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年的父愛:古代「女兒奴」天團正向你走來

仕女
文:白蟾 

不知大家,有沒收到過來自父親的珍貴禮物呀?

「千年前父親送女兒的禮物」這條熱搜,反正是讓我印象深刻。這「禮物」是洛陽博物館的一件文物——西朱邨曹魏大墓出土的琥珀小兒騎羊串飾。三國 琥珀小兒騎羊串飾 圖源網路

精美文物背後的故事,卻讓人唏噓。曹淑,是魏明帝曹叡的女兒,未滿月便夭折。痛失愛女的曹叡只好為她建廟宇,追封平原公主,還請叔叔曹植撰文紀念。

「這或許是一個父親所能做到的極致。」在偏愛男孩的古代,女兒如何長大、與父母相處如何,鮮少被記載。

不過,在有些「女兒奴」父親眼裡,女兒成長的每一時刻都雋永而珍貴。

嬌憨女兒

父親最得意的作品

吾家有嬌女,皎皎頗白皙。

小字為紈素,口齒自清歷。

鬢發覆廣額,雙耳似連璧。

明朝弄梳臺,黛眉類掃跡。

濃朱衍丹唇,黃吻爛漫赤。

嬌語若連瑣,忿速乃明集。

握筆利彤管,篆刻未期益。

執書愛綈素,誦習矜所獲。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畫。

輕妝喜樓邊,臨鏡忘紡績。

舉觶擬京兆,立的成複易。

玩弄眉頰間,劇兼機杼役。

從容好趙舞,延袖象飛翮。

上下弦柱際,文史輒卷襞。

顧眄屏風書,如見已指摘。

丹青日塵暗,明義為隱賾。

馳騖翔園林,果下皆生摘。

紅葩綴紫蒂,萍實驟柢擲。

貪華風雨中,眒忽數百適。

務躡霜雪戲,重綦常累積。

並心註餚饌,端坐理盤槅。

翰墨戢閑案,相與數離逖。

動為壚鉦屈,屐履任之適。

止為荼荈據,吹噓對鼎立。

脂膩漫白袖,煙燻染阿錫。

衣被皆重地,難與沉水碧。

任其孺子意,羞受長者責。

瞥聞當與杖,掩淚俱向壁。

——西晉·左思《嬌女詩》

左思,是一位寫下《三都賦》讓「洛陽紙貴」的著名文學家。在「詩以言志」的古代社會,他卻將目光轉向家庭生活,用語言記錄女兒的成長。

文豪父親,寵女兒也是出了名的。《嬌女詩》,是中國最早描摹女兒情態的詩之一。詩裡的生活簡單又歡樂,魏晉時代的動蕩、功名的追逐,仿佛離他們很遠。

「吾家有嬌女,嬌嬌頗白皙。小字為紈素,口齒自清歷。」開篇便寫女兒的嬌美之態,足見作為父親的那份滿足與喜悅。

實際上,這與魏晉時期追求容貌美的社會風尚有關。

世說新語》中記載人們贊嘆裴楷「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晉書》記溫嶠 「風儀秀整,美於談論,見者皆愛悅之 」。北宋 蘇漢臣 靚妝仕女圖  波士頓藝術博物館藏

「明朝弄梳臺,黛眉類掃跡。濃朱衍丹唇,黃吻爛漫赤。」年紀尚小,愛美的天性卻掩藏不住。

小女兒在梳妝臺,學大人描眉畫唇。眉毛畫得像掃地狀,口紅塗得滿嘴一團紅。畫得好不好看不要緊,開心就好。清 陳崇光 柳下曉妝圖 局部   南京博物院藏

在「上品無寒士,下品無氏族」的世胄時代,魏晉人堅守著率真、自然之情。時代洪流下,左思的「任其孺子意 」,使女兒自由成長。南宋 佚名 百子嬉春圖 局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北宋 蘇漢臣(傳)嬰戲圖軸 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握筆利彤管,篆刻未期益。執書愛綈(tí)素,誦習矜所獲。」小女兒寫字不過是玩兒,卻喜歡紅漆竹管筆;看書要看最好的絹本書,一有所得便向人誇燿。宋 佚名 撲棗圖軸 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清 羅聘 嬰戲圖軸 局部   上海博物館藏

「馳騖翔園林,果下皆生摘。紅葩綴紫蒂,萍實驟柢擲。」園林裡嬉鬧,未成熟的果實也可摘。連著花蒂的珍貴萍實,也被摘下來投擲玩耍。

照鏡化妝、握筆執書、生摘果實、帶蒂折花……女兒無拘無束、率性而為的種種情態,宛若鮮活的連環畫徐徐呈現。

在禮教嚴苛的時代,正是父親的寵溺保留了這份難能可貴的美好。

父親的萬千寵愛

寫就無憂的少女時代

宋代,社會風氣開放、科舉制繁榮和彫版印刷術興盛,使得文化教育普及社會各階層。南宋開國皇帝宋高宗曾說:「朕以謂書不惟男子不可不讀,惟女子亦不可不讀。」

李清照,一代婉約詞宗,驚才絕豔。父親李格非是著名「蘇門後四學士」之一,母親「亦善文」。較為寬松開明的書香世家,深深滋養了她的文學才華。

相較於同代其他名媛閨秀,李清照免於傳統女教束縛,甚至可以乘興出游。

嘗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宋代·李清照《如夢令》

此詞是李清照十六歲初來汴京,根據自己溪亭之游寫的追記。

在山清水秀的故鄉明水鎮,李清照的少女時代洋溢著恬適、美好。

夏日傍晚,蕩舟出游。沉醉荷塘美景,游興未盡。不料,劃著劃著就迷路了,驚起一只只鷗鷺。《歷史那些事》紀錄片視頻截圖

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客入來,襪剗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宋代·李清照《點絳唇》

