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悲歌

傅冬菊

文:二大爺

1

1947年9月,蔣介石的幕僚,有「文膽」之稱的陳布雷在萬般糾結中給蔣寫了一封簡訊:女兒、女婿因「共黨嫌疑」自北平解抵南京,該當何罪,任憑發落,沒口無言。

陳布雷最小的女兒陳璉和父親很不相同,她早在1939年就已經成為地下黨。因為父親是蔣介石身邊紅人,她被組織看重,在抗戰中被送到重慶的讀書,其後又到北平潛伏。她和丈夫袁永熙一起,在北平的國民黨達官貴人的圈子內混跡,提供了很多的一手情報。被軍統盯上後,一度命在旦夕。這才有了陳布雷寫信向蔣求情的事情。

陳布雷作為典型的傳統文人,生性孤傲,一輩子都感激蔣的知遇之恩。這次自己打臉的求情,若不是萬般無奈,斷不會開口。蔣介石也沒有多說,網開一面,放過了陳璉夫妻。1948年11月,在國民黨全線的潰敗中,作為幕僚的陳布雷羞愧難當,在煎熬中用自殺做了了結。

1949年後,陳璉任共青團少年兒童部部長。但曾經的潛伏身分很快就成了噩夢的開始,夫妻倆雙雙接受審查。時任清華大學黨委第一書記的丈夫1956年被劃為右派,開除了黨籍和公職,下放勞改。在壓力下,陳璉被迫離婚。但厄運並未終結,文革開始後,她的家世沒有逃過審查,被批為叛徒。1967年11月,百口莫辯的陳璉在上海跳樓自殺。因為「畏罪自殺」,死後被開除了黨籍。

傅冬菊

2

1941年,在重慶南開中學讀書的年僅17歲的傅冬菊祕密加入了地下黨青年組織「號角社」。1946年夏天,傅冬菊從西南聯大畢業,在組織的安排下,來到天津大公報社擔任副刊編輯。她主要的任務,就是經常回北平「看望父親」——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

傅冬菊利用父親對自己的信任,親自竊取了大量軍事情報,通過設在天津黃家花園的「華北剿總」辦事處,祕傳給組織,喪失主動權的傅作義的軍事行動屢屢失敗,百思不得其解。

即便如此,在困局之中,華北戰場局勢並不明了。傅作義手下仍有多達60萬兵力,占據著華北主要城市據點。傅作為百戰之將,對於和談原本並不積極。如果作困獸之鬥,結局未可知。此間傅冬菊作為中間人,運作了大量私下遊說,徹底動搖了傅作義的決心,最終促成了投誠。傅作義自始至終都以為女兒只不過是受託的中間人,從未想到是地下黨。

此後,傅冬菊被安排在人民日報工作。在「文革」期間,傅冬菊也被當作「階級異己分子」給揪出來,並且受到了殘酷的批鬥,被帶上了「反黨」的帽子。她去找身為水利部部長的父親求情。而同樣被批鬥,甚至連親弟弟餓死在夾邊溝都無法拯救的傅作義極為冷淡,對她說:「從今往後,你不要再來了。」

晚年的傅冬菊生活窘迫,微薄的退休金幾乎讓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在房改中需要個人將公房買下來,而這象徵性的不多的錢,她都拿不出。她在2007因病去世前曾說,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親當年很多想法,但已經為時太晚。

顧聖嬰

顧高地出生於江蘇無錫一個望族世家,上海大同大學畢業後,投身革命參加北伐,曾任淞滬警備司令部少校兼19路軍蔡廷鍇將軍祕書、中校參謀,參加了淞滬抗戰;抗日戰爭中任國民黨軍委會國際問題研究所京滬區少將主任。在此期間,顧高地接受了潘漢年的策反,與上海地下黨組織建立聯繫,提供了許多情報,為掩護中共地下電臺的活動立下了汗馬功勞。

1955年,「潘漢年案」發酵,身分特殊的顧高地被株連逮捕,1958年被判刑20年,發配青海勞改。

顧高地有一子一女,女兒顧聖嬰從小學習音樂,在鋼琴方面天賦異稟,1954年年僅17歲就進入上海交響樂團擔任獨奏,1956年入中央音樂學院,後去莫斯科深造。顧聖嬰在1957年參加第六屆世界青年節鋼琴比賽就榮獲金質獎章,1958年又在日內瓦第十四屆國際音樂比賽獲女子鋼琴賽最高獎,1964年在比利時伊麗莎白王太後國際鋼琴比賽中折桂……可謂名震世界樂壇。可以說遠比後來享譽樂壇傅聰還要有成就,是極為罕見的天才型音樂家。

但這位醉心音樂、不諳政治的姑娘因為父親的牽連,備受折磨。母親失去了工作,弟弟罹患重病,家庭的重擔壓得這個姑娘難以喘息。文革中她被誣「裡通外國」,又因是「歷史反革命子女」,受盡迫害。1967年1月31日顧聖嬰在上海交響樂團批鬥會上慘遭羞辱,這個音樂聖女再也無以支撐,當年回家後母親弟弟商量後,全家開煤氣平靜自殺。年僅29歲。

1975年顧高地被釋放後才得知家庭的悲劇。但他領到的家人的骨灰盒全是空的,屍骨無存。晚年孤苦伶仃的他養了三隻貓,在女兒留下的鋼琴聲中鬱鬱而終。

更多閱讀

傅冬菊,平津戰役中最有價值的特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