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學榮:香港色情產業的七個真相

馮學榮:香港色情產業的七個真相

文:馮學榮  

真相之一
色情業在香港並不合法

很多朋友都聽說過,香港有「一樓一鳳」(一套房子有一個女人出賣色相)的存在,而且不算犯罪,也不算犯法,於是,有的朋友會誤解,誤以為色情業在香港是合法的。

馮學榮:香港色情產業的七個真相
香港一樓一鳳(網上摘取的圖片)

其實,這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事實上,色情業在香港是「不合法」的。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合法化」和「非罪化」,不是同一個概念,它們的區別是這樣的:

「色情業合法化」:政府承認色情業是一個合法行業,要求注冊公司或注冊個體工商戶,而且,要求必須依法納稅。

「色情業非罪化」:政府不承認色情業是一個合法行業,而且,不允許注冊公司,也不要求你納稅,但是,女人作為個體市民,在自己的住所出賣色相,政府不干涉。

香港是後者。

所以,對於女性個體在自己的住所出賣色相這件事,香港政府的態度是「非罪化」,而不是「合法化」,這個,才是事實。

真相之二
一樓一鳳是規避法律的產物

那麼,既然香港並不承認色情業,「一樓一鳳」在香港,是怎麼來的呢?

這個事說起來,實在是有趣,原來,「一樓一鳳」並不是香港政府刻意造成的,恰恰相反,「一樓一鳳」原來是出賣色相者規避香港法律的產物。

此話怎講呢?

原來,早在1980年代末期,為了打壓當時香港猖獗的地下妓院、地下按摩院、地下色情場所,香港立法規定:「一個場所裡面,存在超過一個人出賣色相」,這種場所一律定義為「賣淫場所」,警方有權突襲和逮捕相關人員,並移送刑事法庭。

那麼這個立法出台之後,香港的妓女和房東,為了規避法律,所以出現了「一樓一鳳」,你法律不是說「超過一個人」都算賣淫場所嗎?好,那麼我鑽你的空子,化整為零,我就一個人,一個人在一個房子裡,繼續出賣我的色相,你奈我何?

於是,香港就出現了「一樓一鳳」了。

換句話說,所謂「一樓一鳳」,並不是香港政府立法承認、或者刻意搞出來的,恰恰相反,香港的立法(超過一個人出賣色相的場所都要打擊)本意是要打壓妓院,只是不料,被狡猾的妓女和房東們,鑽了法律的空子,搞成了「一樓一鳳」,一個場所只有一個妓女,完美規避了法律,香港的警察看著,干瞪眼,一點辦法都沒有。

總有刁民想害朕,自古底層百姓為了鑽王法的空子,真是絞盡了腦汁。

真相之三
一樓一鳳是參照英國模式

好,讀到這裡,你也許又有疑問:香港的立法為什麼如此奇怪?為什麼要規定「一個場所超過一個人出賣色相」才算犯罪?當初立法的時候,直接規定:「一個場所哪怕只有一個人賣淫也算犯法」不就可以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這樣的:原來,1980年代是「港英年代」,是英國人治理香港的年代,當年香港的立法,在很多方面,是參照英國的模式,此事說起來,實在是有趣,原來,英國當年的立法,也是這樣的,也是規定「一個場所超過一個人賣淫算犯罪」,換句話說,英國的立法,也是這麼奇怪,而且,這個奇怪的立法在英國,也滋生了「一樓一鳳」的現象。

是的,你沒有看錯,其實在英國,也有「一樓一鳳」,直至今天的英國,仍然如此:一個場所只有一個女人出賣色相,法律不管,超過一個人(兩個人或兩個以上),才定義為「妓院」、「色情場所」,按照英國的法律,是犯罪,警察是要抓的。

是的,當年身處港英年代,香港立法局的議員,思維方式受英國人的影響很大,所以,其實香港的立法,是參照了英國。

那麼我們干脆打破沙鍋問到底,英國人的立法為何這麼奇怪?

原來,英國人是出了名的「自由」思想傾向,認為國家和政府,能不管的盡量不管,所以對於婦女個人在自己的場所出賣色相,英國人認為那是人的權利,公權力不應當干涉,但是呢,對於有組織的賣淫集團,則必須要打擊,因為過去幾十年歐洲的經驗顯示,容許賣淫業發展壯大,會引起「人口販賣」(Human Trafficking)、強迫賣淫、性奴、操縱婦女牟利等各種犯罪,所以,英國又要禁止賣淫業壯大,但又要克制公權力、不過度干涉婦女的自由,於是英國人當年折衷了一下,走了個中間路線:你在你自己家裡,愛怎麼搞都行,但是,只要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女人在同一個場所出賣色相,那麼就算「妓院」,就要治你的罪。

真相之四
在香港賣淫的都是什麼人?

那麼,在香港做「一樓一鳳」的那些女人,都是什麼人呢?都是哪裡來的呢?

