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你信得過一龍還是徐曉東

文:南洋富商

註:本文「東」故意為錯別字。

1

最近搞笑的一件事,是太極宗師馬保國登台比武,被一個不知名的五十歲的業餘選手幾秒鐘打趴下了。有人問:這大師真傻,他咋不跟一龍一樣報警呀?

其實馬保國是報過警的。

四年前,徐曉東比武打趴雷雷,馬保國憤然挑戰徐曉東,徐曉東應約。馬保國打著他們門派的橫幅,浩浩蕩蕩走過來。等到比武即將開始,馬保國說徐的協議還沒準備好,然後是場館主人出來跟徐曉東道歉說本場館不符合比武審批規範不能比賽,然後來了幾個警察,原來是馬保國報警請來制止比賽的。

這件事跟一龍報警如出一轍。一龍也是公開對徐曉東叫陣,說自己在鄭州等你徐曉東過來。等到徐曉東過來了,就報警。馬保國明明報警了卻不好意思承認,一龍反而倒打一耙說是徐曉東報警。

如果說一龍和馬保國略有不同,那就是馬保國雖然無恥卻沒有自知之明,一龍非常無恥卻很有自知之明。

順便說一件事:馬保國被KO的前一天,還公開堅挺一龍。

2

如果你在非常時期需要找一個盟友,你會找一龍還是徐曉東?你覺得哪個人可靠?

就誠信而言,毫無疑問選徐曉東,他是個言出必踐、打賭輸了就會認賭服輸親自吃翔的人。有廉恥之心,有道德底線,不會在非常時期出賣朋友。

若是遇到強敵,徐曉東會跟你一起玩命,不會扔下你跑掉,因為他丟不起人。徐曉東若是不肯陪你玩命,他會直接拒絕,不會拍胸膛裝好漢,到時候扔下你不管。

但是一龍會審時度勢,決定是否放棄你。他說的話,你是不可當真的。

如果你需要一個正直、守信、講義氣的靠得住的盟友,毫無疑問應該選徐曉東,而不是一龍。

3

但是,徐曉東是一個有缺點的人。或者說有致命缺陷的人。

你想想,為什麼一龍混得風生水起,而徐曉東混得如喪家之犬?為什麼一龍掙到的錢,徐曉東八輩子也掙不到?為什麼徐曉東竟然被各種封殺,以至於一龍敢於說不和這種被封殺的xxx交手?

在非常時期,能夠搶奪到資源,才能生存。如果你和徐曉東為伍,就得陪他過那種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生活,就得過陪他表演脫口秀求打賞。

一龍過的日子,是大牌腕兒的人生。

一龍就是民國時期的梅蘭芳、周信芳這種名角,出門前呼後擁,坐擁別墅豪宅。舉手投足,皆是名角范兒。

而徐曉東就是那種天橋打拳賣藝的,對著周邊的吆喝:「各位前輩,各位大哥,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本人徐曉東,江湖人稱大冬瓜,今日來到京城,借寶地以武會友,還望諸位多多捧場。」然後一路拳打下來,虎虎生風。為了表示自己是真功夫,還得表演一下胸口碎大石。表演完畢,拿出一個盆走一圈,哐啷哐啷收集了觀眾扔過來的二十個鋼鏰,除去買大石頭的五塊錢,還剩下十五塊,剛好可以在麥當勞買個漢堡。

你若跟一龍作伴,吃香喝辣,還有各種達官貴人給你捧場。

若是跟徐曉東合夥,那就跟著他天橋賣藝。胸口碎大石不新鮮了,還得表演脫口秀,跟說相聲的馬三立侯寶林搶生意。

所以,從這方面講,絕對要選一龍。

4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徐曉東就是這種人。

這世界上很多名流,都是靠坑蒙拐騙混飯吃的。他們並沒有什麼特長,你斷了他騙錢的路子,他財路斷了,就沒有別的謀生之計。你去打假,豈能不結仇?

