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一張著名的照片:蔣介石與圍困他的大學生們

文: 董文正  

有一張照片非常著名,講的是蔣介石九一八事變之後被各地大學生請願示威團隊要求對日開戰的事情,當時蔣介石被學生圍困,中央社拍下了這張著名的照片而廣為人知。

然後這張照片流傳至今,被人編成一個段子。

其大意稱:「 1931年9月底,上海復旦、光華等各大學學生5千人至京請願,敦促政府出兵抗日。蔣介石接見了請願學生,提出了兩個辦法由學生們自己選擇,一是返回學校安心讀書;二是去南京孝陵衛新兵訓練處報到,正式入伍當兵,參加抗日。蔣介石訓話完畢,眾人皆領受而回,無一人去新兵訓練處從軍。」

一、1931年9月29日,蔣介石確實對學生講了一段類似的話

據蔣檔《事略稿本》,1931年9月29日,蔣介石接見自上海前來請願的學生五千餘人。蔣發言長達1小時有餘,其中確有一段類似的話:

「 諸位忍餓耐寒,吹風淋雨,以愛國血誠,來此請願,足見人心不死,前途實有絕大希望,並使本席增加十二分勇氣與力量。殊足欣慰。……政府同人正日夕積極工作對外之一切準備,決不放棄責任,為將來國家之罪人。本席亦抱定與國民共同生死之決心,以不負人民之信託。至諸位青年,在此時期,正宜刻勵沉著,鍛煉修養。多虛耗一分光陰,即損失一分學業,國家即減少一分力量。政府同人,為諸位不斷的請願,不無分去若干時間與精神,以致影響於一切政治與外交之籌劃。而敵人反得有擾我之餘地。且恐轉貽反革命派以利用之機會。今日到京同志,如願從軍效國,即可編入義勇軍,受軍事訓練。現已在孝陵衛籌備可容五千人之營房。如願回校求學,即於今晚離京,仍有原車運送。」

二、官方調查學生行踪的報告,未提及有學生往孝陵衛參加義勇軍

蔣介石這番訓話之後,學生們作何反應呢?國民黨中央訓練部呂奎文、李北昆、王滌文、韓立德等人,曾奉命調查、追踪這批上海來京請願學生的一舉一動。 9月30日,即蔣介石訓話次日,李北昆、呂奎文二人遞交了一份調查報告。內稱:

「 各校學生組織嚴密,紀律極佳,毫無渙散喧擾情形。……蔣主席在軍校大禮堂召集全體學生訓話,詞極誠懇,並提出辦法兩種,即各校學生願回滬者當晚即須離京,不願回滬者即赴孝陵衛加入義勇軍受軍事訓練。其訓詞詳見卅日報載。……惟以訓話時之鼓掌及呼口號時之喧呼細察之,見各校學生態度,似當有認為結果不圓滿者。訓話畢,由軍校招待晚膳,乃復旦、暨南及同德三校學生竟不食而走,時已下午五時,職等以枵腹終日,乃往就餐。餐畢復往軍校調查,則各校學生正紛紛赴國府車站,準備回滬。職等在站見各生均有不滿之意。惟復旦、暨南、同德三校尚未離京。據調查結果,該校學生關於返滬問題須俟當晚會議方可決定。詳情如何,俟今日調查後再行續報。」

該報告無一字提及有學生前往孝陵衛參加「 義勇軍」。

10月1日,王滌文、韓立德二人也提供了一份追踪報告。內稱:

「 職等……在該校(中央大學)確實調查,計當晚(9月29日)回滬者有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同德醫學等學校,預定次晨(9月30日)返滬者有復旦大學、暨南大學、中法工學院等校。職等見當時秩序尚佳,且預定當晚回滬者業經動身,當無其他變故,乃復至中央軍校等處調查。結果並無學生駐留該校,乃即返部。今晨(10月1日)復至中央大學調查,確悉預計昨晨返滬各校業已全體離京。」

該報告也無一字提及有學生前往孝陵衛參加「 義勇軍」。

另一種說法是照片拍攝時間不是當年九月底,而是拍攝於當年十二月五日,首都南京的國立中央大學教學樓門口,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與南下抗日示威請願團學生直接面對面談話( met directly and personally with the protesters),解釋蔣一貫的「 攘外必先安內」國策之重要性,則國家乃有獨立之望,民族乃有自由之日雲。

十二月五日 

連日接見南京、上海、北平各地大中學校請願學生,切囑學生擁護中央,實現統一,各盡其職,勿越法紀。蓋各地學生以日軍在東北繼續擴大侵略,慘殺我無辜同胞,並謠傳有「在錦州設立緩衝區」及「由中、日直接交涉」之說,激於義憤,紛紛請願對日宣戰,而XX及反動派復從中構煽,以致學生言動逾恆,公不得不為之剴切開示也。

