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為法輪功正名

法輪功

江澤民過世引發對他的評價,比較習近平之治下的中國現狀,坊間不少人看好江澤民時期。本文無意評價習江二人,指想依據筆者的直接調查,指出江澤民治下直至今日,法輪功的真實狀況。

中共繼鎮壓「中功」之後,鎮壓了「法輪功」。這些是民間氣功修煉團體,以恪守仁愛、寬恕等普世價值和氣功修煉修心健身,修煉者大都底層庶民。在中國百姓看病難的情況下,這是利國益民的善舉。然而當局不允許任何聚眾行為,哪怕是傳統氣功修煉也不行。

中國在九十年代氣功熱時期,法輪功成員多達七千萬至一億,風靡大陸,是佛教之外第二大信仰群體。這種情況起於法輪功創辦人和首領李洪志的出山和地方機構的推動。自1992年起李洪志受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邀請,在中國大陸各地辦班傳法兩年,信眾日增,漸成氣候。他本人多次獲官方相關機構表彰,其著述《轉法輪》論述法輪功基本宇宙觀、道德體系,強調真善忍價值,1996年名列「北京市十大暢銷書」。

除了人數眾多,法輪功的價值以及信仰與中共無神論迥異,當局日感威脅,從1996年開始暗中實時監控。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修煉者靜坐中南海外,抗議三年來當局的持續打壓。當日,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與學員會面,聽取事情經過,被逮捕者獲釋,民間歡欣鼓舞。法輪功學員安靜撤離,人去後的街面整潔幹淨,無紙屑垃圾。據說此情令江澤民政府極為不安:組織起來的民眾,在靜坐中顯示了無聲的文明力量。江澤民稱:法輪功修煉者對政府構成威脅。中國公安部遂在三個月後下達通緝令,取締法輪功,打開了無數中國政治冤案中又一起特大冤案之門。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南海現場情景。

此後,中國當局宣傳機器開足馬力制造謠言,從天安門自焚案,到修煉者行為方式,以謊言掩蓋真相,同時封殺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聲音。法輪功學員各地被抓捕,獄中受盡折磨,駭人聽聞的酷刑待遇令人發指。據悉,中國最初的非法活摘人體器官始於對法輪功囚徒的迫害。

法輪功逐漸內轉地下,擴展於外。並開始了經年不休的「講真相」活動。這個單純的氣功修煉團體,由此逐漸轉為中共最大的政治反對派團體。最初不關心政治、只為健體強身的學員們,從自身權利被剝奪、受迫害的經历中翻然夢醒:舉一反三,開始研究中共历史,關心中國命運,走上街頭,走進社會,走進國會,成為堅定的反對共產主義和極權制度的中堅力量。

他們辦媒體最初是為了宣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後來發展成為海外華人最大的媒體集團:漢語廣播、電視、報紙、雜志,出版一應俱全,也發行英文報紙,並擁有相當大量的英文受眾。香港變色,媒體機構人員大量逃離,法輪功在香港的《大紀元》印刷廠遭遇紅色歹徒襲擊破壞,堅持到最後一分鐘才撤離。新唐人、大紀元等在海外華人媒體中閱讀收視率名列前茅。這個群體因為有道德自覺,淡利綠去浮名,因而能潛心做事,團結一心,經得起失敗,逐漸成熟,並日益在傳播領域走向專業化。著名的《九評共產黨》是法輪功成員寫的,一些啓蒙記錄片是他們做的,很多翻牆出來咒罵法輪功者,使用的翻牆軟體是他們開發的……法輪功的發展历程證明,信仰使人百折不撓,百折不撓事方可成。

我接觸過許多法輪功學員,他們大都善良謙和單純,相互之間產生矛盾努力「向內找」,修煉克己複禮的心性。針對鋪天蓋地、言之鑿鑿的官方關於法輪功的言辭,我採訪、質詢過他們一些人的親身經历,了解他們中不少個案;我參與過他們的法會和家庭小組修煉會以及工作會議,了解過他們的修煉氣氛和工作狀態;我甚至修煉過法輪功(前四套功法),對其功力不乏體會。在他們的媒體創辦初期,我還曾受邀為他們的講解新聞專業知識,培訓他們的記者。這些零距離的接觸,使我確信,法輪功是一個中國氣功與信仰的修煉團體,江澤民當局「601辦公室」以「邪教」和「封建迷信」誣陷法輪功並實施取締,是一起政府政治迫害行為。

如今,「輪子」一詞成為衊視、羞辱、貶低法輪功及其學員的流行用語,這不啻是中共宣傳洗腦又一成功範例,充分說明,標榜獨立思考易,真正做到難。中共治下,謊言陷阱比比皆是,掉進去還挺有從眾優越感。不做獨立調查,不直接接觸和觀察,掉進人雲亦雲的謊言坑裡,易如反掌。

人無完人,見解各異,本文主旨與法輪功的各類觀點無關,是要陳明一個事實:法輪功當年是被中共鎮壓的民間弱勢群體;如今是中國文明的中堅力量之一——至少現在是。

記於2022年12月1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