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文:朱不換

每五個中國中學生,有四個人近視。近視曾是少數書生的「特權」,如今變成了普通中國人的標配。

外國也是如此,儘管中國青少年近視率高居世界第一,但在歐美,近視人口也占到總人口的 30% 以上。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為什麼近視這麼普及?有什麼辦法能改變這種趨勢嗎?

  眼保健操、小孔眼鏡……總有一款你曾用過

少兒近視可能造成諸多糟糕後果,除了生活不便外,每五個近視患者中,就有一個人會發展成600 度以上高度近視,有視網膜脫落、白內障、青光眼和致盲風險,一半的高度近視患者到中老年將面臨不可逆的視力損失。

為了規避致盲風險,高度近視患者不能獻血,不能從事拳擊等可能擊打眼部的運動,最好定期檢查眼底。

因此,加上學齡青少年的高近視率,加上巨大的人口基數,就意味著極其龐大的近視防治市場。

各路名醫神仙,都曾為防治近視獻出秘方。

最為中國人熟知的莫過於眼保健操,「保護視力,預防近視,眼保健操,現在開始!」的口令,比大部分小學要求背誦的古詩詞都更家喻戶曉。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經典版眼保健操共 4 節,分別是(1)揉天應穴,(2)擠按睛明穴,(3)按揉四白穴,(4)按太陽穴、輪刮眼眶

從 1982 年推廣全國算起,中國每一個工作日都有上億學生在做同一套操,在可見的未來還將繼續做下去。

但不幸的是,已有大量研究表明,眼保健操對防治近視無效。

風行程度僅次於眼保健操的,則是風靡 1990 年代的小孔眼鏡,當時的廣告宣稱,每天佩戴小孔眼鏡 15 分鐘,就可以改善視力,治療近視。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小孔眼鏡似乎確有奇效,一些低度近視患者戴上,會感覺視力變得清晰了一些。

然而,這僅僅是因為進入瞳孔的光線變少,暫時縮小了光線在視網膜上的近視彌散圈。一旦摘掉小孔眼鏡,就很快會恢復成原有視力,並無治療效果。

更糟糕的是,長期使用小孔眼鏡,有導致視力外隱斜和早花的風險。

雖然中國各大電商至今有售,但早在 1993 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就宣布禁止以近視防治為噱頭銷售小孔眼鏡。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不過,當代中國已經產生了比小孔眼鏡酷炫得多的近視裝置。

如上圖這款「眼康」近視治療儀,形如 VR 頭盔,極具未來感,據說是治療近視的高科技新產品。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但魔幻的是,根據這款儀器的專利描述,其主要構造是一台望遠鏡。

當代研究已證明,以望遠鏡等手段、通過改變眼睛調焦來防治真性近視的方法,是無效的。

如果你去請教德高望重的老中醫,老中醫肯定告訴你,這些都是偽科技,治近視,還得靠中藥。

防治近視方面最負盛名的中藥材,是「清肝明目」的決明子,和「祛風明目」的蛇膽。喝決明子茶,生吃蛇膽,是流傳甚廣的兩大近視防治秘方。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然而,現代科學研究並未發現這兩種東西對近視有療效。

相反,中國食藥品監督局的研究者發現,決明子具有一定毒性,餵食大鼠後,可導致輕度貧血、結腸粘膜炎、精子變少、睾丸萎縮等

生吞蛇膽更可怕得多,不僅治不了近視,還可能造成嘔吐、腹瀉、寄生蟲感染等症狀,嚴重者會抽搐、昏迷,甚至導致腎功能衰竭和尿毒症。

既然這些辦法都不靠譜,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越來越長的眼軸

首先要弄清楚,近視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護眼想盡了辦法,為什麼還是近視了?

絕大多數近視患者屬於真性近視,結構原理很簡單:眼球的前後軸變得過長了。前後軸越長,入射光線穿過焦點後在視網膜上的彌散光暈越大、越模糊,近視度數就越高。

正常成人眼球是直徑 24 毫米左右的近似正球體。眼球在前後方向上拉長,形成近視,看不清遠處;在前後方向過短,會形成遠視,看不清近處

人類嬰兒在剛出生時,都是天生的遠視眼,前後軸長度短於上下軸和左右軸。但是,前後軸方向的發育速度卻略快於上下和左右方向。

因此,隨著年齡增加,幼兒的遠視度數會逐漸降低到 200 度以內、100 度以內……到 13 歲左右時,少兒的眼球達到與成人同等大小,一般會停止生長。

但是,有些少兒的眼球在前後軸方向上生長過快,甚至在 13 歲後仍繼續拉長,其視力就表現為近視。

為什麼人們的眼軸會拉長?