摘自《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

查蔣介石日記,九一八之後蔣和學生對話之日記,簡略如下:

9月29日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會客,批閱,下午與上海各大學生五千人訓話約一時餘,皆領受而回,此乃一最好現象。青年愛國守法,接受痛訓,是難得之寶也。

11月17日 晴陰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大會,對請願學生講話,火氣過甚,修養不足之故,幸未肇事。青年尚能知感也。下午到湯山休息,愛妻不能同行,可惜。夫婦未得時時同住,是人生一切不幸之由也。晚與各同志談話,餘決心帶兵北上抗日,表示對內退讓之決心,又欲使本黨挽救,對民眾之信仰,非使代表放棄選舉競爭,誠意與粵方合作,一致對外不可,故屬真如赴滬,請汪來京主持也。

11月23日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今日大會閉幕致詞,對杭州來京請願學生一千七百人訓話,以諸葛孔明出師表與岳武穆精忠報國自況。聞者動容。

(大會即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12日開幕)

11月26日 陰雨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悲慘未有如此刻之甚者也。危難愁困之時而得見至愛,更覺悲酸。上午會客與上海中學生談話,講演後到黨部開臨時第一次執監委會。下午會客,學生千餘人在國府強守不走,必欲餘親書誓師詞,國民程度至此,殊為國家危也。

11月30日 晴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軍校及國府紀念週,手書訓詞,為顧維鈞就職也。對上海工人代表及北平國民大學生分頭訓話,可惜而最可痛者,乃一般盲從幼稚之青年,令之安心求學以盡救國之道,則不聽,煽以浮躁曠廢則樂從,國無紀律,人無道義,此國事之所以亂,胡汪孫肉不足食矣。

12月2日 陰雨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政治會議,又見北平燕京大學生與徐州中學生,無理處惱,殊可憐。

12月4日 晴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會客,批閱,北平大學生示威團來京示威,殊為可嘆,不向敵國示威而向政府示威,以中國之所被辱也。設法制止之。下午,對北平各校代表及各處大學生兩次長時間訓話,皆能領會了解,可知公道自在人心,國危尚可挽救也。此次失敗之原,在於對老奸嚴拒,所以唐紹儀、陳友仁、伍朝樞等外交派不恤賣國倒蔣,此其一。其次,對於學者及智識階級太不接近,各地黨部成為各地學者之敵,所以學生運動全為反動派操縱,而黨部毫無作用且有害之,此其二。又政治與黨務人才缺乏,根本上乾部無一得力之人。季陶雖弱,但能共同奮鬥,此外竟無為公為友之人矣。

12月5日 晴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會客,批閱,看陸軍革新之方針。下午北平大學示威團在京暴動,毆辱警軍,乃即拘捕百餘人。惟禁止軍警開槍,而中央大學與金陵大學生亦圍困衛戍司令部與外交部,至天晚,漸漸散去。

12月6日 雨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三元巷禮拜,回家休息,會客,北大示威團尚未肯回去,餘乃決心護送其回平,又北平濟南各處學生皆在車站登車,因之南北交通阻礙,上海反動派亦趁機攻擊政府。

12月7日 雨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軍校國府紀念週,與武漢大學及首都抗日會學生訓話,青年之無智無禮,殊為民族寒心也。

12月12日 晴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會客,研究進退問題,石曾甚以真如言行為可疑,而不知真如之愚誠也。以愚者未有不自作聰明,故人疑其為偽姦也。正午與濟南三千餘學生在國府訓話,幾受侮辱,餘挺身和解,至少四分三以上之學生能受理解感化,而極少數之反動學生亦無可奈何也。在寒天立談二時有餘,談畢始覺天寒時久也。

12月14日 晴 雪恥。人定勝天。立志養氣,立品修行。

上午到軍校講演,到國府批閱及紀念週,會客,對請願學生代表解釋一一,青年有理性者居多數,而少數敗類橫行無忌,毫無禮義,殊為國家悲痛也。

以上四張照片都來自中央社:

蔣主席向在四中全會請願學生訓話(0001─0004)蔣主席接見全國各地到南京請願的學生代表,說明政府對於九一八事變的立場(國際社)。

中央社典藏 二十三年一月二十日

IDNO: A10020000000 (A10020000000000400)

拍攝時間 Date Created:1934/1/20

所以再看拍攝照片的日期,你會感覺這怎麼又是1934年的事情?這幾張照片實際上還是1931年所拍攝,四中全會即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時間為當年的11月12到11月23日,則最有可能的是大會閉幕之時,蔣介石以諸葛亮北伐和岳飛抗金自況來說明國民政府以及他個人堅定的抗日決心。

來源          東甌故人董文正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