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聽證會的鬧劇

川普

文:梁惠王

指鹿為馬這個成語,幾乎沒有一個中國人不知道。其實了解中國典籍的人都知道,趙高指鹿為馬,並沒有我們今天想象的那麼離譜。因為在《韓非子》裡說過,有一種很好的馬,是長得非常像鹿的,一匹可以賣一千斤黃金。趙高這人壞是壞,但人家也是秦代最有才華的大才子,編過字典。能跟他匹敵的只有李斯。李斯也是個壞人,也很有才華,也編過字典。當然,為甚麼秦朝最有才華的這兩個都是壞人?大概因為好人都被幹掉了,只能提拔壞人裡面出類拔萃的了。

這是中國歷史的悲劇,也成為歷代聰明君主的炯戒:千萬要提防指鹿為馬的小人。但我沒想到,在美國也出現了這一幕。

自從川普被作弊搞掉後,美國左派和共和黨建制派心有餘悸,生怕川普再次參選,那樣的話,就不得不在全世界面前再上演一次半夜水管暴露,幾個州同時停止計票的鬧劇。另外到時如果疫情全部消失了,郵寄選票也沒有借口。怎麼辦?當然,實在不行,作弊還是要做,不管搞出多大動靜都要作,但如果能不作而勝,無疑最佳,

唯一的辦法,只能是阻止川普參選。如何阻止呢,用數不清的官司纏住他,用各種手段抹黑他,恐嚇他。

一個臨時拼湊的所謂1月6號暴亂聽證會搞了十幾天,收視率不佳,左派自己的觀眾都昏昏欲睡。左派不得已,放大招了。昨天不知許諾了甚麼條件,找到了一位前白宮女助理作證,說1月6號那天,川普命令司機開車去國會,他要親自領導「暴亂」,司機不聽,川普突然跳起來,要搶奪司機的方向盤。

這段證詞聽得我目瞪口獃又倒吸涼氣:你還是低估了左派的無恥。

當日,川普的特勤主管恩格爾和總統轎車司機都立刻聲稱,說願意到國會宣誓作證,根本沒有甚麼搶奪方向盤的事。該女當天並不在汽車上,她怎麼知道川普搶了方向盤?她也很狡猾,說是聽白宮副幕僚長奧納說的,但奧納托說:「我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也就是說,你要控告我偽證罪,也做不到。我是聽說的,聽說的不犯罪。

可是指控人是不能靠道聽途說的。推上很多人都說,這女的是不是沒坐過豪華轎車,以為川普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能隨時搶方向盤呢。再說川普一個七十四歲的老人,有那麼好的身手?搶方向盤可能導致車禍,川普難道想自殺?

搶方向盤這種鬧劇,能在美國最高立法殿堂堂而皇之地表演,只能證明一點:左派掌權者知道大部分民眾都是傻逼,美國也不例外。你少數人不信,自有多數人信:討厭我們左派的民眾不信,喜歡我們左派的民眾會信。即使喜歡我們的民眾有一定的智商,心裡不信,但囿於自己強烈的黨派好惡,也願意奔走相告,幫我們傳播,同時很敬佩自己的主子:這麼荒唐的指鹿為馬,卻可以在國會以以一種極為嚴肅的風格,堂而皇之地向全世界公開展示,我們的主子該有多大的能量?跟著這樣的主子,這輩子不用愁了。即便是那些反對牠們的保守派民眾,也會灰心失望,心想:算了,真的搞不過牠們,我們還是聽天由命,混吃等死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