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的專家都不愛說話?

文:李么傻

我總在想,如果當初我們的醫學專家一齊說話,那麼疫情會不會發展成今天這個樣子

專家是什麼?專家是一個行業裡知識最多的那種人。

專家既然知識那麼多,專家就有責任告訴不知道的普通人,這件事情應該怎麼做,這件事情有什麼危害。

專家有責任讓大家提前做好準備,提前做好防範措施,避免危害發生。

可是,我發現我們這裡的專家,都不愛說話,都不喜歡說話,尤其是在我們普通人命運轉機的時候,尤其是對我們普通人關係重大的事情上。

我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富饒的關中平原,但是我出生在荒涼貧瘠的渭北高原。

我之所以出生在渭北高原,是因為1956年,我的爺爺父親離開了世世代代生活的平原,搬遷到了高原。

搬遷的原因,是因為河南境內要修建一座三門峽水電站。

三門峽水庫修建好了以後,黃河倒灌,渭河倒溢,居住在渭河和黃河之間的我們家,就會被淹沒。所以,被迫搬遷。

這次搬遷的有幾十萬人。

我家以前在陝西省朝邑縣,朝邑縣往北是平民縣。

朝邑縣和平民縣的人全部搬走了,這兩個縣名就從地圖上消失了。

我的祖籍陝西省朝邑縣如今只剩下一座氣勢宏偉的豐圖義倉。

豐圖義倉四個大字是慈禧太后書寫的,老佛爺的書法硬是要得。

關中平原土壤肥沃,涇河渭河流經其間,得到灌溉的糧食年年豐收,這是中國最早的天府之國,生活在這裡的人們衣食無憂。

可是,因為要修建三門峽水庫,幾十萬人被迫搬遷,全部搬遷到了西北荒涼貧窮地區,甚至連寧夏西海固,都去了幾萬人。

寧夏西海固,被聯合國認為是最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區。

人家適合居住的地區,誰會接納你?你來了後就要分人家的地,人家誰樂意?

30年後,因為種種原因,包括與當地人的矛盾不斷激化,依靠血緣組成的中國農民家庭和村莊,一直都有排外心理,幾千年都是這樣。

幾十萬人又陸陸續續返回到祖輩們生活的關中平原。

然而,他們祖輩生活過的富饒地區,這時候已經變成了沙漠。

即使變成了沙漠,他們仍然願意回來。

幾十萬回來的人群中,就包括我們家。

富饒之地為什麼會變成沙漠?

因為三門峽水電站修建後,黃河泥沙淤積蔓延,淹沒了關中平原東部的大片良田。

黃河流進陝北的黃土高原,進入關中平原,就攜帶大量泥沙;進入河南,泥沙更大。

在泥沙如此巨大的黃河中下游修建水電站,肯定是不行的。

因為層層累積的泥沙,會把水電設備淹沒的。

這麼簡單的道理,連一個不識字的農民都知道。

可是,當時的中國專家普遍失聲,只有黃萬里等少數水利專家敢於發聲,卻遭到批判。

為什麼專家普遍失聲?

因為建造三門峽水電站是蘇聯專家提出並設計的,因為那時候的中國人都認為吃洋米洋面的蘇聯專家比中國專家高一頭寬一膀,蘇聯專家都是權威。

因為中國民間有句俗語「聖人出,黃河清」。現在聖人已經出來了,黃河肯定馬上就會變清。誰敢說黃河還有泥沙,就是對聖人的大不敬。

就這樣,一個連農民都能看出來不合常理的工程,荒誕上馬。幾十萬人背井離鄉。

三門峽水電站建成後,成為了世界上最可笑的工程。

年年河流倒灌,年年都要防澇,陝西富饒了千萬年的渭河沖積平原,變成了貧瘠之地。

我看到過一個資料,評選世界上最荒唐的工程,三門峽水電站名列第一。

當年,如果中國的水利專家們一齊發聲,一齊抵制,荒唐的三門峽水電站會盲目上馬嗎?黃河與渭河邊的幾十萬人,還需要血淚大搬遷嗎?

可惜,這一切只是假設。

當有人提出畝產萬斤糧的時候,專家們不是進行反駁,而是挖空心思論證萬斤糧的可能性。

一個農民都知道在黃河中下游不可能建造水電站,一個農民都知道一畝地不可能產糧上萬斤,更不可能產糧幾萬斤,可是,我們的專家卻在推波助瀾,去真存偽。

當這個民族遭受一次次災難的時候,我們的專家有沒有給這個民族發出過預警?我們的專家有沒有挺身而出,捍衛學術,捍衛真理?

湖北省咸寧市向陽湖,那是一片沒有人煙的荒蠻之地,那是螞蟥和蚊蟲的肆虐之地。

1969年,文化部和下屬單位的6000名專家、作家、教授來到了這樣,從事著改天換地的繁重勞動。

他們中,有冰心、沈從文、馮雪峰、郭小川、蕭乾、臧克家、陳白塵、張光年、王世襄……每一個名字都在中國當代文化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

40年後,我來到這裡採訪,依然為這裡的荒涼破敗而震撼。

而在40年前,中國最著名的那些作家、翻譯家、學者、專家在這裡從事著和他們的身體極不相稱的繁重勞作,其中有八個人因為勞累過度或者身患疾病,殞身在這裡。

那時候,他們勞動的這個場所叫五七幹校。

全國的五七幹校難以計數,僅僅國家級的就有105所。

每所五七幹校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但是,那個特殊的時代過去後,回憶那段歷史的書籍,非常稀少。

我能夠看到的僅有季羨林的《牛棚雜憶》、楊絳的《幹校六記》等少數幾本書。

我們的專家不愛說話,我們的作家也不愛說話。

非常希望我們的專家能夠暢所欲言,能夠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能夠毫不畏懼地表達自己的觀點。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如果當初疫情開始的時候,武漢的醫生們都在第一時間站出來,讓知道的人做好防範。

如果疫情開始出現的時候,那些專家們都能夠勇敢站出來,告訴人們,這病毒會人傳人,而且傳染性極強。

那麼,後來就完全是另一種情況。

那麼,現在的我們完全是另一種生活。

更多閱讀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川普總統就彈劾案給議長佩洛西的公開信全文

程曉農: 十二個字讀懂美中經貿談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