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名媛為什麼非死不可

文:余少鐳  

荊棘嶺久旱逢甘露,天朝上國的御弟哥哥即將駕臨,怎麼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實現階層躍升,是擺在荊棘嶺群妖面前的嚴峻挑戰。

本來,在深山野嶺中吟風弄月,小日子也算滋潤。問題是,荊棘嶺雖曾被定為西牛賀洲首批四大名山,但幾百年過去,會吹不如黃風嶺,財富不如平頂山,實力不如獅駝嶺,幾乎淪落到跟名不見經傳的十八線山頭白虎嶺同等地步。

而且,妖就是妖,而且是草根之妖,身居鳥不拉屎的蠻荒之地,最嚮往的,當然是金碧輝煌的天庭,再不濟,人間一線城市長安,也是它們擠破頭也想棲居的地方。

可是,荊棘嶺群妖平時除了裝裝人樣,既沒神通,也沒背景。

沒神通,就不能通神;沒背景,再怎麼修煉,都無法爭取天庭編制,更別提參加蟠桃宴什麼的。

怎麼辦?

現在機會來了。

唐僧,西天佛國內定的接班人,東土大唐皇帝的契弟,能得到他的青睞,無異於拿到一步登天的通行證。

哪怕讓他留下墨寶,甚至一點小手信,那也有利於提高荊棘嶺的知名度,在四大名山中揚眉吐氣。

為此,老謀深算的松樹精十八公、柏樹精孤直公、檜樹精凌空子、竹子精拂雲叟,聯合年輕貌美的杏仙,專門召開了研討會,商量如何充分利用唐僧這一次過山。

會議最後決定,四個老樹精負責聊上層建築,展示理論深度;杏仙扮名媛,負責顏值和秀才藝,就不信留不住他。

只是這麼一個會議決定,就讓荊棘嶺群妖顯得與眾不同,至少在文化上,比西遊路上其他妖怪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特別是杏仙,在女妖中立馬就鶴立雞群起來。你想,白骨精也好,蝎子精也好,還有什麼老鼠精、蜘蛛精,要不扮可憐村姑搏同情,要不扮強勢禦姐硬上弓,一個字:土。

怎麼能跟扮名媛比。

決策出台,口徑統一,我們來看看實施效果如何。

第六十四回,取經團隊踏上荊棘嶺,走到一座古廟前,松樹精十八公變成土地,以請吃飯為名,趁著仨保鏢不備,化一陣陰風,就把唐僧攝到他們的老巢,然後一語為唐僧壓驚:

「聖僧休怕,我等不是歹人,乃荊棘嶺十八公是也。因風清月霽之宵,特請你來會友談詩,消遣情懷故耳。」

文縐縐,彬彬有禮,這是歷史上最有文化含金量的攔路劫持。

唐僧驚魂稍定。四樹精詩興大發,寒暄、問年齡什麼的,都不說人話,而是以詩歌的形式進行。

精還是老的辣。

接下來進入正題,四樹精先請唐僧從專業入手,給他們講講禪理。唐僧張口就來,雲蒸霧罩,不明覺厲,倒先把四樹精侃暈。於是一番體用之辯,又邀唐僧進入庵里喝茶,繼續聯詩作對。

這些都是鋪墊。當唐僧過夠了詩癮,提出想回去時,總導演一聲Action,「名媛」杏仙上場了:

正話間,只見石屋之外,有兩個青衣女童,挑一對絳紗燈籠,後引著一個仙女。那仙女拈著一枝杏花,笑吟吟進門相見。

手拈杏花,臉帶微笑,那腳步,當然也是裊嬝娜娜的,雖然唐僧要走,但她也沒急著跑步上來,否則就不是名媛,而是名援了。

四樹精明知故問:「杏仙何來?」杏仙先道了個萬福,說:「知有佳客在此賡酬,特來相訪,敢求一見。」然後又叫女童斟了茶,只見她「微露春蔥,捧磁盂先奉三藏,次奉四老,然後一盞,自取而陪」。