蕩罷秋千,羅衫汗濕。花園裡,客人忽至,李清照慌得含羞跑開,顧不上穿鞋,也不顧上金釵滑落。情竇初開的少女遇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欲見還羞,怎麼辦呢?清 冷枚《探梅圖》局部   旅順博物館藏

以「嗅青梅」之名,偷偷地回頭看。在傳統的禮教時代,身為大家閨秀的李清照,為甚麼能如此自然地袒露閨中少女情緒呢?這得追溯到她的早期生活。

在故鄉與自然風光為伴、沒有太多約束的自在時光,養成了她明朗、豁達的性格底色。

女兒遠嫁

為父萬般不舍,心有戚戚

永日方戚戚,出行複悠悠。

女子今有行,大江溯輕舟。

爾輩苦無恃,撫念益慈柔。

幼為長所育,兩別泣不休。

對此結中腸,義往難複留。

自小闕內訓,事姑貽我憂。

賴茲托令門,任恤庶無尤。

貧儉誠所尚,資從豈待周。

孝恭遵婦道,容止順其猷。

別離在今晨,見爾當何秋。

居閑始自遣,臨感忽難收。

歸來視幼女,零淚緣纓流。

——唐·韋應物《送楊氏女》

「永日方戚戚,出行複悠悠。」一想到女兒將嫁人離家,父親早已整日悲戚。真正臨別前,更是滿腹離愁,難以自遣。

「貧儉誠所尚,資從豈待周。孝恭遵婦道,容止順其猷。」老父親的反複叮嚀——要安貧樂儉、要敬長輩遵婦道,看似有些囉唆,卻是父親放心不下女兒、愁腸百結的真情流露。

整首詩讀下來,我們仿佛看到:一個妻子早逝的單親老爸,艱難地撫養兩個女兒長大,如今面臨離別的辛酸。但從歷史視角來看,作者韋應物為滁州刺史,是出身望族、仕途顯達的高官。寫這首詩時,正處於他事業的高峰。

女兒作為名門閨秀,出嫁自有歡樂、熱鬧的迎娶場面,只是作者採用了一種「剪裁」式的文學手法,只寫迎親禮過後第二天早晨父女的離別。詩中透露的濃烈離愁情緒,是他憐愛女兒的深情表達。

愛女晚婚

為父堅信終遇佳人

管道升,字仲姬,又字瑤姬。提起她,人們總會不自覺地主動加一個後綴——元代著名書畫家趙孟頫之妻。她在仁宗延祐四年被封為魏國夫人,世稱「管夫人」。

自幼聰慧過人的管道升,是個妥妥的「天選之女」。「不學詩而能詩,不學畫而能畫,得於天然者也」。藝術天賦極高的她,並不是不需要學習,只不過常常一點就通。

她擅書、畫,以畫竹留名。元代四大畫家之一的倪瓚曾有詩題贊:「夫人香骨為黃土,紙上蕭蕭墨色新。」元 管道升 竹石圖 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元朝,是蒙古族統治。原有統治者宣揚的封建禮法制度,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元代女子,在某種程度上得到暫時的「解放」,能相對地活躍於社會。元代繪畫也發生極大的轉變,以畫寄托思想,尤其是墨竹畫。

詩書畫發展俱佳的管道升,離不開家庭生活的支持,尤其是她的父親。才貌雙全的她,實在太討父親的喜愛了。從小便由父親教導讀書識字,更被當做兒子培養。元 管道升 孝經卷 局部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女兒如此聰慧靈秀,父親對其婚姻大事自然「慎之又慎」。

元朝時代,女子的法定結婚年齡為十五歲。不過,管道升結婚的時候已經二十八歲了。以當時社會習俗來看,算是晚婚。

晚婚的緣由,大概是父親太過鐘愛女兒,非找一位佳婿方才放心。

名列「吳興八俊」的趙宋王孫趙孟頫,終於走進管道升父親的視野。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趙孟頫和管道升成婚。

婚後倆人琴瑟和鳴,相濡以沫。除了「柴米油鹽」,藝術上的切磋是他們的理想日常。元 趙孟頫 山水三段圖 附管道升 雙鉤竹圖 局部    上海博物館藏

在以「女子無才便是德」為主流的時代,那些能夠被父親偏愛的女孩無疑是幸運的。

走進古代女孩世界,我們看到了鮮活躍動的生命力,感知到了女孩獨特的優雅生命律動。

願所有女孩所期皆如願,在自己的時區,綻放美好!

參考資料:

《<嬌女詩>和魏晉風度》,王姣鋒

《漫談左思及其<嬌女詩>》,葉德顏

《論左思<嬌女詩>的開創性》,韓學慧

《宋代女子教育的內容和成就初探》,趙悅鳳

《女性生命的律動——李清照詞作生命意識探微》,梁國蘭

《韋應物的詩<送楊氏女> :歷史和文學的解讀》,賴瑞和

《元代女畫家管道升研究》,張麗

來源:博物館丨看展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