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李開復「口誤」嚇壞科技巨頭,人臉數據泄露有多可怕?

李開復「口誤」引發公眾對個人數據安全的關注,隨後,三方火速表態澄清。

9月12日,創新工場董事長兼CEO李開復在HICOOL全球創業者峰會上表示,曾在早期幫助曠視科技公司找了包括美圖和螞蟻金服等合作夥伴,讓他們拿到了大量的人臉數據,並在隨後的摸索過程中找到了幾個有價值的商業化方向。

螞蟻集團:未與李開復先生有過接觸

對於李開復的上述言論,螞蟻集團首先作出表態:我們關注到李開復先生在公開場合提及螞蟻金服和曠視科技的合作,我們需要澄清的是:

1、螞蟻集團在與曠視科技合作事宜上從未與李開復先生有過接觸;

2、螞蟻集團從未提供任何人臉數據給曠視科技,雙方過往合作僅限曠視科技授權其圖像識別算法能力給螞蟻單獨部署和使用,不涉及任何數據的共享和傳輸。目前雙方已無相關業務合作;

3、我們再次重申,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是螞蟻的生命線,遵守法律法規、遵循用戶明確授權原則和最小化原則,是我們採集、留存和使用數據的三條紅線,在任何時候都不會違背。

李開復:口誤,深感歉意

在螞蟻集團澄清之後,李開復在微博發文就關於演講內容提及曠視科技早期和美圖、螞蟻金服的合作,做出說明:

1)初期我曾經建議並幫助曠視團隊尋找更多應用合作夥伴,以增強技術水平,提升模型識別率。

2)合作中,曠視提供AI技術給到合作方,我理解數據一直存在客戶服務器中,不涉及任何數據的共享與傳輸。

3)我的口誤,給三家公司帶來困擾,深感歉意。

曠視科技:我們不掌握個人信息

很快,曠視科技官微也回應李開復口誤稱,我們關注到網上報道李開復先生提及曠視的言論,我們需要聲明的是:

1)在客戶合作的過程中,曠視始終尊重並致力於協助客戶確保數據安全。我們不掌握,也不會主動收集終端用戶的任何個人信息,這是我們的一貫原則。

2)數據安全是人工智能企業的立身之本。曠視一直高度重視「數據隱私安全保護」問題,並已在企業內部制定、實施了完善的數據隱私保護制度。

曠視科技與阿里系

公開信息顯示,曠視科技成立於2011年10月,註冊資本3000萬元,是一家以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行業物聯解決方案提供商。公司研發了人臉識別技術、圖像識別技術、智能視頻雲產品、智能傳感器產品、智能機器人產品。

在去年8月向港交所提供招股書以來,曠視科技一直被認為AI領域的「獨角獸」之一。招股書顯示,阿里系是曠視科技的大股東,三個創始股東持股比例經過多次融資後高度稀釋,用同股不同權的方式來掌控公司。

淘寶中國間接合共持有已發行在外股份的14.33%,螞蟻金服透過全資子公司間接合共持有已發行在外股份的15.1%。從股權上可以看出,曠視科技和阿里系捆綁在了一起,兩者在業務上也合作緊密。

不過,去年5月份,據天眼查顯示,曠視科技做過一次股權變更,聯想、創新工場及螞蟻金服旗下公司退出該公司股東行列,李開復、螞蟻金服韓歆毅、王明耀、唐文斌及楊沐退出董事行列。

迄今為止,曠視的IPO仍然懸而未決。截至目前,曠視科技已經完成了9輪融資,總計融資金額達到13.5億美元。

此外,2019年10月8日,美國商務部將28家中國公司加入實體清單,其中也包括曠視、商湯等多家AI公司。不過,曠視科技主要業務在中國,國際業務尚處試水期,目前有10%的收入來自海外,主要來自東南亞。

創新工場

李開復的創新工場創辦於2009年9月,為國內的創業投資機構,深耕在人工智能&大數據、消費和互聯網等領域。創新工場目前共管理四支美元基金和三支人民幣基金,總規模約150億人民幣。

據創新工場官網顯示,創新工場所投資的項目中包括此次提到的曠視科技和美圖公司。

曠視科技上市之路懸而未決,不過美圖公司自上市以來股價持續大跌。公司2016年底上市,發行價為8.5港元,上市之後一度飆漲至23.05港元。但截至最新收盤,美圖公司股價報1.57港元,相比於發行價跌幅已高達81.5%。

 

人臉數據泄露有多可怕?

