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地方開始嘗到「排斥低端人口」的後果

低端人口

文:公民於平

隨著疫情好轉,各地對於企業復工的態度出現了一百八十度轉變,由起先的嚴控,迅速轉變為鼓勵,甚至是督促。

經歷一個第一季度的糟糕開局,各地經濟形勢無不嚴峻,企業開動不起來,稅就收不上去,地方政府的錢袋子眼看就要癟下去了。

這個時候,能不急嗎。

然而,復工,談何容易。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返崗人員不足。許多務工者害怕感染風險,不敢出來;有些地方因為封村封路,班車停運,想出也出不來;有的人看到回城上班,還要開各種證明,甚至還要被強制隔離,為了避免麻煩只要先等等看……

類似問題,其實春節剛過就開始浮現。記得當時媒體曾報道,有生產防護服、口罩、測溫槍的企業,員工到崗率只有20%左右,為了支持這些企業復工,政府部門甚至不得不組織當地公職人員和志願者,充當臨時工,支援企業生產。

而隨著全面復工的到來,原本人手不足的問題,變得更加突出,許多企業遲遲不能復工,已經到了生死存亡關頭。為救企業於危難,地方政府部門心急如焚,紛紛當起「救火隊」——

有對企業復工和員工返崗,進行現金獎勵的;有給返崗員工報銷房租和交通費的;也有包機、包大巴,包專列,不遠千里招募和接送工人的……

一場異常激烈的搶人大戰,已經拉開大幕。

然而,效果仍不讓人樂觀。許多行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復工率依然偏低。甚至,在上級的復工率考核壓力之下,有的地方出現了造假現象。一些企業到崗人員不足,依然被基層部門強令開工,寧可讓機器設的空轉,也要製造「好看」的用電數字,人為拉高復工率。

如此復工,無異於一場勞民傷財的政績秀。

一些地方為了企業復工而忙得焦頭爛額,咽下的其實是自己種下的苦果。因為,有些為復工而到處跨省「搶人」的地方,也是之前拒絕外來務工者融入,設置苛刻入戶條件的地方。他們對高學歷,高素質敞開大門,而把一般外來務工者視為低端人口,採取排斥態度。

他們以為,這些低端人口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他們否定外來人口對於城市的興盛和繁榮的貢獻,認為這些人只是來沾光,是來分蛋糕的。沒有想到,一場疫情,擊碎了他們先前的幻覺。

現在每個人終於看到了,一旦沒有了「低端人口」,將意味著什麼。

其實,人生而平等,無所謂低端高端。在社會分工高度細化的時代,每一個崗位都不可或缺。甚至有些看似「低端」崗位,更直接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品質。如快遞行業,疫情期間由於快遞上崗人員不足,大家明顯感覺到快遞收發都比以前慢了。

所謂「低端人口」集中的行業,也是如此。技術含量再少、附件值再低的產業,都是經濟鏈條上不可或缺的一環。比如電動汽車企業特斯拉。據說生產已經高度自動化,一個大工廠裡,工人都看不到多少個。然而,如果沒有下游的幾百家汽車零配件企業,為特斯拉提供必須的零件,特斯拉的自動化生產能玩的轉嗎?

還記得之前,北京奔馳曾向向天津相關部門發函求救,哭訴一天損失4億,請求特批在天津武清的19家零配件供應商提前復工。十幾家做汽車零配件的,工廠的員工可能大多數都是不被重視的「低端人口」,然而,他們可以決定一家千億車企的生死,這,恐怕是許多人想不到的。

我昨天還看到一個新聞,東部沿海某大型造船廠遲遲難以復工,因為企業需要特種船舶焊接、裝配工人,這些工人都在滯留在四川涼山老家,據說,為解決企業困難,當地準備包車花6天時間,來回5000公里,接這些工人接回。這些工人,在某些地方官員眼裡,恐怕也屬於低端吧,然而,身在偏遠大涼山的他們,如今卻左右著造船廠的正常運轉,影響著政府的稅收收入。

由此可見,某些地方傾心打造的「高端產業」,就像閃亮而脆弱的水晶。即便技術再先進,設備再現代化,但如果勞動力仍然是「候鳥式」的,必須在千里之間往返,不能融入本地,在本地安下家,而那麼一場疫情,一次特殊事件,就可能讓這樣的產業鏈難以維持。

疫情,讓有些地方嘗到了「排斥低端人口」的惡果。希望疫情過後,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痛。

城市戶籍向普通外來務工者開放,幫助他們在城市裡安家,這絕不是城市對他們的恩賜。實際上,這更符合城市的長遠利益。別等到疫情來時才學會放低姿態,才來想起來「搶人」,平時的「搶人大戰」,如果也對普通外來務工者平等開放,何至於現在手忙腳亂?

更多閱讀

夏小強:中共失控 中國各地進入自組織狀態

夏小強:武漢肺炎的驚天內幕正在浮現?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