放在俄烏戰爭,就會變成現實?

是以,觀察俄烏戰爭,需要生活常識,邏輯,相關軍事知識,以及獨立的思考。

順延別人思考的「正義」和「立場」,其實不過玩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