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方艙醫院,既不是「人類創舉」,也不神奇

方艙醫院

在之前國內抗疫新聞的頻繁報道中,大家對「方艙醫院」耳熟能詳了。武漢「方艙醫院」還被認為是中國甚至人類的創舉。現在隨著國外疫情的加重,按國內的報道習慣,各國又開始學習「參考中國經驗」,建設「方艙醫院」了。

像下面這樣:

實際情況呢?其實這就是一種通行的傳染病集中隔離方法而已。發生傳染病大疫情後進行隔離收治,國際上早就在這樣做了,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時候,就建立了類似的集中隔離區。如果這種集中隔離治療算方艙醫院的話,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應該是最早使用方艙醫院的了,這創舉應該屬於西班牙。當然,現在的技術手段和物質條件肯定比當年要好多了,但概念做法原則是一樣的。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集中隔離治療

準確來說,方艙醫院是一種模塊化的移動式醫院系統,特點是將各種治療設備裝置於方艙中,因為有個可移動的「艙」,所以才叫方艙嘛。最早的方艙醫院,是美軍在1960年代就開始創建的,該系統採用方艙、可擴展帳篷、充氣帳篷相結合的組合方式,可組成不同規模的野戰醫院。

20世紀80年代以後,英、德、法等國家研製出了採用越野汽車底盤載運的拖車或半掛拖車式組合系統。基本形式是方艙、帳篷,包括幾十張床位、重症監護室、手術室、臨床化驗室、X線室、藥房、滅菌物品中心供應室、膳食配製室、水電供應和行政管理室等;現代的方艙醫院還增加了數字化信息化設備。現代的方艙醫院設備水平都比較齊全,有CT方艙等多科的醫療單元,數字化程度也高。在中國汶川地震時候,意大利就捐助了一套完整的方艙醫院。國內90年代初也開始研發類似的方艙醫院。這種形式,在後來玉樹地震等救災中都用過。

真正的方艙醫院

3月初,疫情最為嚴重的歐洲國家意大利,一天就搭建成了他們的第一批方艙醫院。他們是用充氣帳篷臨時搭設而成「方艙醫院」,在帳篷內引入各種治療設備後,這些臨時醫院便可交付使用。這些帳篷具備一定的保溫功能,內部還設有用電插座,一般一個帳篷內可以容納4個病人同時隔離,醫護人員出入帳篷前都會進行消毒工作。

意大利一天之內搭建的方艙醫院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爆發的時候,也用了這種形式的隔離治療,或者說「方艙醫院」。可見方艙醫院已在很多方面應用了,武漢這次大規模疫情正好又用上了,並不是這次才創造出來,更談不上什麼人類創舉。後來其他國家也紛紛搭建了自己的「方艙醫院」集中治療區。

集中隔離治療,是針對大規模傳染病的通行做法,武漢這次應該說是採用了對傳染病的通行方法,借鑑方艙醫院的方式,把各個單元快速在體育場會展中心裡搭建了起來,只不過是室內,所以不必用方艙帳篷的形式。但把這個說成是自己的首創,甚至在新聞中說別的國家是在學習自己的經驗搭建方艙醫院,實在是一種非常浮誇的做法。

比如下面這些報道:

方艙醫院不神奇,它只是一種醫療硬件系統,各國也早就用於很多方面的救災了。神奇的倒是誕生了一首《方艙醫院真神奇》之歌,把一個小男孩化上僵硬誇張的妝容,笑嘻嘻的唱「笑語傳遍九大州」。「方艙醫院」裡最重要的是嚴謹的治療,而不是醫生護士多才多藝的獻技,不是「各領病人來一曲」。

疫情還未結束,武漢還有幾千重症,有些人就迫不及待的笑語歌頌了。真不知什麼樣的價值觀和審美觀,才能在這時候創造出這樣的作品。而對於疫情的報道,還希望實事求是,去讚揚那些真正該稱讚的。如果把這個再說成是人類的創舉,才是對提出和實施這個想法的專家和醫務工作者的不尊重,更是貶低了國人的智商。

要說神奇,把一種早就在應用的集中隔離治療方案,美化為自己做出的人類創舉,恐怕才是神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