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縣這條鐵鏈子放在美國是甚麼結果?

美國

2月10日,徐州市委市政府聯合調查組公布了「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處理情況。最新結論稱,被綁在破屋牆上的女子楊某俠的丈夫董志民涉嫌非法拘禁,楊某俠同鄉的48歲桑姓女子及其67歲丈夫時姓男子涉嫌人口販賣,三人已被刑拘。

雖然正值北京冬奧賽事期間,但大家對該事件的關註度未減,人們難以理解在當今社會為何有人被毫無尊嚴地對待。而當初拍攝八孩母親的抖音網紅「徐州一修哥」當時在離八孩母親被栓在木屋不遠處,拍攝到另一名也在徐州豐縣的婦人因被毆打致傷殘,20多年來都只能躺在地上。外界認為該婦人跟八孩母親一樣,都是被拐賣到徐州並受盡虐待。

針對八孩之母情況的調查,加上此前的三次官方通報,每次版本都不同,這次調查處理結果的通報還是未能讓民眾信服。楊某俠何以嫁到離家千裡之外的地方?楊某俠走失後為何陪同人沒有報警?圍繞這些問題,還有諸多疑團待解。

販賣婦女的案例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但其實販賣並不遙遠。據紀實文學《古老的罪惡——拐賣婦女紀實》統計:1986-1989,被拐賣到徐州6個縣的婦女高達48100人,接近5萬。甚至一個邨被拐賣來的婦女就有200多名,占全邨已婚青年婦女的2/3。

在美國也有此類的事件發生,我們通過下面的幾個案例,來看看美國對非法販賣、囚禁婦女是怎樣判刑的。

1993年,在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保羅·加西亞(Paul Garcia)因綁架強姦囚禁兩名尋找工作的移民婦女數月,被判刑398年。他因搶劫、非法監禁、奴役、襲擊和強暴等40項綁架罪名被定罪。

2011年,在加利福尼亞州南太浩湖市,菲利普·加裡多(Phillip Garrido)因綁架強姦囚禁一名未成年少女18年,並迫使其生下兩個孩子,被判刑431年。他的妻子南希·加裡多(Nancy Garrido)早些時候也因參與綁架被判處36年徒刑。加州政府因為沒有盡到保護公民的責任在2010年賠償受害者2000萬美元(約1.27億元人民幣),並採取各種補救措施預防類似案件重演。

這位被綁架的少女之後寫了一本名為《被偷走的人生》(A Stolen Life)的自傳,裡面描述了自己從十一歲被綁架到十八年後被解救,這一期間所經歷的事情。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也沒有優美的語言,只是一個小女孩在向你講述童年遭遇的一個事故。

2013年,在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市,阿裡爾·卡斯特羅(Ariel Castro)因綁架強姦囚禁三名未成年少女,迫使其中一名受害者生下孩子,被判刑1000年的有期徒刑,不得假釋。其中一名女子至少五次流產,該女子是因連續數周挨餓、腹部遭毆打而流產的。審判下達一個月後,阿裡爾·卡斯特羅在監獄裡上吊自殺。

2014年,在亞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史蒂文·柯倫斯(Steven Currence)等四位想要販賣婦女的男子,在FBI通過釣魚執法後成功被抓捕,四位犯罪分子全部認罪,被判5-9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數據,當時亞利桑那州是美國國內和國際勞工和性販賣的主要目的地和中轉站。同年,菲尼克斯市議會批準了一項打擊該市人口販賣的五年計劃。通過立法以及媒體合作宣傳等渠道,開展制止人口販賣運動。

人口販賣是一個全球現象,沒有任何國家具有免疫力。人口販賣的性質形式多樣、錯綜複雜和隱祕,對制定有效的反販賣政策構成重大挑戰。雖然人口販賣往往與有組織犯罪相關,並且在某些情況下是由組織嚴密的犯罪集團推動,但 在許多情況下,是由松散的網路、家庭或獨立運作的個人驅動的。解決人口販賣問題需要一個基於相互加強的起訴、保護、預防、合作等要素的動態政策框架。

在打擊人口販賣的鬥爭中,由多方利益相關方組成的夥伴關系至關重要。特別工作組是協調反販賣工作的有效手段,能夠促進當地執法機構、服務提供者以及地方和國家監管機構之間的夥伴關系。

在美國休斯頓市,休斯頓地區反人口販賣委員會自2012年成立以來規糢擴大了一倍,現有42個成員組織,包括直接提供服務的機構、預防和維權組織、執法機構和私人出資者。該委員會下設四個小組,其中三個小組分別側重於「訴保防」(起訴、保護和預防),另一個小組則側重於第四項內容,夥伴關系。該委員會正在幫助實施該市打擊人口販賣的91點戰略計劃。

雖然必須建立全面的結構來有效打擊人口販賣,但如果最有可能與受害者接觸的人不知道如何識別她們或沒有能力幫助她們,那麼最好的法律和政策也將是無效的。對相關專業人員開展培訓,提高識別受害者的意識很有必要。受害者與專業人員或其他人的任何互動都提供了發現受害者和幫助她們的機會。

在美國密歇根州,從2018年1月起,凡是通過州執照和監管事務局申請新執照或更新執照者都必須有人口販賣教育積分。這項規定的適用對象包括醫療保健、教育、社會工作等方面的專業人士。

最後說一句,不管這件事真相接下來如何,都不妨礙大家對這種惡行的厭惡和追問。楊某俠的不幸遭遇不過是這類弱勢群體的縮影,還有不少根本未曾獲得社會關註的這類弱勢群體,他們的悲慘處境,讓人不敢想象。如今,越來越多人開始關註這類事件,是一種社會的進步。不要認為當悲劇沒有落在自己頭上,總覺得與自己無關。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西洋參考公眾號ID:iwestworld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