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這幾個小故事,可能對你全面認識宋高宗有點幫助

文:齙牙趙  

在很多朋友的一貫印象裡,宋高宗趙構都是以負面形像出鏡的。

首先是得位不正,沒有經過宋欽宗正兒八經的傳位就趁亂當上了皇帝;然後是軟弱無能,就知道偏安江南不思進取;最大的污點就在於任用奸佞枉殺忠良,造成了岳飛的千古冤案。

於是,很多人都在腦海裡對宋高宗形成了一個刻板印象——這是一個昏庸無能的人。

其實,稍微靜下心來想想,趙構作為老九,一個沒有經歷過任何皇帝職業培訓的人,一個沒有任何文臣武將作為心腹的人,能夠在亂世中以孤身一人為起點,將已經滅亡的宋帝國重新挽救了回來,並且集合散兵游勇跟當時橫掃東北亞的女真軍隊抗衡幾十年,這哪裡是一個「昏庸無能」的人能夠做到的。

接下來,我想講幾個小故事,相信大家看了之後,會對趙構這個人有一個更加全面的認識。

獄空

獄空,意思就是監獄裡沒有關押犯人。在古代社會,這是一個很有像徵意義的指標,代表著當地主政的官員政績非常之好,很少有人犯法、很少有冤案。

於是,每到一段時間,主要是新年前後,一些官員們就會想方設法給朝廷上奏,說本州本郡已經實現了獄空的計劃,多虧了皇上好、政策好、老天保佑、百姓純良等等等等,其實就是要獎賞,希望得到升遷。

紹興十九年三月十四日,春天剛過沒多久,趙構陸陸續續收到了不少州郡送來的獄空奏劄。

他找來秦檜,不動聲色地說:「根據我多年的經驗,這些奏獄空的州郡,大部分都是跟我玩虛的。有的是把犯人分發到下屬的縣監獄去關押,有的是另外找個地方暫時藏起來。這種風氣不能滋長了,今後凡是有奏獄空的,你都派人下去查驗,但凡作假的,一律嚴懲不貸。」

度牒

度牒是唐宋時期官府發給出家僧尼的憑證,喜歡看《水滸傳》的朋友應該有印象,魯智深能夠到五台山出家,全靠趙員外給了他一張度牒。

除了作為證件,宋代的度牒還是官府的一個重要經濟來源,朝廷困難的時候就靠向民間和富戶賣度牒創收,作為解決燃眉之急的方案。

原因很簡單,有了度牒,就是正式的出家人,可以不用服徭役、減免很大一部分賦稅。

紹興十三年六月八日,相關部門又申請朝廷撥一些度牒售賣,趙構說:「我對佛教的態度是這樣的,可以有,但是不能太盛。靠售賣度牒來補貼收入這種事情,非常時期可以做,但是不能作為一個常設手段。一張度牒雖然能夠賣一二百千錢,但是少了一個耕地的勞動力,這個損失豈是一張度牒的一二百千錢能夠彌補的?依我看,不但不能售賣度牒,更應該在十幾年內一張度牒都不發放,這樣才能讓勞動力增加,讓閒置的勞動力減少。」

填湖

浙江紹興有一個湖,名叫鑑湖,有不少名人都出生或者居住在這裡,包括王羲之、陸游、徐渭、魯迅等,革命家秋瑾女士還號「鑑湖女俠」。

北宋末年的時候,鑑湖周圍填湖造田的情況非常嚴重,湖泊面積不斷減少。到手了南宋初年,當地人已經準備開始破罐子破摔、不想要這個湖了。

紹興十五年七月八日,秦檜就趙構建議:「乾脆把鑑湖的水放乾了全部改種水稻吧,我找人測算了一下,這麼一大塊田,每年可以產出十萬斛米,也能解決不少軍糧。」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誘惑,但是趙構穩住了。

他沉吟了一下說:「鑑湖還有儲水的功能呢,萬一年生不好的時候遇到干旱,鑑湖周邊的田地就沒有水用來灌溉了,到時候損失的糧食,恐怕比這十萬斛米要多得多吧?」

就這麼一番話,鑑湖得以保留了下來,直到今天。

養蠶

紹興七年四月初二,這天雨後初晴,天氣非常好,用我們現在的話來說,天空應該是出現了「杭州藍」。

張浚奏事的時候,順便說了一句:「皇上,前幾天雨水充足,這兩天陽光晴好,不管對養蠶的還是種地的來說,都是福音,可喜可賀啊。」

趙構笑著說:「的確的確,我自己在宮中就養了兩箔蠶,就是好判斷民間養蠶的進度和收成。眼見為實,總比看奏劄穩當多了。」

張浚等人聽到這樣的話,自然而然地只有高呼「皇上愛民如子天下幸甚」。趙構接著說:「我不但養蠶,我還在宮裡墾了一塊稻田出來自己耕種,也是用來判斷農田的進度和收成的。」

這個,怎麼說呢?這個皇帝,不太好騙……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