香港有一個叫做「紫藤」的非營利組織,做過一個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在香港從事「一樓一鳳」皮肉生意的,80%是來自中國內地的女子,20%是香港本地女子、烏克蘭、越南、印尼等國家的女子。

其中,那80%的中國內地女子,大多數是持有效期7天的旅游簽注進入的香港,少數是和香港男人「假結婚」拿到的香港長期居留權。

啥叫「假結婚」呢?舉例說,一個內地女子阿紅,她打聽到,在香港做「一樓一鳳」,一年可以賺50到100萬,於是,她通過蛇頭介紹,和香港一個單身老漢老王「結婚」,也就是說,到香港婚姻注冊處,登記結婚,然後阿紅支付給蛇頭5萬元介紹費,另外支付給老王報酬5萬元,然後阿紅就可以合法長期居住在香港,她租下一套房子,就開始做「一樓一鳳」了。

真相之五
其實香港也掃黃

有很多朋友可能誤以為,既然香港做「一樓一鳳」不犯罪,那麼香港就不存在「掃黃」一說。

其實,不是那樣的。

事實很有趣:其實,香港也是掃黃的。


香港掃黃

是的,香港警方,也會不定期掃黃,不過,香港警方掃黃,依據的是《入境條例》裡面關於「逗留條件」的法律規定。

原來,按照香港的法律,一個內地女子如果持7天有效的旅游簽注進入香港,她的行為必須「符合游客的身份」、不能「從事和游客身份不相符的行為」,所以,持旅游簽注在香港做「一樓一鳳」,屬於「行為和游客身份不符」,屬於「違反逗留條件」,是違法行為,要逮捕治罪的。

這就是香港警方時不時出動掃黃的法律依據。

這還不是最有趣的,還有更有趣的:

香港還有這麼一條法律,規定「在公眾場所以不道德目的唆使他人」屬於犯罪行為,所以,香港的女警察,有時候會「釣魚執法」,具體怎麼「釣魚」的呢?舉例說,一個香港女警察,把自己打扮成妓女,夜晚站街,如果一個男人誤以為這個是真妓女,上前問價,那麼,你這個「問價」的行為,就屬於「在公眾場所以不道德目的唆使他人」,女警察此時亮出警察證,她的男同事突然從四面八方沖上來,立馬將你拘捕。

所以,各位男同胞,記住香港這個坑,有朝一日去香港,千萬不要做不道德的事。

真相之六
香港為何不立法禁絕一樓一鳳?

好,我們再問一個問題:既然大家都看不慣「一樓一鳳」,那麼,現在香港早就回歸了,香港的立法會立個法,徹底禁絕「一樓一鳳」,那不就可以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有點微妙。

香港的立法會,為何不立法禁絕「一樓一鳳」呢?

原因之一在於:沒有受害人。

是的,雖然「一樓一鳳」在香港不被主流價值認同,但其實香港市民普遍認為,「一樓一鳳」並沒有多少實質性的受害人。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有一個政治常識是這樣的:一個社會現象,如果沒有足夠的壓力和利益去改動,一般不會改動。

也就是說,「禁絕一樓一鳳」這件事,要麼社會壓力足夠大,要麼社會利益夠大,否則沒人要去改動它,而香港的事實是:既沒有社會壓力,也沒有社會利益。

提到香港的議員,老馮告訴大家一個有趣的事實:原來,香港立法會議員,每月津貼高達93000元港幣,換句話說,在香港做議員,一年可以拿111萬港幣的津貼,待遇好的不得了,所以,其實幾乎所有的議員,都很珍惜自己的議員身份,一般風險較高的提案,他們是十分謹慎的,例如「禁絕一樓一鳳」這種提案,沒有幾個議員敢提,為什麼?因為他們要考慮到:按下葫蘆起了瓢,如果禁絕了一樓一鳳,那麼香港社會很有可能性犯罪率就會上升,例如強奸、猥褻、電車痴漢之類的治安案件,都會變多,講到這裡,我順便說一下,其實這一點也正是香港女人不反對「一樓一鳳」的原因,因為他們都知道:妓女其實是在間接「保護」普通女性市民。

所以,香港的議員在這個問題上,會很小心,如果不慎把這事搞砸了,業績為負,丟掉民心,下一屆議員,自己當不上,妥妥每年一百多萬的津貼,就打水漂了。

所以事實上,香港的「一樓一鳳」,是在「禁」和「不禁」之間,做了一個折衷,是香港社會形成的一個默契,也是香港議員之間的共識和普遍的默契,他們稱之為「微妙的平衡」。

真相之七
香港三級片為何沒落?

很多朋友都知道,香港曾經盛產三級片,例如當年的《肉蒲團》、《燈草和尚》、《玉女心經》等,都是有名的港產三級片。

但是最近十幾年,香港三級片逐漸沒落了,這是為什麼呢?

首先,我們要搞明白,什麼叫三級片。

其實在香港,「三級片」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不但裸露身體的叫三級片,血腥的,暴力的,含不雅台詞的,正面宣揚黑社會價值觀的,宣揚各種不良思想的,讓人不安的……等等各種電影,按照情節輕重,都可能被歸類為「三級片」。

是的,我們很多網友,對香港的「三級片」的概念,存在誤解,誤以為只有色情露點的,才叫三級片,那是不准確的。

所以,我們縮小一下定義,事實上我們平時說的「三級片」,其實指的是「色情三級片」

好,那麼香港的「色情三級片」,為什麼在過去這十幾年,逐漸沒落了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說起來,實在是好笑,原來,香港三級片的沒落,和日本AV和互聯網的普及有關。

原來進入21世紀之後,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和普及,對於香港的宅男來說,日本AV在網上下載和付費觀看,更加便宜,片子更加精彩,而且還更加便捷,所以,進入新世紀,香港的三級片無論怎麼拍,都很難再賣座,因為,你實在無法和日本人競爭啊。

 

來源   讀書人馮學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