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麥娜絲》台灣中年有什麼特殊危機?

同學麥娜絲
作者:@康斯坦丁 

導演黃信堯目前還算不上電影界的大師,但很多影評人都認為:他有這樣的潛力。為數不多的作品都透著鮮活和靈性,再配上荒誕戲謔的黑色幽默,顯得非常獨特。而且,電影大師需要有一定的風骨,作品既要有商業上的成功,還能真正地令觀眾共鳴,掀起一股文化風潮,這是最難的部分,也是黃信堯最被看好的特質之一。日前黃信堯作品《同學麥娜絲》登錄網飛平台,正式和影迷見面,秉承其一貫風格:影片再次聚焦小人物,四位同學,人到中年,各自過著荒誕離奇又糟糕的生活。相比於一般中年影視作品,《同學麥娜絲》視角更加廣泛,除了無法避免的職場和家庭之外,更把鏡頭對準了文藝夢想、口吃患者、性工作者,甚至敢於大膽地影射台灣政局,可謂猛料十足。

有些題材的電影一經大師拍攝,就不再留給其他導演空間了。黃信堯雖然尚不是電影大師,但《同學麥娜絲》卻把人生的起起落落說得非常透,把中年人的迷茫和失落也闡述得很深刻,更讓全世界都認識到台灣中年人面臨著獨特之危機。這種危機來自時代、文化、政局以及個人對世界的認知。此外,黃信堯還有意選擇了一名「口吃」患者,他沒有採用「身殘志堅」的逆襲,來迎合觀眾的內心幻境,而是直面血淋淋、殘酷又冰冷的現實。

迷茫辛酸,台灣中年要面對怎樣的麻煩?

《同學麥娜絲》以四位主人公的故事為主線展開,分別是不入流的導演添仔、保險業務員電風、生活Loser罐頭以及患有口吃的閉結。顯然,這樣給主人公起名字有點兒吃虧,即便是影片能夠大火,或者說入圍金馬9項大獎,觀眾也很難記得主人公的名字,畢竟,相比於李煥英、至尊寶、黃飛鴻等等,四位同學的名字實在是有些拗口。筆者認為,這大概就是黃信堯在成為大師前,最後的倔強吧。他給四位主人公用這麼特別的名字,估計也是有意為之,正如他們拗口的人生以及特殊的麻煩。

添仔、電風、罐頭、閉結是高中同學,自從畢業之後,他們喜歡在一家紅茶店裡聊天扯淡,但於彼此的生活卻誰也幫不上忙,更確切地說是有心無力:

其中,最有理想的應該是添仔,他是一位不入流的導演,以拍「春天藥品」的廣告為生,也會幫政客們拍一些宣傳片。添仔的電影夢清晰而強烈,連夢話都是台詞,妻子也非常善解人意,她堅信丈夫能通過努力一炮而紅,成為下一個李安。但現實是冰冷的,添仔始終沒有好的機遇,自然不紅,倒是和政客們混久了,沾染了大量官僚氣息,甚至成為有關部門的傀儡代言人。在追逐夢想的道路上,添仔終於體會到什麼叫「文藝是政治的情人」,而人生的轉折點大概也就是工作的態度。自此,添仔困在自己的夢裡再也不想出來;相比之下,保險業務員電風就普通得多,他是台灣中年人最典型的形象。因為體制太過於完善,晉升的路又非常漫長,電風只能沉下心來認真工作,但領導在提拔下屬時,最看重的並不是認真,潛力、心腹、信任,這些都左右著台灣職場人的前途。最終,電風沒有競爭過同事,更糟糕的是,當平級同事變成上司之後,又反過來給電風找麻煩。

罐頭是徹頭徹尾的Loser,沒有錢沒有背景,自然沒有女朋友,他甚至沒有勇氣面對平凡的生活,更沒有幸福的感知能力。

影片一開始,罐頭就試圖吞藥自殺,被救之後成為一名走街串巷的戶口普查員。枯燥的工作無法給罐頭的生活帶來起色,倒是偶遇昔日校花之後,罐頭重新點燃激情。遺憾的是,昔日校花已經淪為失足婦女。同樣地,人生的轉折點也是生活的態度,罐頭如果不轉變態度,Loser始終是Loser;而閉結則更加可憐,他從小患有口吃,又因要照顧生病的外婆而錯過了適婚年齡,因交流有障礙,只能做扎紙屋之類的小生意。幸運的是,來自婚介所一位離異女子,很好地同其結合,經常能幫助閉結說出自己說不清楚的話,正當觀眾認為黃信堯會給閉結一個美好的結局時,飛來橫禍又把影片的氣氛從「溫馨」拉回到「鬱悶」。

顯然,添仔、罐頭、閉結的人生都是錯位的人生,他們無法代表台灣大眾,卻是台灣實際存在的人群。他們代表著台灣在管理、經濟、貧富差異甚至特殊人群方面的麻煩,也正因如此,作為昔日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正給中年人帶去特殊的危機。

寶島台灣,中年人為什麼會顯得特殊?

作為寶島,昔日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現如今並沒有給中年一代留下足夠的資源和工作崗位,那裡有全球最先進的半導體產業,卻沒能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跟上腳步,發展勢頭明顯不如國內。至於說,資源儲備、基礎建設、城市規劃更是沒有辦法和中國內地城市相提並論。日新月異的北上廣,正吸引著來自台灣的中年人過來工作,甚至安家。

其實,台灣的文化蠻特殊的。首先,寶島台灣沿襲了中國文化,而且沒有經歷十年浩劫,沒有文化斷層,他們之於喪葬、文字美感、藝術靈感的重視,都領先於大陸文藝工作者,黃信堯的大師潛力就是這種文化的產物之一;其次,台灣和日本有著非常深度的溝通,尤其是在經濟產業方面,更是師承於日本。

整個世紀下來,日本人瘦且長壽的特點,使其陷入嚴重的老齡化,同樣地,台灣中年人也非常注重養生,只消看一眼林志穎和郭德綱的差距就徹底明白了。如此狀態下,台灣人的工作年限非常長,人到中年已經非常疲憊,但同樣的日子,可能還要再持續三十年,真是令人崩潰。事實上,代工大王郭台銘,台積電張忠謀在年過古稀之後,每天依舊要工作16小時,他們成為中年人的奮鬥目標,也帶給他們長期的人生焦慮。如前文所述,大陸的經濟發展正超越台灣,越來越多的中年人開始來大陸謀職,這意味著,他們要背井離鄉、四海為家,滋味相當得不好受。

電影裡有很多經典台詞,筆者最喜歡的一句:我們總是相信自己,身上有一雙翅膀,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展翅高飛,但過了40歲,慢慢理解,原來我們都是一隻雞。或許,這句台詞就是黃信堯借《同學麥娜絲》想要表達的精神主旨,他沒有強行地讓結局圓滿,而是留下錯位、荒誕、幽默供人咀嚼。台灣的中年危機,或許更加獨特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