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查屠殺證據浮現?

布查屠殺

文:西奈山峰

昨天,一個讀者朋友給我發了一段視頻,字幕是簡體中文「基輔,布查地區,入侵的俄軍屠殺當地烏克蘭平民」。

圖片

今天我才知道,這段視頻昨天被美國「權威主流大媒體」《紐約時報》網站刊登。

這個讀者朋友是某大學教授,多次與我交流對俄烏之戰的看法。每次都被我問得啞口無言,然後過幾天再給我私發「俄軍罪證」,然後又一次被我問得啞口無言,如此往複。

昨天他給我發了這段視頻,我看了之後問他:「沒有俄軍開槍的畫面,也不能證明那些拿槍的人就是俄軍,怎麼就能得出入侵的俄軍屠殺烏克蘭平民這個結論?」

為了告訴他如何辨別甚麼樣的消息可信,我給他發了兩段烏克蘭平民的口述視頻,以及聯合國官員對烏方虐俘的指證視頻。

他說:鵝粉配的簡體中文您也相信?

我說:第一,你如何證明是鵝粉配的簡體中文?第二,你發給我的視頻不同樣是簡體中文字幕嗎?並且,你上學時,教書時,使用的教材,不也都是簡體中文的嗎?

他改口:鵝粉配的漢字您也相信?這樣行了吧?

我說:同樣不行,CNN言之鑿鑿「川普通俄」時,使用的是一水兒的標準英文,你相信了嗎?

他說:您所相信的謠言與字體和語言無關,與鵝粉有關。

我說:那就是說,你剛才強調「簡體中文」,是錯的吧?但你又強調「鵝粉」,這仍然是錯的。因為甚麼粉不重要,重要的是道理。

他轉換了話題,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句話有道理嗎?

我知道他的用意,許多挺烏者都愛用孟子這句話評價140多個國家譴責俄羅斯。

我問:甚麼是道?

我的意思是,首先要搞清甚麼是「道」,然後才談得上「得道」或者「失道」,而不是多助者就是得道者,寡助者就是失道者。比如西方國家全都把LGBT合法化,那麼LGBT就是「道」嗎?

他沒聽明白,以為我在轉移話題,就持續不斷地追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句話有道理嗎?

我說:你必須要先搞清楚,甚麼是道,如果你不能定義它而隨便亂用於質問他人,就是輕浮的。

他說:您能定義嗎?

我說:道,就是實事求是。實事求是的方法,就是學術規範;尊重學術規範,就是「重道」的學術精神。作為一個大學教授,您應該不難理解這個道理。你肯定寫過不少論文,而學術論文遵循的就是實事求是的道的規範和精神。

但從剛才您的表現來看,您只是把論文當成了謀生的某種熟練式的技巧,而沒有養成真正的「重道」精神。

他又把最初那個所謂「俄軍屠殺平民」的視頻發了過來,問:這個不實事求是啦?

我說:說你沒有學術精神吧?這裡面有開槍的畫面嗎?沒有開槍,怎麼證明是屠殺?又怎麼證明這些人是俄軍?

他反問:您如何確定他們不是俄軍?

我說:你一次又一次證明自己沒有學術精神,枉為學者。不是,無需證明,這就是法律所說的「疑罪從無」。

然後我發了一個聯合國官員指證烏方虐俘的視頻,告訴他:這個就叫證明有,但她證明不了無,她最多只能說「未發現」。這就像你去醫院做B超,報告單上永遠不可能出現「無異常」,只會出現「未發現」。這就是實事求是的「重道」的學術精神。

圖片

而你以及你們,只憑一段無法證明身份和行為的視頻,就斷定是「俄軍屠殺平民」,這個思考水平,正是聶樹斌、呼格們被冤殺慘死的根本原因。

毫無學術精神,無視學術規範,只有某種激情,這在本質上跟你們最痛恨的某些人一糢一樣!大學教授如此,我們的民族怎麼辦?

交流到此,教授至今無言。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