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盡最後幾絲情懷,TVB只剩一地雞毛

文:趙皖西

20年過去了,人們依然對「古宣」CP難以忘懷。

TVB的最大癥結,從來也不只在於資金,而是其從始至終的創作模式。想要解開長久以來束縛觀眾的情懷枷鎖,專注於劇本創作,需要TVB壯士斷腕。

從神仙打架到無人問津,TVB是真的沒落了。

3月25日, TVB公布2019年財報,收入同比減少18%至36.49億元港幣,淨利潤連續兩年虧損,同比擴大48%至2.95億元港幣。

更捉襟見肘的是隨營收下降而來的裁員消息。2019年12月16日,TVB宣布業務重組,年底前裁減約350名員工。
TVB的沒落和港劇的頹勢形影相隨,但最近新出的一部《嘆息橋》似乎又讓人看到港劇回春的曙光。

「羅生門」式的情節設置、「打破第四面牆」的概念設計、精準考究的畫面構圖,久違的「港味」向我們迎面撲來。

ViuTV成了新的金字招牌/《嘆息橋》

這部驚喜的港劇出自香港近年勢頭正盛的年輕媒體平台ViuTV。成立四年來,ViuTV憑藉出品《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短暫的婚姻》等一部又一部高分精緻劇集,被譽為港版Netflix。

《嘆息橋》的出現也更加印證了TVB衰落的事實。

2月17日,《法證先鋒4》在翡翠台首播,超過215萬觀眾收看,打破過往8年TVB劇的首播紀錄,米雪和謝賢的搭檔勾起一眾老觀眾的TVB情懷。

但當《法證先鋒4》在內地播出後,卻只收穫了豆瓣5.1的不及格分數。究其原因,或許只有一個——情懷濾鏡過重。

香港人對於TVB,就像風光霽月的維多利亞港、隨處可見的茶餐廳一樣,一直有一種特殊的集體記憶和濃重情懷。

但時過境遷,互聯網的浪潮陣陣襲來,各式各樣創意新奇和製作上乘的電視劇湧現,還願意被情懷裹挾的香港人也逐漸成為師爺和師奶,TVB想要重領港劇新時代,只怕難上加難。

《法證先鋒4》豆瓣評分跌出及格線

01  曾經輝煌的TVB,造就了港劇的黃金時代

在那個資訊匱乏的年代,內地觀眾憑藉著家裡那台十幾寸的黑白電視、街上印刷粗糙的娛樂海報、錄像廳裡傳出的悠揚港樂,描摹出了對香港娛樂生活的初印象。

提港劇一定避不開煮麵梗

無線出品,必屬精品,這句被港人奉為圭臬的金玉良言出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是TVB的高光時刻,也是港劇秀色最濃的黃金時代。

物質層面,香港經濟與國際接軌,為自己博得「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美名;精神層面,香港融合本身固有的中華傳統文化和國際時尚,變幻出宏大悠揚的魔幻鏡像。

TVB蓬勃時期,無線幾乎拍攝了金庸、古龍的所有長篇武俠小說,武俠片以浩浩湯湯之勢席捲電視熒屏,也催生了鄭少秋、趙雅芝、汪明荃等最早一批的香港藝人。

1982年,《楚留香》在台灣播出,創造出史上罕見的70%收視率,掀起台灣的港劇風潮,連原書作者古龍都禁不住酸溜溜地說:「台灣人只知鄭少秋而淡忘了古龍,仿佛楚留香本身就是鄭少秋。」

香港武俠劇在當時有多火可見一斑。

與此同時,在一眾武俠劇中,一部名為《上海灘》的民國梟雄劇冒出頭來。

劇中許文強在情與恨中掙扎徘徊、在家國大義和個人得失中的取捨,讓香港和內地觀眾的心都唏噓不已、感慨萬千。

此後幾十年,十里洋場的舊上海一直是民國題材電視劇中最神祕的地界,誕生出無數亂世風塵中的「羅曼蒂克消亡史」。

周润發與趙雅芝,是許多人對許文強與馮程程的最初想像 /《上海灘》

金庸之後,以黃易為代表的新派武俠走上舞台,《尋秦記》成為內地觀眾印象中第一部穿越題材的影視化作品,在被劇中的古今思想碰撞之餘,觀眾也在心中暗暗感慨:「原來電視劇還能這麼玩。」

