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有哪些虛構的人物,被人們認為是真實存在的?

毛延壽

文:張嶔

說起這些「常被當真」的「虛構歷史人物」,首先值得一說的,是個「才藝強大」的「猥瑣男」:毛延壽。沒錯,就是在晉朝葛洪的筆記小說《西京雜記》裡,那位給西漢大美女王昭君畫像的「西漢宮廷畫家」。

以《西京雜記》的記述,這位才高德低的「大漢朝頂級畫師」,只因向王昭君索賄不成,就在作畫時玩命抹黑。導致王昭君被當成「醜女」嫁去匈奴,直接給「昭君出塞」這樁歷史大事兒來了個神助攻。懊惱不已的漢元帝,最後也乾脆拿毛延壽撒氣,直接把這位大畫家捆了殺頭。多年受賄得來的「巨萬」家產,也統統被充公。

如此「做人不能太毛延壽」的典故,自然也在後世惹來聲聲嘆息。特別是在詩詞文化發達的唐宋年間,毛延壽也成了眾多大詩人筆下的「熱門創作素材」,但凡是「大詩人」們有點感慨,就要把他提溜出來詠嘆一番。比如唐代大詩人李商隱就嘆息「毛延壽畫欲通神,忍為黃金不顧人」,寫盡了他的才華與貪婪,同時代的杜牧更痛惜「延壽亡來絕畫工」。不過這時的毛延壽,知名度還只是限於「文化圈」。

到了雜劇演出空前火爆的元朝,「小人」毛延壽也終於升級為「頂流」。在元雜劇《漢宮秋》裡,作者馬致遠滿懷憤怒的心情,講述了一個大漢朝被匈奴暴揍後「送女人換和平」,導致漢元帝「紅顏知己」王昭君悲戚戚「出塞」的淒婉故事。之前的「猥瑣男」毛延壽更是「猥瑣升級」,除了給王昭君索賄外,還主動找匈奴單于賣身投靠,導致王昭君被「橫搶」。自以為得計的毛延壽,卻被匈奴單于送回漢朝,落得斬首示眾,簡直「小人枉做小人」。

如此特殊經歷,也叫毛延壽從此爆紅,幾乎成了民間「奸詐小人」形象的代名詞。甚至上世紀好些少兒歷史讀物裡,也是大筆一揮,把「著名畫家毛延壽」寫了進去。鬧得好些「80後」都起了誤會,以為這位虛構人物,歷史上確有其人。

其實,就算是最早記錄毛延壽故事的《西京雜記》,也不過是晉朝葛洪整理的筆記小說集,放在「中國古代美術史」或「漢史典籍」裡,都是查無此人,百分百屬於文學人物。但人雖然虛構,但類似毛延壽這樣有才無德的「猥瑣男」,卻是歷代都不缺。之所以傳得如此廣,或許也是在提醒我們擦亮眼睛。

而比起這叫人「火大」的毛延壽來,另一位常被後人「當真」的人物,更是激起了多少同情淚:趙京娘。

歷代王朝開國皇帝,都是從來不缺傳說,但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的私人傳說,卻是「生命力強大」,到了宋朝亡國數百年後的明朝中後期,更給加工成了「宋太祖千里送京娘」的虐心故事——離家闖世界的青年趙匡胤,偶然從土匪手裡救下了女子趙京娘,趙匡胤與她結為兄妹,並依諾送她回家。千里迢迢的一路上,趙匡胤披荊斬棘,斬殺了多少惡匪,卻不知京娘已對他芳心暗許。他更想不到的是,在他把趙京娘「安全送回家」後,受不了流言蜚語的趙京娘,竟含恨自盡身亡,留下一段淒婉哀歌……

如此令人痛惜的愛情,也自然從明朝中後期起,就在民間火熱流傳。今天河北、山西當地,還存在著大量以「趙京娘」名字命名的山川道路湖泊,相關的「愛情故事」依然在民間流傳,相關地點還成了不少驢友的「打卡」地。 「趙京娘」這個美麗可憐的女子,也惹來多少野史票友詠嘆。但事實上,別管故事多麼虐心,她也確是個虛構的人物。

「千里送京娘」的故事,原本只是在宋元年間的民間小唱裡流傳,之所以後來有這麼大動靜,完全是因為明代「出版業大爆發」的時代。明朝中後期商品經濟繁榮,「圖書出版」也驟然火爆。僅是明朝中後期,明朝的刻書品種就多達三萬五千多種,遠遠超越前朝。昔日「非主流」的小說,更成了「暢銷熱門題材」。 「千里送京娘」這樣一個「有料」的故事,又以「大宋天子趙匡胤的奮鬥史」為依托,簡直是不火也難。

於是,先是在馮夢龍的《三言二拍》裡,有了「千里送京娘」的完整故事版本,然後自然而然在明代「圖書市場」大火。繼而隨著清代民間戲曲的普及,「千里送京娘」自然成了「熱門IP」,不停改編成京劇、越劇、川劇、潮劇、崑曲等各個地方戲,從而超越地域概念,唱遍大江南北。連帶著後來多少影視明星,也是因「趙京娘」這個藝術形像走紅。