一龍從不打假,也從不與小人結仇。因為君子可以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君子的手段都是擺在明面上的,君子做事有底線,而小人無底線,小人玩陰的,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裡放暗箭。

如果你與徐曉東結盟,到了非常時期,一定會惹上很多莫名其妙的仇家,你們甚至不知道是怎樣得罪這些仇家的。

而一龍以不得罪小人的姿態生活。所以他有很多盟友,比如說剛剛被KO的馬保國就在比武的前一天堅挺一龍。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孔子說的話,有時候是很有道理的。

你跟徐曉東結盟,會給自己帶來極大麻煩。

5

名利場用人之道的一個基本原則是:壞人永遠比好人有用。因為壞人可以幹好事,也可以幹壞事,而好人不會幹壞事,所以好人的做事能力永遠不如壞人。

比如說,糧食奇缺,你跟好人結盟,他可能想到去挖野菜,吃樹皮,多睡覺少吃飯,然後你們餓得皮包骨頭,徐曉東今天再壯實,到時候可能餓到只剩下六十五斤。

如果你和壞人做朋友,他出去轉一圈,什麼都有了。他可能到別人糧倉偷糧食,可能殺了別人的金毛或哈士奇當午餐,也可能搶走一個孤寡老人的糧袋,或者在路上宰一隻二腳羊帶回來給大家吃。於是大家都在非常時期吃得飽,營養好。

你要麼餓死,要麼當一次壞人。留著生命可以為人類做貢獻呀,壞人都會這麼勸導你。

6

如果你有一個正直善良講義氣有底線的朋友,你會不忍心拋棄他,不忍心背叛他,不忍心陷害他。他的危險就是你的危險,他的仇家也變成你的仇家,若是他還好打抱不平,還喜歡斷人財路,你陪他搭上一條小命的概率太大了。

但是,如果你的盟友是個見利忘義的王八蛋,是個二面三刀的偽君子,你可能就會心安理得地背叛他,甚至陷害他。因為你知道如果你不害他,下一次他需要的時候就會害你。

對這樣的壞蛋盟友,他遭殃的時候你不會陪他死,等他死了就拿走他的食物自己吃。

你若知道路上有地雷,可以讓他走在前面。他若是被炸死了,你可以把他的屍體曬乾,一塊塊用火烤乾,儲存起來。

7

徐曉東固然是條好漢,一龍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一龍只是不那麼大氣,不那麼真誠,不那麼誠實,活得不那麼有硬氣。

一龍身上,既沒有貴族氣息,也沒有江湖道義,也沒有黑道霸氣,有的只是濃濃的小市儈氣。

他一個窮人家出身的孩子,好不容易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你讓他以貴族姿態行事,那是很難的。人家原本也是天橋賣藝的,雖然賣藝賣到名角的身價,骨子裡還是貧民窟練出來的市儈。

這種人的求生欲是極強的。他願意放下身段去謀生,願意委屈自己去表演,為了粉絲要裝硬漢貼胸毛,為了避免形象破滅而打電話報警。

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性,一龍本來是真想和徐曉東打一場的,但是被經紀人或簽約老闆罵了一通,頓時醒悟。而後面的打電話報警,以及各種辯解,其實只是按照他的包裝團隊給他打造的方案去實行。他不過是一個被簽約的人,服從團隊利益才是他的職業道德。

如果在非常時期,你遇到一龍這種人,你即便覺得他很有用,很能幹,也是得提防。因為他是被簽約的藝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表演。他有主子,那是他衣食父母。他放不下名利,只能捨棄義氣。

一龍是一個鳳凰男。他承擔太多的鄉村文化強加給他的責任,他分給你的友情,只能是牙縫裡剔出來的一小塊。他即便有血性和義氣,也是被捆綁的一個賣藝機器。

而徐曉東是野生的、流浪的,沒有主子,他喜歡做個自由而驕傲的人。

8

非常時期,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會變得非常複雜。你找什麼樣的人當盟友,經常決定你生存的概率。

如果以金庸小說做範例,「笑傲江湖」可謂一本亂世盟友教材。令狐沖正直血性,有情有義,但是一輩子被各種道德教條和情感糾纏束縛,不斷被人利用、欺騙、背叛。若不是金庸刻意給他安排許多奇遇和好運,他絕對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田伯光和令狐沖屬於性格類型極其相似者,他敢愛敢恨,敢作惡,少了許多道德束縛,不顧一世罵名,為人機警有心機,能力比令狐沖高太多,但是處處樹敵,到處被追殺。

曲洋、劉正風,都是悲劇人物。儀琳、岳靈珊之類出場活不過一集。

而岳不群、左冷禪、任我行、東方不敗這些人,雖然個個出類拔萃,卻過分迷戀權力和心機,把自己處於風險中心,難以有好下場。

沖虛道長、風清揚這些高人,清高避世,於社會和他人並沒什麼功用。你找他當盟友,他卻不問世事。

最值得稱道的,是莫大先生。他低調,隱忍,避鋒芒,韜光隱晦,有原則,有力量,有智慧,重情義,關鍵時刻一擊必中。

所以非常時期最合適的盟友,當屬莫大先生這種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