然而,離開金庸的宏大江湖和古龍的風花雪月,新派武俠劇在《尋秦記》之後便後繼無力,《大唐雙龍傳》《翻雲覆雨》都反響平平。

在觀眾眼中,「白古」顏值巔峰給了楊過,「黑古」顏值巔峰給了項少龍。/《尋秦記》

幾乎同一時期,以《創世紀》《天地豪情》《流氓大亨》為代表的商戰劇開始發力。

觀眾對於武俠江湖、黑幫片中義薄雲天、肝膽相照的崇拜轉向對現實中上流社會、豪門生活的遐想。

香港人既想看草根在不斷奮鬥之後,成為商界領頭羊的勵志故事,也好奇那些人究竟過著怎樣「豪車別墅、美女如雲」的奢靡生活。

以《創世紀》為例,據統計,當時該劇引入內地央視8台播出,央視網站的點擊率平均上升了四成,足可見內地觀眾對此類家族商戰劇的喜愛。

吳奇隆在那時還很青澀 /《創世紀》

除此之外,還有一部更加耳熟能詳的港劇贏得了內地觀眾的心,那就是《金枝欲孽》。

當年這部劇播出後,立刻引起民間巨大的討論熱潮,很多劇迷會在網上詳細分析劇中的人物行為和劇情走向。

湖南衛視順應民心,買下內地版權,首播收視率就高達7%,觀看人數直逼2億,成為湖南台繼《大長今》後又一熱播劇集。

如今回過頭來看,《金枝欲孽》實在擔得起宫鬥劇鼻祖的名號,儘管這出全員悲劇的女性群像劇已經閉幕了16年,卻仍不妨礙它時不時被內地觀眾提及剖析。

都有佘詩曼出演,鏡頭設計也極其相似,這一片段難免會被拿來和《延禧攻略》作對比 /《金枝欲孽》
而當香港人看夠了商戰風雲與勾心鬥角之後,鄧特希等一眾金牌編劇又將港劇的鏡頭第一次轉向白領階層。

《壹號皇庭》描寫正義律師在法庭上的唇槍舌戰;《妙手仁心》展現一群醫務精英的救死扶傷;《刑事偵緝檔案》講述一個個刑警撥開層層迷霧、將罪犯繩之以法的故事……

TVB對於職業劇的涉獵範圍和專業化編寫是內地職業劇至今無法匹敵的。

職場給了男女愛情更多糾纏的空間/《刑事偵緝檔案》

回看這些色彩晦暗、質量參差不齊的港劇,我們可以看到這座港島如一朵妖異的奇葩,在歲月的變遷中獨自記錄自己由封閉匱乏到開放時尚的篇章。

在內地影視文化尚未如此發達之時,我們十分有幸,能夠透過TVB這座繁花似錦的大花園,看到如此眾多的璀璨花朵。也正因為有這些TVB港劇,我們內地觀眾也能對那座「孤島小城」上的生活瑣事如數家珍。

當然也沒少產出表情包 /《讀心神探》

02    TVB:香港人的情懷和生活

如果說,TVB是內地人接觸先鋒時尚文化的第一窗口,那對於香港人來說,TVB就是他們家長裡短的日常生活。

比起內地人對於港劇的熱愛迷戀,香港本地人肯定對其有著更加濃厚、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林夕形容自己的童年生活,就是用無敵旋律開餐,用肥皂長劇送飯

周星馳在自己自編自導的電影《喜劇之王》中,用一本《演員的自我修養》,致敬自己在TVB演藝培訓班的寶貴人生階段。

TVB演藝培訓班就相當於如今的中戲、北電

1982年,劉德華主演的警匪劇《獵鷹》開播後,香港報考警察學院的人數暴增,創下歷史紀錄。

1992年,TVB播出由鄭少秋主演的商戰劇《大時代》,劇中鄭少秋飾演的丁蟹經常在熊市時拋空恒生指數期貨,以此獲取暴利。

此後20年,每當有鄭少秋主演的電視節目開播,香港股市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這一無法解釋的經濟學界現象也被香港人稱作「丁蟹效應」。

那是一個盪氣迴腸的時代 /《大時代》

作為中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產物,TVB同樣巧妙融合了中華傳統文化和西方思想於劇中。

《妙手仁心》一個又一個醫療故事都在訴說著「醫者父母心」的主題;

《法證先鋒》用西式的敘事方式講了一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道教理論;

取材自晉朝神話的《搜神傳》用女主「笑口常開,好運自然來」的口頭禪熬成一鍋濃濃的心靈雞湯。

 

令人印象深刻的「好彩妹」 /《搜神傳》

當然,香港人心中更熟悉的恐怕還是劇中源源不斷、經久不衰的金句輸出。

在港劇的世界裡,開導人只需要說一句做人吶,最重要的就是開心,畢竟發生這樣的事,大家都不想的人生能有多少個十年一家人呢,就是要齊齊整整也可見機搭配使用。

在商戰場上,「有錢真的能為所欲為」;刑偵劇裡,警察的必備台詞則是「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講的一切將會成為呈堂證供」。

在花樣迭出的TVB金句中,我們重新認識了金句之神黃子華、鑒渣專家陳豪。

TVB也很懂得觀眾的精神爽點,各種粵式諧音梗、押韻、反雞湯台詞說來就說,讓人看了酣暢淋漓。

一部又一部隨時代催谷而出的TVB劇集,匯成港人心中共同的集體回憶。

正如程靈素在《情懷已死》中所說的那樣:「TVB是照亮香港人漫漫前路的明亮道燈,亦是孤島小城的心靈慰藉,更是大陸之南文人騷客與市井人民共享的一杯鴛鴦。

 