這深入人心的背後,更是淒婉愛情裡,多少關於「女性命運」的共鳴,亦是明清年間,中國「民間野史文化」蓬勃發展的縮影。

而比起古代野史來,一個現代影視裡的英雄形象,更曾叫多少「追劇鐵粉」信以為真:陳真。

上世紀70年代,功夫明星那一部熱血澎湃的《精武門》,也叫劇中「霍元甲弟子」陳真的硬漢形象,從此在全球華人間實力圈粉。那俊朗的顏值,迅烈如電的硬功夫,堅貞不屈的愛國情懷,這樣的陳真,又如何能不讓人愛。 「李小龍版」的陳真形象橫空出世後,「梁小龍版」的陳真,也隨著電視劇《霍元甲》的爆紅,在上世紀80年代轟動中國大陸,隨後的「李連杰版」「甄子丹版」等陳真形象,也是以各自的英姿颯爽,一次次震撼人心……

但這樣一位四十多年裡,不斷激動人心的「硬漢陳真」,卻與歷史上真實存在的「霍元甲師父」不同,這確實是個「虛構」的人物。霍元甲的弟子裡,最出名的當屬劉振聲,特別是霍元甲揚威上海,力挫日本武師的「張園比武」事件裡,與霍元甲並肩作戰的弟子,也只有劉振聲。最初成立於上海閘北的「精武體操學校」裡,擔任教師的也只有霍元甲和劉振聲二人,全程「沒陳真啥事」。

其實,「陳真」之所以會誕生,就是因為1972年李小龍籌拍《精武門》時,計劃擺脫舊觀念束縛,創造出一個新型的主人公形象。編劇倪匡因此思如泉湧,創作了「陳真」這樣一個人物。以倪匡的話說,這個人物身上,濃縮了那個災難深重的時代裡,多少仁人誌士的性格特點。或許這,也正是陳真身上,比「功夫」更吸引人的地方——他代表的,是一代中國人拋頭顱灑熱血的奮鬥歷程。

陳真的「虛構」的,但多少面對民族沉重命運,如陳真一樣挺身而上的英雄,卻是真的。

說過了三位中國的「虛構人物」,最後值得一說的,卻是個「外國動漫人物」:《灌籃高手》的男主人公:櫻木花道。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彥創作的漫畫《灌籃高手》,以奇特的速度席捲中國年輕人群體。這部作品通過一個「我想打籃球」的簡單線索,講述了一群日本高中生「打籃球」「夢想稱霸全國」的故事。那年輕人的懵懂與熱情,青春的憧憬與熱血,都以一段段生動有趣的情節呈現出來。自從問世之後,就長期「火出國界」。

特別是二十世紀最後四五年裡,《灌籃高手》的漫畫幾乎隨處可見,更是多少「動漫迷」的模仿對象。 《灌籃高手》動畫片也是爆火,每次在各個電視台播出,都會引發收視熱潮。年輕人中間的「灌籃高手」現象,還惹來專家一撥撥討論。以當時成都體育學院的調查:每個中國城市的高中班級裡,幾乎一半學生都知道《灌籃高手》,三分之一學生在「狂追」《灌籃高手》。

如此熱潮下,《灌籃高手》裡的每個人物,都在那時中國年輕人中間深入人心。比如「流川楓吸毒」的謠言,就不知騙了多少中國女生的同情淚。而作品裡的男主人櫻木花道,還曾在中國惹出笑話。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中國互聯網上都流傳著一則「配圖真相」:櫻木花道確有其人,還是一位出身貧寒的天才少年,卻在籃球生涯的關鍵時刻,不幸遭遇車禍身亡。井上雄彥也正是根據這段「典故」,創作了風靡亞洲的《灌籃高手》。

但其實呢?所謂「櫻木花道」照片,只是日本音樂人Yoshiki Hayashi,人家今天不但「好好的」,還不斷推出新作品。 「車禍身亡」說子虛烏有,更和虛構的櫻木花道毫無關係。但如此叫人哭笑不得的傳言,卻也足見這部體育動漫的影響力。確實,不管有多少流言,這部超越國界的動漫佳作,實實在在影響了上世紀末,一代中國年輕人的青春成長,多少人從中收穫了關於夢想愛情友誼的感受,甚至銘記至今。

而且,哪怕在《灌籃高手》登陸中國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的「互聯網文化」裡,依然可以看到許多「灌籃高手」的元素,比如以「櫻木花道」為形象的「表情包」,比如網絡遊戲裡的「灌籃高手比賽」,甚至網絡文學裡的「灌籃高手同人小說」。一部動漫文化的傳播,帶來了多少共鳴與共贏,也印證了「文化開放交流才可強大」的真理。

參考資料:李艷榮,張麗杰《毛延壽人物形象評價流變》、馬健羚《千里送京娘故事的演變》、李亮《揭秘真實歷史上的陳真》、林伯原《歷史記載中的霍元甲》 、李霄宇《灌籃高手作品研究及其影響分析》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