啥叫名媛範兒,好好學學吧。

當然了,僅有肢體語言是不夠的,真正的名媛,總得團點啥東西才行——當然不用團酒店下午茶或遊艇、絲襪什麼的,總導演給杏仙備好的,還是詩。杏仙接著他們原來的詩,步韻口誦一首七律:

上蓋留名漢武王,週時孔子立壇場

董仙愛我成林積,孫楚曾憐寒食香

雨潤紅姿嬌且嫩,煙蒸翠色顯還藏

自知過熟微酸意,落處年年伴麥場

大家可以去看原著,杏仙這首詩表面看是即興,其實接的是拂雲叟最後一首詩的韻腳,擺明了,這是早就準備好的。

那麼,這首詩好在哪兒?

全詩四聯八句,不著一「杏」字,卻句句都在說杏。更厲害的是,裡面還埋了一句撩騷,四樹精怕唐僧一時沒聽出來,特意強調:

「清雅脫塵,句內包含春意。好個雨潤紅姿嬌且嫩,雨潤紅姿嬌且嫩!」

算上杏仙自己那一句,真是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了。當然,謙虛的姿態,也是名媛該有的,杏仙趕緊說:「惶恐,惶恐,敬請指正。」

唐僧又不是傻,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八戒跑嗎,心知要是跟她和詩,還會有事情發生,自然「不敢答應」。

可這時候,留給荊棘嶺群妖、特別是杏仙的時間不多了。大半夜過去,天會亮的,天一亮,那仨保鏢尋上門來,到手的大人物就飛了,荊棘嶺騰飛的計劃就失敗了……既然美貌和才藝無法讓唐僧動心,只好「動身」了,於是:

那女子漸有見愛之情,挨挨軋軋,漸近坐邊,低聲悄語呼道:「佳客莫者,趁此良宵,不耍子待要怎的?人生光景,能有幾何? 」

這一猴急,就原形畢露了。 「耍子」一出,立刻從名媛變回名援,而且是十八線地級市夜總的資深名援。再加上四樹精也在一旁助攻:「聖僧上!聖僧上!聖僧上上上!」唐僧萬萬沒想到,說好的文藝座談會,變成了名媛招嫖會,死活不從,跳起來要走,卻被群妖拉扯住,急哭了,「名媛」杏仙又拿汗巾給他揮淚,並再次約泡:「佳客勿得煩惱,我與你倚玉偎香,耍子去來。」

這得有多急。

關鍵時刻,正在尋找師父的孫八沙聽到叫喊,循聲而來,荊棘嶺群妖四散。待唐僧將事情經過一講,仨保鏢找到「木仙庵」,原來只是一石崖,上有「一株大檜樹,一株老柏,一株老松,一株老竹,竹後有一株丹楓。再看崖那邊,還有一株老杏,二株臘梅,二株丹桂」。

孫悟空一眼看出,就是這些植物成精。豬八戒見只是不會動的樹,奮起神勇:

不論好歹,一頓釘鈀,三五長嘴,連拱帶築,把兩顆臘梅、丹桂、老杏、楓楊俱揮倒在地,果然那根下俱鮮血淋漓。

唐僧見此,又起了不忍之心,說它們雖然成精,「卻不曾傷我」,咱走吧。也是,一般人看到這裡,都會覺得,這麼有追求有文化的妖怪,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 所以86版最後處理,孫悟空對它們教育一番就走了)。

但在原著中,孫悟空說出了草根妖怪假名媛為什麼必須死的理由來:「師父不可惜他,恐日後成了大怪,害人不淺也。

「恐日後成了大怪」,就非斬草除根不可。可是,西遊路上,多少不用等「日後」就釀成大害,導致生靈塗炭的妖怪,為什麼不但不用死,還回天復職?

很簡單,它們有背景。

沒背景的草根妖怪,想實現階層躍升,團才藝,扮名媛,最後被連根拔起,死得很慘,實在是只有可憐,沒有可恨。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