基因遺傳是重要原因,在多個近視相關基因上呈陽性的人,近視風險比其他人高 10 倍。

 超過 100 個基因位點能影響近視的發生

然而,基因不能解釋現代社會的近視大爆炸:我們的基因與祖父輩相比,沒有大規模的變異,為什麼近視發病率卻翻了好幾番,乃至當代中國課堂裡的眼鏡佩戴率如此之高?

唯一的解釋是:我們後天生長的環境,與祖輩相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教室給了我黑色的眼鏡

人們早已發現,現代人之所以近視眼高發,與 19 世紀末以來義務教育的普及密切相關。但是,他們並未立刻搞清楚二者的聯繫。

最早向其他人類拉響近視時代警報的,是生活在北極圈的因紐特人。 1950 年代,原本以戶外漁獵為主的愛斯基摩人經歷了快速現代化轉型,兒童必須入校接受義務教育。

短短 20 年,因紐特人的近視率從 2% 猛增到 60% 多,上升了 30 倍。一些因紐特人極為驚詫,以為自己遭遇了一場傷人眼目、名喚近視的大瘟疫。

 應試教育盛行的東亞地區是全球近視增長最快的地區

為什麼義務教育普及,會導致近視率飆升?

很長時間以來,人們都相信,這是因為上學讀書需要近距離用眼,長期近距離用眼使人眼睫狀肌為了聚焦近處而持續緊張,這種過度調焦引起了眼軸拉長和近視。

· 大天文學家開普勒是近視調焦假說的提出者。開普勒相信,自己近視是因為近距離看書太多

然而,調焦假說並不成立。它解釋不了,為什麼最早受近視大流行侵蝕的,是緯度極高的北極圈居民,而澳大利亞等低緯地區的近視率則大大低於中高緯地區。

更重要的是,多項研究發現,在控制其他變量後,每週近距離用眼(看書,看電腦)總時長和近視之間並無相關性,看書多的人,並不比看書少的人更容易近視。


「看書距離不小於 30 厘米,看書每隔 30 分鐘要休息一下」這類用眼習慣,能緩解眼部疲勞,但對減緩近視發展只有輕微、不顯著的作用

事實上,近視並非因為孩子們看書看電腦太多,而是他們呆在室內的時間變長了。

人們在室內花費大量時間,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現象。大部分時期,人類都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人類的神經系統,也根據白天夜晚光照變化的節律,來調節少兒眼球發育過程的平衡。白天明亮鮮豔,導致孩子眼內的多巴胺分泌水平高,抑制眼球前後軸發育。夜晚昏暗模糊,導致眼內多巴胺分泌少,放任眼球前後軸發育。

少兒近視與義務教育的真正關聯,就在於他們在眼球發育的時期必須天天呆在教室,眼球前後軸隨之不受抑制地暢快生長。

按照現有照明規範,教室照度為 300Lux,大大低於戶外的照度

近視時代就此降臨,而高緯地區因為光照本來就少,問題更是尤其嚴重。

因此,預防近視的方法,就是增加少兒戶外活動時間。研究表明,每天保證三小時的戶外時間,無論是打球運動、吃零食聊天、還是看書刷手機,都可以讓大部分青少年免除近視之憂。

在課業壓力巨大、三小時也極為奢侈的地區,一些學校則開始先鋒試驗,建造全玻璃教室,讓教室光照水平接近室外。

此外,如果真的條件有限,難以保證戶外光照,也可以通過醫療手段,直接刺激眼內的神經遞質受體,改變眼軸拉長的進程。

在新加坡、台灣等地區,眼科醫生會建議少兒近視患者平時滴入低濃度阿托品眼藥水,作用於眼內的毒蕈鹼神經受體,能減緩近視度數的增加,具體機制尚不太明確。

不過,阿托品的使用須遵循醫囑,使用不當可能引起眩光症、畏光症等副作用。

另一種減緩近視的方法,是每晚睡覺時佩戴角膜塑形鏡。這種形如隱形眼鏡的塑形鏡,可以刺激人眼角膜,把角膜「捏」成近視眼鏡般的形狀,並保持一段時間,能減緩近視度數增加。

預防、減緩少兒近視的方法如此之多,即使對我們自己已經太晚,也已經可以採取措施,讓孩子們不必終生與眼鏡相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