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造「證據」懲罰「惡人」,可以嗎?

偽造「證據」懲罰「惡人」,可以嗎?

文:Fabian Llou

你知道一個人犯罪,但是苦於沒有證據,如果你可以捏造一個「證據」將其繩之以法,你會這麼做嗎?

我們可以看看周星馳的電影《九品芝麻官》

1

劇情大家都很熟悉,我先說結論。《九品芝麻官》中常威一夥人通過收買恐嚇等方式讓大家通過作偽證證明殺人犯常威無罪。

事實上常威一夥成功地讓大家作偽證,證明常威無罪,而殺人者是死者的妻子。

我們敬愛的包龍星包大人自然非常痛恨這種作偽證的行為,於是他同樣通過死亡威脅的方法讓一眾人就範。

2

但是,包龍星一系列操作只能證明案子另有隱情,卻無法將凶手常威繩之以法。

這時候包龍星在萬般無奈之下使出了絕招——作偽證

包龍星試圖通過滴血認親的方式證明常威是凶手(常威那夜強姦了死者妻子,那麼死者妻子肚子裡的孩子有可能是常威的種)。

然而,包龍星以狸貓換太子的手段將死者妻子的孩子掉包成常威的孩子,那麼血液相融的時候,常威瞬間崩潰,講出了那一晚的故事。

我們姑且不論滴血認親符不符合科學,就這種偽證觀念而言,已經體現了一種價值觀。

事實上,我從小到大和許多人一起看過這部電影,遺憾的是,從來沒有質疑過這種做法。

更多的時候,大家在包龍星想出這條「妙計」的時候紛紛讚揚包大人足智多謀,同時也為電影在最後一刻「正義」得到伸張而大呼過癮。

3

非常遺憾,很多年來,我也一直為這個大團圓的結局大呼過癮。但是,周星馳支持這種做法嗎?

我們都知道周星爺同學一向以無厘頭著稱,他雖然這麼操作,但不一定支持這種做法。

星爺說過:我明明演的都是悲劇,不知道為什麼你們都認為是喜劇?

對於《九品芝麻官》,這也是最好的註腳。電影在大團圓的背後,依舊釋放出了一些信息:包龍星翻案只是個案,這種作偽證風氣的根源並沒有消除,那麼這種冤案也不會漸少。於是包龍星選擇急流勇退,不再趟官場的渾水。這就足以證明電影在最終對這個世界失去了信心,從而拂袖而去,一場清官夢也畫上了句號。

4

如果你們還不能明白這種反思,我再舉一部電視劇的例子,也能證明這種思路。

這部《刑警2010》中的主角石東升(黃日華飾)是一個嫉惡如仇的警長,有一次在偵察過程中發現一個非常可以的嫌疑犯,只是一直苦於沒有證據將之繩之以法。

於是石東升偷偷地拿了嫌犯的手錶,故意製造嫌犯在場的證據。

沒有冤枉,沒有誣陷。只是通過偽造證據將嫌犯繩之以法,有錯嗎?他的搭檔米安定(苗僑偉飾)認為有,且有很大的問題。

當初,我們都陷於《九品芝麻官》那種思維當中,我也對米安定的憤怒非常不解,為什麼明明能懲罰凶手,通過製造證據的方式逮捕,有什麼不可以呢?

這也是讓我深入思考偽證觀念的契機。

5

《聖經》說: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九品芝麻官》通篇都是講訴一個關於偽證的故事,也許會有辯證法大師來抬槓說:常威一夥的人作偽證是為了害人,而包龍星作偽證不僅是為了伸張正義,也是為了救人了啊!

我們能不能一分為二的看問題?

不能!絕對不能!為什麼不能作偽證?那是因為人身上都有罪性,一旦這種罪性被激活,就會迸發出極其邪惡的力量,正如《刑警2010》中的石東升一樣,最後竟然落得個戕害同事的悲慘下場。作偽證就像同魔鬼做交易,你貌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會失去更多。

我們再回頭看《九品芝麻官》,包龍星難道是一貫這么正氣凌然,剛正不阿的嗎?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當常威的案件一發生,方唐鏡立即代表常家送上大把銀子。

包龍星在此後的表現非常掙扎,他的內心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用我們的話說就是上帝通過特殊的方式保守了他,使他免於在金錢面前墮落。

這種方式就是徹底的逼迫。

包龍星在金錢面前其實相當軟弱,只是他還沒有機會表現出軟弱,常家就送出了臨門一腳。

第二天,當包龍星在銀子堆裡睡醒之時,常家早就通過各種偽證證明了包龍星是個虛偽不堪的貪官,此刻,上帝保守了他,上帝鞭笞了他。

正是人的貪婪和軟弱使得世間萬物都可交易,你清廉正直,剛正不阿?不過是籌碼不夠大而已。如果沒有上帝賜下的這條誡命,我們終究會將所有的東西——包括靈魂——一一擺上,任由魔鬼炙烤。

可見,《九品芝麻官》是一部徹頭徹尾的悲劇,我們或許仍舊沒有看懂。而《九品芝麻官》也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人性之惡,也從側面印證了如果世間沒有神的旨意,這個世界究竟會墮落到什麼程度。

恐怕只會墮落到謳歌清官,等待人間救主的地步。而這一切過後,又是一場偽證遍地的輪迴。

於是,當包龍星發現原來只有通過作偽證的方式才能和這些老幫菜玩耍的時候,他就果斷拂袖而去,免得沉淪其中。

来源:雪夜出門未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