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弒母藏屍,母親跳樓救子:今生父子,前世冤家

張作霖

作者:林孤

張作霖離京返奉的那天,張學良送父親到火車站。

張作霖讓兒子自己過生日,說他出生那日請人算卦,算卦先生只批了八個字——「今生父子,前世冤家」。

張學良不屑地說,「爸,這您也信?」

父親告訴他,「天這個東西,你得敬畏。」

望著父親的背影,張學良知道,那個縱橫沙場意氣風發的張大帥,老了。

只是父子二人都未曾料想到的是,小六子生日這天的車站一別,竟然也成了父子倆此生所見的最後一面。

張作霖乘坐的專列經過瀋陽西郊皇姑屯車站附近時,被日本關東軍預埋炸藥炸毀,張作霖重傷而亡。

——有些父子心結,今生再也無解。

1

甲骨文裡的「家」字,是個會意字,上面的「宀」像個房屋,裡面有一隻豬(豕),表示「豕」生活在這個房子裡。

這個房屋無論再破再小,它都是我們永遠的避風港。

只是我們時常迷惑,外面的滔天巨浪,是怎麼攪翻風雲殺進了這個最後的避風港裡的。

3月17日,黑龍江哈爾濱。

巴彥縣通報當地發生一起「弒母藏屍」案。

15歲女孩劉某某與其母親莊某發生矛盾後,將其殺害並藏屍冷庫,三個月後父親發現遺體報警。

目前,劉某某已被刑拘。

15歲、弒母、藏屍、3個月、母女…

新聞報道讀來寥寥數語,仔細看完每一個字眼,都令人瑟瑟發抖。

各種網帖深度分析和知情人士相繼透露,最後給出來的「矛盾」糾葛,竟然只是因為女兒不想上學。

打人,是民事糾紛;殺人,是刑事案件;弒母,是人倫悲劇。

人性扭曲、道德淪喪、人倫巨變。

有人說這是中國式父子母女關係的悲劇。

——這話太片面。

人性,放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是一樣的。

2

2018年3月,日本滋賀縣。

河床上發現了一具被分割的無名女屍,只有軀幹尚在,而四肢和頭部都不見了。

這不是韓國犯罪電影拍攝,而是日本凶殺案現場。

最後警方調查發現,作案凶手竟然是被害人的親生女兒望美。

32歲的望美,被母親逼迫九年重考醫學院,3次離家出走均被強行帶回,最終忍無可忍弒母分屍。

弒母之後,望美在社交媒體上只留下了一句話:「我擊倒了怪物,這樣算是安心了。」

32歲、母女、逼考、怪物、弒母、分屍…

法律和道德的底線一再被擊穿,倫理和家庭的悲劇也已經刷新了觀眾的認知下限。

湖南益陽市沅江泗湖山鎮,一名12歲的小學六年級男生吳某康,持刀將自己的親生母親殺害在家中。

殺害母親的原因,只是男孩在家中抽菸,被母親發現後用皮帶抽打,男孩便心生怨恨,從廚房中拿出一把菜刀,砍向了母親,一共砍了20多刀…

四川大竹縣43歲的文星鎮居民陳某某,在家中被13歲的兒子袁某某持刀殺害;

山東青島即墨市,17歲少年用斧頭殺死了40多歲的母親;

北大高材生吳謝宇,網購刀具將母親殺害,作案後,吳謝宇謊稱母親出國陪同其交流學習,騙取親友錢款共計144萬元予以揮霍。

——而這些弒母的人倫悲劇案件裡,犯罪人給出的殺人原因竟然驚人的一致:「母親管教得太嚴苛了。」

教育內卷,蔓延至原生家庭裡的情感裂痕之中,見縫插針,隨時引爆。

「基因負責上膛,環境負責扣動扳機。」

真是人之初性本惡嗎?真是父子母女之間的關係,已經破碎到不可修復的境地了嗎?真是人性之惡已經殘酷到讓我們不忍直視了嗎?

「個體生命不同,但這世界善惡總量不變。每個人從出生就扮演各自的角色,有的是善,有的是惡。」

但我們是人,我們可以扮演惡,自然也就能夠扮演善。

3

黑龍江15歲少女弒母藏屍的同一天,媒體報道的另外一則新聞戳痛人心:

《六旬老母為小兒子籌款治病,跳樓「騙保」》。

「沒關係,媽媽一定會為你想辦法籌款」。

——「我媽用自己的命,去換取我老弟的治療費。」

而這故事結尾更悲慘的是什麼?

——老太太買的是短期保險,保單早已過期,「騙保」失敗…

但是悲劇最後的結尾,總算是等來了幸運女神的眷顧。

經媒體報道後,當地慈善基金會聯繫了醫院,協商之後,決定免費為老人的小兒子治療。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生遠。」

愛與恨、生與死、恩與怨、天堂和地獄,真的只在我們一念之間。

有弒母藏屍,就有割肝救父;有跳樓救子,就有家暴虐童。

只是當突破人倫底線的悲劇發生後,過分地探討誰對誰錯,真的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屠刀舉起之起,讓ta捨了心中的邪念,一切都還有轉機。

屠刀舉起之後,恩愛消失,只剩怨恨,心魔入腦,一切都是枉然。

 

4

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不需要。

恨一個人需要理由嗎?需要。

其實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為人子女時,多多少少和父母有些隔閡衝突;而在我們長大成人為人父母的時候,又和自己的子女有了矛盾爭執。

原生家庭裡的家教、溝通、情感需求、心理疏導、交流方式,一旦錯了位偏了航,久而久之,便是難以逾越的鴻溝。

而情緒極端怒火瞬間被點燃,就會演變成滅絕人性的彌天大罪。

孩子要自由,父母深知過度的自由只會帶來人生的荒廢,所以他們看重規劃和願景。

——「我是為你好」,「你是在給我戴緊箍咒」。

爭執起了衝突的時候,孩子愛分個對錯,大人喜歡權衡利弊,三年一代溝,20多年的思維差異,導致了「溝通」成了父子母女之間的一座天塹鴻溝。

以前我也不懂,自己也討厭過父母,後來諸多世事見得多了,便愈發覺得,人終究是高級的感性動物。

我們需要被愛。

——但這前提,是你得先付出愛。

你要先愛孩子,而後孩子才能愛你。

愛是擁抱,不是束縛。

自由是希望,而不是獨木橋的設定路線。

「我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呢,這一生都註定是個悲劇,既不能完成父輩的期許,又不能活成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然後渾渾噩噩過完這一生,臨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過怎樣的人生。」

如果命中注定,孩子不能成為父母期許的樣子,那就讓他走自己的路吧。

跌倒還是摔傷,都讓他自己走吧。

有些偏執的愛,可能永遠都只能是單向選擇。

「你不能理解我,我不怪你,但我依然愛你。就當上輩子,我欠你的吧。今生父子,前世冤家。老子認命。」

來源:公眾號:林孤先生(ID:lingu0314)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