想當年 iPhone X 剛剛推出人臉識別解鎖時,網民們都在警惕人臉的安全,聲稱外出行走要戴上「臉基尼」,以防信息泄露。但如今似乎沒人再提起這茬了。

前段時間,美國有一款名為 Twinning 的爆款應用,用戶只需上傳照片,就能通過人臉識別找到與其容貌最相似的明星。但就是這款應用,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信息泄露。

在 Twinning 的網站代碼中,可以直接找到雲服務器地址,進去後就能直接看到用戶實時上傳的信息流。現在在谷歌搜索中,還能看到不少泄露出來的照片。

  • 人臉數據泄露會怎樣?

公眾號「腦極體」分析,正常化的人臉掃描,或許不會傷害誰。

像 Twinning 泄露用戶照片,這種程度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殺傷力也就和有人手賤將你朋友圈裡的自拍發到微博上差不多。

那麼,會不會有人收集了我的人臉數據,去破解我的支付寶帳號呢?

從技術上來看,大多數人臉支付、人臉安防都具有活體檢測功能,很難通過照片去破解。即使是通過 3D 打印人臉面具來破解,也需要完善的 3D 結構光臉部掃描才能生產出足以對於人臉識別的面具。

只要用戶沒傻到對著來路不明的人臉識別應用搖頭晃腦,基本也不會有相關數據流出,而且大多數應用和服務也不是光靠一張臉就要讓用戶付費。

這些人臉識別應用會不會把我們的人臉照片賣給數據公司,用作訓練 AI 的「肥料」呢?

這種情況最有可能發生,但問題在於人臉根本就不是什麼非常稀缺的數據,大多數人臉識別應用所收集的毫無標註的數據,對他們作用不大。

所以,雖然人臉泄露很容易發生,但人臉泄露帶來的後果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可怕。

真正的可怕或許在未來。「腦極體」分析,從長遠來看,人臉數據的泄露所帶來的隱患基本在於兩點。

第一是人臉 3D 數據的獲取。

現在手機中的 3D 結構光普及程度還不夠高,但長遠看來 3D 結構光應用越來越廣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這時人臉識別應用獲取的就不再是一兩張簡單的照片,而可能是金融級、安防級 3D 人臉數據。如果這些數據泄露給不法分子,可能就真的會讓 3D 打印面具破解人臉識別的情況大範圍出現了。尤其是人臉這樣具有唯一性的生物信息,一旦被複製後會給個人用戶帶來很大的麻煩。

第二是人臉與其他數據標籤的關聯。

隨著刷臉應用的越來越廣,人們需要警惕的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人臉與各種數據標籤相關聯。舉例來講,一些愛好測試類的應用很可能推出一些看似無害的小程序並與人臉識別相結合,不知覺間用戶的人臉信息和興趣標籤可能會被打包出售給商家。下次走進一家商場時,售貨員可能從監視攝像頭中就能看到你的喜好。

  • 如何預防人臉數據泄露?

簡單來說,如果想保護自己的人臉信息,應該儘量避免使用小公司出產的美顏、人臉測試、皮膚測試等等硬件產品或 App、小程序等。各種和商業掛靠的刷臉支付、專櫃掃描檢測皮膚,也可以先放一放,等待行業進一步規範後再進行。尤其是手機中有 3D 結構光功能的用戶,更需要對相關產品謹慎對待。

但作為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人類,我們的臉不管怎樣都時時暴露在各種設備下。在技術的風險下我們天生就是弱勢群體,只有當我們自己意識到人臉安全的問題時,才能推動產業端的規範化。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