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落的馬雲

馬雲

文:此間飛 

沒人能想到,馬雲墜落的速度會這麼快。

如果說一個月前螞蟻暫緩上市,是對馬雲的一番敲打的話,那麼現在,馬雲則接受一個不斷挨錘的過程,不僅官方在錘,市場在錘,許多網民也在錘,一錘又一錘,錘在馬雲瘦小的身體裡,也錘在馬雲龐大的金融帝國上。

出生曲藝世家的馬雲,長期佔據中國首富位置的馬雲,製造了無數激情澎湃的金句的馬雲,恐怕有生以來從來沒有經歷如此的至暗時刻。唯一確定的就是不確定,而不確定性才是最讓人心驚肉跳。

這或許也是一種中國特色。飛得越高,常常摔得越狠,而且起飛的速度與降落的速度正相關。馬雲肯定是中國經濟史上的一個奇蹟,他用了10年的時間就建立起了輻射全國的帝國大廈,俘獲了至少一半的中國女性,但讓這個大廈的根基搖搖欲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時代的大潮中,人心最重要。這座大廈或許並不會轟然倒塌,但螞蟻們的細語,早已讓馬雲信用破產,這個方向勢不可擋,無人可以逆轉。

這讓我想起2005年,成功學大師陳安之在央視《對話》節目中批評馬雲:馬雲很自信,但自信不等於自大。 15年後,陳安之成功學早已破產,但這句話卻最終被時間所證明。

最懂馬雲的不是他的膜拜者,而是他的對手,江湖騙子往往有著對人性和社會最深刻的洞察。

一向高調的馬老師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公共場合了,但關於他的消息,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密集一些。哥不在江湖,但江湖總有哥的傳說,這從來不是一件好事。

梳理一下時間線:

約談之後沒幾天,11月10日,國家市場管理局就出台了中國互聯網史上最重量級的法案:《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僅僅是一個尚未生效的徵求意見稿,便足以讓阿里巴巴地動山搖:

當天但大跌超過5%。第二天更狠,暴跌近10%。兩天跌去14%,市值蒸發近8000億。錢對馬雲來說,從來都不是事,可怕的是,同時暴跌的,還是一直堅挺的信心。某種意義上說,這個徵求意見稿未必不是一種試探,掂量一下這些互聯網巨獸們究竟擁有多大的民意基礎。

人心渙散處,便是手起刀落時。 12月14日,阿里再遭到重擊: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分別處以50萬元人民幣罰款的頂格處罰。

50萬元的罰款雖然微不足道,但釋放的信號卻足夠響亮刺耳:當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倒下,誰都知道接下來將會地動山搖,馬雲也知道。

12月18日,螞蟻集團宣布,根據監管部門對於互聯存款行業的規範要求,目前螞蟻平台上的互聯網存款產品均已下架。螞蟻同時表示,認真落實監管相關規範和要求,用科技手段更好地支持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

眾所周知,互聯網金融已經是阿里的支柱產業,從估值2600多億的螞蟻金服暫緩上市,再到存款產品的全部下架,意味著阿里和馬雲都已經站在最危險的邊緣。

在權力的遊戲中,幹掉終極大BOSS夜鬼的,是最嬌小的二丫。讓阿里這個用金錢堆積起來的巨型怪獸倒下的,也恰恰是最底層最無力的窮人。當馬雲高調宣布入局社區團購,試圖搶占賣菜老阿姨的地盤時,他等於撕掉了最後一條底褲,最後一點體面。

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馬雲,終於為他的知識盲區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對錢無感的馬雲,就像勇猛的城管一樣,他們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還有6億中國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他們與位於杭州的螞蟻總部裡的那些盼望著一夜暴富的年輕人生活在冰火兩個世界,他們中的很多人為了生存,做著在馬雲看來毫無價值甚至很可笑的工作。

你可以看不起窮人,嘲笑他們的勞作原始落後,鄙視他們的勞動效率低下,你有一萬個理由淘汰這種落後產能,建立更先進的商業模式,但你不能真的對他們舉起屠刀,斬斷這個社會最脆弱的神經。

所有落後的、低效的東西都應該被淘汰,唯有落後的人不能。

這是馬雲做出的最愚蠢的決策,沒有之一。他把自己放在了所有人的對立面。那個勇敢屠龍的少年,那個敢於與權勢正面對抗的商業領袖,終於變成了惡龍,面無表情地凝望深淵。這源於他天生的自信,也源於金錢帶給他的偏執和狂放。我相信馬雲並無惡意,他只是想以他的方式改造這個世界而已。

所有的美好背後都有陰暗與醜陋,所有的偉大背後都有猥瑣和卑劣。

誰也不能否認馬雲有著遠超常人的商業頭腦。他推動了互聯網經濟的高速發展,深刻地改變了無數中國人的生活習慣。但是也要看到,馬雲的成功,並不是因為他有天縱的奇才,雄辯的口條,而只是因為他站在風口。

馬雲

這個風口,說起來有些心酸,既不是互聯網,也不是大數據,而是這一代從艱苦歲月中走出,自己省吃儉用卻很捨得給孩子花錢的父母,是他們撐起了馬雲的金錢帝國。

花唄借唄的主力軍是90後和00後,他們生長在相對優越的家庭,還未進入社會就遇到了消費主義時代的來臨,他們對消費沒有任何痛感,盡情地享受著超前消費的快樂。他們的父母經歷貧窮和困頓,普遍有一種「 一切都為了孩子」的心態,心甘情願地為孩子買單。如果父母沒有支付能力,那麼他們大概率就會成為「 賣腎青年」。

馬雲精準地抓住了這次機遇,並通過巨大的流量將之無限放大。他一邊給年輕人洗腦,一邊抽他們父母的血。這段話我說過,請允許我再說一遍:

這些傻X青年親切地叫著「 馬雲爸爸」,卻對他們的父母日漸疏離,除「 打錢」,再無多話。他們永遠不知道,他們的父母看著養老錢不斷縮水而抱頭長嘆的時候,馬雲爸爸正在與趙薇品著紅酒,與王菲唱卡拉OK。

馬雲可能也想不到,喊他「 爸爸」的那些傻X青年,他們的親生父母,也許就是被他驅趕的賣菜老阿姨,老伯伯。

沒有發達國家的健全法治、良好的信用體系和人民的普遍富裕,但是馬雲們的財富卻不斷地世界接軌,不是因為他們更聰明更有遠見,而是因為他們更無情,他們不僅敢賺小學生的錢,還敢透支下一代人的錢。

天下苦花唄久矣。總有一天我們會發現,資本的瘋狂擴張,讓這個社會像一個巨大的蛋殼,不斷地會有人從上面墜落。

來源       此地無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