話糙理不糙

03   TVB的衰落,其實早有預示

TVB的衰落,已經是個既成事實。

2015年開始,TVB的收入就已經開始下滑。要是談起TVB最近一部能夠創造收視奇蹟、風靡華語圈的電視劇,時間的指針恐怕至少得調到十年前。

困境首先體現在創作上,套路化創作讓TVB仿佛始終置身於走不出的摩比斯之環上。

早期不斷翻拍的武俠劇淪為「孤苦少年、偶遇名師、邂逅姻緣、成就霸業」的俗套劇情;

家族商戰劇也不可避免地走上「小人物沉浮、艱苦奮鬥、走上人生巔峰」的王大錘式成功;

而近年來最火的職業劇,已經幾乎把香港社會所有能寫的職業都寫了個遍。

既然再無創新,那便只能新瓶裝舊酒。《我的野蠻奶奶》在2005年熱播,TVB在3年後推出續集《野蠻奶奶大戰戈師奶》,幾乎把原版的故事架構原封不動地搬到現代。

2012年,《金枝欲孽》原班製作團隊推出《金枝欲孽2》,試圖創作又一宫鬥劇巔峰。

但十年過去,物是人非,黎姿隱退、佘詩曼北上,只靠鄧萃雯和蔡少芬撐起的續集難免給人狗尾續貂之感。

 

黃宗澤和胡杏兒在那時還很甜蜜 /《我的野蠻奶奶》

回顧TVB的歷史,它在劇本創作上的討巧從一開始就已然存在。

用中國傳統章回體小說的特色講故事,用好萊塢的段落式風格敘事,TVB一直遊刃有餘。

有資深港劇迷分析:幾乎在每一部TVB電視劇中,你都能找到其他作品的影子,可是卻會給你帶來完全不同的觀劇體驗。

《師奶兵團》是港版《絕望的主婦》;《妙手仁心》是港版《實習醫生格蕾》;《上海灘》中有《教父》的影子;《宮心計》又帶著一些《大長今》的味道……

劉三好名言:「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宮心計》

編劇林奕華也承認,無線自七十年代末期,就已經放棄製作多元化節目,「香港的電影、電視、電台、舞台、廣告,以至學校裡的戲劇小組都像等待戈多般等待好的劇本,這是香港人必須面臨的後果。」

但這種博採眾長的「拿來主義」精神從沒被人指摘抨擊,足可見TVB在劇本敘事上的「狡黠」。

一眾經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淬鍊出的優秀演員,被投入海量同質化嚴重的TVB劇集中,這不僅對演員是種折磨,觀眾也會產生審美疲勞。

近十年間,TVB眾多資深演員、編劇紛紛「離巢」北上,TVB這座世紀大廈,正因為工業流水線上這一顆顆螺絲釘的「出逃」而被撼動。

 

《延禧攻略》中,佘詩曼的精采表現贏得了不少討論度。

04    新港劇時代會捲土重來嗎

大批TVB藝人、製作人「出走」的原因還有一個。

唯美清新的韓劇和宏大製作的內地劇湧入香港,瞬間提升「師奶」們的審美水平。

當人才北上成為無法阻擋的事實,TVB痛定思痛、開始改革:提高頭部藝人片酬、允許出走藝人和編劇重回TVB進行項目制合作。佘詩曼離開TVB後,就曾經重返TVB簽下「項目約」,擔任《使徒行者》的女主角。

與內地合拍或將成為今後TVB提升自身競爭力的主要方式,《衝上雲霄2020》《使徒行者2》已經搶先一步試水,石子已經投出,能激起怎樣的波瀾,還待後續進一步觀察。

有內地演員加入,觀眾看的還是老戲骨 /《使徒行者2》

香港和內地文化能否通過影視劇達到和諧融合,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2007年,為慶祝香港回歸十周年,TVB和CCTV聯合推出鴻篇巨作《歲月風雲》,透過一個家族的興衰史講述兩地故事。

TVB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邀請梁家樹和朱鏡祺兩位金牌導演、編劇加盟,配備了劉松仁、苗僑偉、佘詩曼、宣萱等一眾豪華演員陣容。

但或許是因為TVB太想同時兼顧兩地觀眾的審美和情感,最終導致兩邊的觀眾都不買單。

實話實說,《歲月風雲》的水準並不低

十多年過去了,TVB當年那些足以傲視群雄的資本已經所剩無幾,想要姿態優美地從內地借力,重奪「新港劇」領頭羊的地位,在風起雲湧的「多屏時代」已十分困難。

TVB的最大癥結,從來也不只在於資金,而是其從始至終的創作模式。

來源:新週刊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