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民主黨自曝偷票機鐵證

川普

文:西奈山峰

昨天看到一條留言:為甚麼你執著地相信川普大選失敗就是陰謀呢?你看到所謂的這些「證據」就不是偽造的?你是不是陷入了自己為自己設定的怪圈走不出來了?

圖片

我的讀者,基本上都是相信2020美國大選是場陰謀的,因為那個階段我寫了數十篇文章,闡述的都與弊選有關,不相信的早就取關了。

但我註意到,有些相信大選舞弊的川粉,慢慢動搖了,妥協了,無所謂了,轉而又相信起「美國的制度」,甚至認為那次大選是公正的了。

想想也是能夠理解的。在許多人心目中,美國代表真理,他們的最高希望、願景、精神寄托,全在美國身上。

如果連大選這樣神聖的事都能被徹底顛覆,真理就垮了,這些人就會陷入無盡的絕望和虛無。

為了保住自己精神價值不垮塌,他們只能由義憤轉而無奈,由無奈轉而接受,由接受轉而力挺。對於所有證據,他們也只能亂用懷疑主義的工具遮住自己的眼睛和心靈,真相是他們不能承受之重。

其實這也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徵的一種深度表現。

那些在他們看來「執著、偏執、陷入怪圈」的人,才是敢於直面慘淡人生、堅持實事求是真理的人。這些人雖然也義憤、無奈、痛苦,但他們知道,即使天地廢去,真相也不能廢去一點一畫。

昨天喬治亞州曝出一個重磅醜聞:在民主黨中期選舉中,爭奪第二區地方官選舉的有三個候選人,最後一名叫米歇爾,投票機顯示,她在自己的選區得票數為0

而她和丈夫二人都投了自己的票,得票數至少應該為2。

米歇爾要求手工點票,手工點票的結果是多得了數千票,從而使她的得票數在三個候選人中從第三躍居第一。

這種投票機,正是2020大選所使用的多米尼投票機,我稱之為偷票機。

以美國民主黨為代表的一些壞人,盜取民意不僅僅是用偷票機,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前不久,川普在俄亥俄州演講,盛贊一個位名叫凱瑟琳的女性,並請大家關註一部紀錄片——《2000頭騾子》。

圖片

凱瑟琳,是一個名為「真實投票組織」的現任主席,這個組織宗旨就是制止選舉腐敗。

2020大選過後,凱瑟琳的「真實投票組織」花費200萬美元購買了六個州公開的行動電話數據,總計400萬分鐘的錄像,十萬億條行動電話資訊,重點調查街邊投遞箱進行的假票販運。

《2000頭騾子》,是根據凱瑟琳團隊調查6個關鍵州的弊選證據而制作的一部紀錄片。

所謂「騾子」,就是專門替人搬運貨物的畜生。「2000頭騾子」,指的是凱瑟琳團隊調查確認的2000個人,他們替人把假選票分別投遞到6個州的眾多街邊的投遞箱中,從而左右了大選結果。

騾子們的僱用者,是一些寄生於民主黨旗下的「非政府組織」,長年收受民主黨的撥款、為民主黨幹髒活兒維生。

凱瑟琳團隊確認誰是「騾子」非常謹慎,比如在喬治亞州,一個人至少要24次去投遞箱,5次到「非政府組織」的藏票處。達到這個標準才被確認為騾子。實際上如果把範圍擴大一倍,騾子和他們販運假票的數量就可能多出許多倍。

凱瑟琳團隊檢索這些行動電話數據,發現這些騾子及其僱用者在這段時間內的行動軌跡與平時截然不同。騾子們頻繁穿梭於這些非政府組織的假票藏匿點與各個投遞箱之間。

假票成捆綁紮放在一個藏匿點,然後由騾子領取之後戴著手套在半夜三更一張張塞進投遞箱,還要用行動電話拍照留證,以便領取報酬。

證人稱,在亞利桑那州,騾子每投一張票可以賺到10——40美元。

紀錄片公布了這些騾子的工作量:

密歇根州有500頭騾子,運假票12.5萬張;

威斯康星100頭騾子運送了4假票萬張;

喬治亞州250頭騾子,運送假票3萬張;

亞利桑那州200頭騾子,運送假票2萬張;

賓夕法尼亞州僅費城就有1100多頭騾子,運送假票27.5萬張。

而僅僅喬治亞、亞利桑那、賓夕法尼亞,三個州的選舉人票加起來就有47張。川普得到的選舉人票僅僅加上這三個州,就能達到279張,足以擊敗拜登。

也就是說,真實的勝選者就是川普。

是否承認大選舞弊,是鑒別一個人智慧和良心的一道分水嶺。它表明的是,一個人是否有對真偽的起碼的判斷力,是否有對善惡的鑒別力,是否有對前途的預知力,是否有對道德的堅守品格。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