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前妻財產糾紛,林生斌跟大舅哥反目成仇

林生斌
本來今天寫滴滴的,林生斌又發微博了,那就先說這個事。
其實林生斌那條生女求祝福的微博,我第一時間就被推送了。
剛開始有不少大V祝福他,大舅哥一記神助攻之後,事情慢慢起了變化,眾人拾柴火焰高,福爾摩斯們紛紛出動,林生斌黑點不斷被挖出,人設徹底坍塌。
大舅哥說了什麼?
1、風言風語,暗示林生斌婚內不忠;
 
2、營造人設,明示林生斌線上一套線下一套兩面人;
 
3、黑了良心,該分給岳父母的耐著不給。
大舅哥看似蜻蜓點水,沒有把話說死,留有餘地,分明是說,什麼時候把該給的錢給了,這事情就完了。
輿論發酵之後,這篇百多字的微博,成了一招斃命的利器,給林生斌的品行定了性。
那麼,林生斌為什麼要自爆?
繼續吃人血饅頭消費亡故妻兒,賣貨給粉絲盆滿缽滿不香嗎?
其實他自爆是不得已。
就像滴滴被背後的資本逼著,顧不上監管部門的要求和國家利益,低調搶跑到境外上市一樣,從林最新微博看,他公布女兒信息,是被前妻家人逼迫。
林生斌說,大舅哥全程參與了謠言傳播全過程。
因為前妻留給岳父母的財產,沒有按朱家要求分配,朱家就拿他跟新婚妻子的女兒作為籌碼,要爆料給媒體,毀他人設斷他財路,以此逼迫他分錢。
林生斌微博提到,火災的民事調節賠償金33%給了岳父母,他以為這些足夠兩位老人頤養天年,以為這樣就可以了,沒有多想。
但朱家顯然不這麼認識,朱小貞其他財產,包括火災房屋,包括公司盈利,也應該有岳父母一部分(合法要求不過分)。
注意,林生斌說是今年端午節前後,他岳母找他要錢,早不要晚不要,為什麼是這個時候要?
林生斌跟新婚妻子的女兒是4月份生的,之前一直瞞著前妻家人,可能這時候前妻家人發現了,之前一直被蒙在鼓裡,有想法也自然。
既然你有了新家庭,那就明算帳唄,女兒遺產該分我們的得分,從此你過你的,我們過我們的。
關於朱小貞的遺產怎麼分,兩家顯然沒談攏,於是就有了後面這些事情。
正所謂沒有永恆的親戚,只有永恆的利益,世人慌慌張張,不過圖碎銀幾輛。
想當年找物業維權的時候,大舅哥可是跑前跑後,賣力地跟林生斌一致對外。
林生斌註冊微博「老婆孩子在天堂」,大舅哥註冊微博「朱舅舅」,在網上發動輿論,找綠城賠償一個多億,這個時候他們利益是一致的。
當時網友都同情他們,網上聲勢很大,但顯然沒要到這麼多錢。
為什麼?
就像綁匪劫持人質,找富豪家屬談判,在人質安全的情況下,只要富豪財力允許,過分索取也可能會滿足。
你都把人質殺了,還想要錢?
沒門。
名譽就是綠城的人質,搞這麼大讓綠城名譽掃地,還想要一個億,怎麼可能。
除去房屋賠償,人命按法律規定,真不值多少錢,幾十萬一條吧。
所以他們可能真沒要到多少錢。
林生斌也好,大舅哥也罷,都是精緻利己的商人。
林生斌在網上打造人設,大舅哥也是,我看過他們微博和抖音,全是擺拍,微博可能都是代運營的。
這次事件,大舅哥是最大受益人,事發前他微博不到50萬粉絲,現在將近100萬,事發前他抖音不到1萬粉絲,現在300多萬,粉絲就是流量,流量就是錢。
今天大舅哥又回應了林生斌,說林生斌還在裝睡,無法叫醒。

 

林生斌曾說過,網友從他店裡買衣服,他會銷售額裡拿出一部分成立慈善基金,網友查過,林生斌根本沒有成立什麼慈善基金,希望大舅哥不要食言。
有人說林生斌跟朱小貞,是理髮店窮屌絲tony高攀白富美上位,這個不真實。
林生斌出生於福建一個貧農家庭,初中畢業開始做木工學徒,然後做裝修,又苦又累又賺不到錢,改行做理髮師,05年在西湖邊的理髮店認識了來做頭髮的朱小貞,一來二去兩人熟了。
朱小貞比林生斌小兩歲,出生於浙江麗水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火災後她父母接受電視台採訪,一看就是老實巴交的老人。
朱小貞有兩個哥哥,二哥就是上面那位朱先生,比較有闖勁,早年在麗水開店買衣服,朱小貞高中畢業後在店裡幫忙。
03年二哥帶著朱小貞到杭州開店,還是買衣服的老本行,朱小貞幫著看店,這年朱小貞剛好20歲,朱先生比她大一兩歲。
朱先生生意做得不錯,當年就把老家的父母和大哥接到杭州來了。
05年認識林生斌的時候,朱小貞還是個幫著看店的小店員,可能稍微比林生斌強一點,根本談不上富,畢竟他二哥那時候也只是個開店的小老闆,這樣服裝店小老闆,杭州不要太多。
就算二哥有點小錢,跟老爸有錢也是兩回事。
林生斌跟朱小貞06年結婚,婚後林生斌離開了理髮店,在大舅哥(二哥)的幫助下,也開了一家服裝店。
這是當年的林生斌,顏值不輸現在的一線流量小鮮肉,完全配得上朱小貞。
可能有過當tony老師的經歷,他的依品好,特別會選款,當然也很拼,生意迅速做大,還開起了服裝工廠,11年的時候,他的生意規模就超過了大舅哥。
05年認識朱小貞,06年結婚,07年生第一個孩子,11年朱小貞懷上第三個孩子,原來100多平的房子不夠住,他們貸款買了藍色錢江360平的一線江景豪宅,前前後後一共6年時間,期間生意主要是林生斌在操持。
火災後,林生斌接受局面採訪,說慘劇前一天晚上自己電話靜音了,沒有聽到第二天朱小貞的求救電話,但有網友爆料,說是手握實錘,林生斌6.21晚間十點手機關機,第二天早晨6點40左右開機。
21號還跟當時還是浙江理工大學學生的現任妻子,通電話長達20分46秒,沒給妻子朱小貞打任何電話。
在縱火案前,兩人聯繫非常密切,動輒長達二十、三十分鐘。
林生斌倒是很有針對性回答了這個問題。
這裡有個疑問,一個公司老闆,和一個朋友公司大學沒畢業的女實習生,有什麼業務需要聊這麼久?
除了顏值高,聰明會做生意,林生斌也是一個會表演的狠人,18年,在他妻兒去死一周年之前,他把妻兒紋在自己身上。
你說小年輕熱戀,把對方名字紋在身上,甚至私處,可以理解,畢竟經歷少。
林生斌紋身的時候,已經36歲,見慣了世界的分分合合生離死別,還這麼幹,只能說他是表現形人格,而且是爆棚的那種。
不知道林生斌的紋身有沒有擦掉,如果沒有,那麼,背著前妻和孩子,跟現任激情戰鬥,會不會特殊酸爽?
來源:中產先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