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後粉絲的自白:就算拄拐,也要追星

追星

作者:劉小土

因為追星,甜子(化名)和老媽長久積累的矛盾終於爆發了。一番苦勸無果後,她索性拉黑了老媽的抖音,眼不見為淨。

「小老太以前還有點理智,最多不過刷刷短視頻,往朋友圈發點明星資訊。現在是完全陷進去了,每天讓家裡人點贊、投票,三更半夜還被黑粉氣到失眠,逼著我們幫忙頂帖。太過分了,我都怕我女兒被她帶壞!」 甜子向硬糖君控訴。

阿姨、奶奶輩追星的瘋狂事蹟似乎越來越多,三不五時還上個新聞。去年,60歲的黃女士痴迷假靳東,引來「有點精神病」「真夠搞笑」的群嘲。知乎、微博上也有不少自陳退休父母追星的故事,硬糖君身邊也發生不少。

和很多人想像中不同,打榜、控評、應援,如今中老年人也開始玩起了飯圈那套。更值得注意的是,她們追的對象也正從靳東、黃磊、何炅一眾「電視臘肉」,逐漸變成肖戰、劉宇寧、蔡徐坤等「流量鮮肉」。甜子的媽媽秀英(化名)不止對年輕愛豆如數家珍,還能一眼認出許多十八線糊咖,硬糖君都有好多名字和臉對不上號的,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當內容行業不斷向年輕人過度傾斜,銀髮族的精神需求長期被忽視,彷彿他們只能被保健品收割,卻忽略了:退休中老年較之年輕人,更處於一種「有錢有閒」的狀態。

我們對中老年的印象似乎還停留在含飴弄孫、安度晚年。事實上,隨著經濟發展、新的中老年人受教育水平更高、互聯網娛樂也更加普及,今天的中老年上網衝浪早已不輸青年。他們也不可能一直被困在西瓜視頻、趣頭條裡看看社會新聞,買買老人鞋和理財產品。日本的老年人仍然在看漫畫、在追星,我們這邊未來可能也是這樣。

媽媽粉,困在算法裡

秀英又追回了劉宇寧。為何用「追回」,要從四年前說起。

2018年,剛退休的秀英突然變得無事可干。兒女都已成家立業,孫輩也有保姆照顧,閒得發慌的她全靠手機消磨時光。網購、直播、短視頻,秀英很快就成了「網癮老年」。

也正是這一年,丹東小伙兒劉宇寧靠翻唱《講真的》《走馬》《答案》等歌曲走紅,成為抖音新晉頂流。那段時間,秀英一打開抖音就是劉宇寧的視頻,「越刷越多,永遠刷不完一樣」。

只要縮短事情的反饋周期,人很容易沉迷於短期慾望被迅速滿足的快感而失去自律。在短視頻的算法面前,缺乏這種「被誘惑」經驗的中老年人更容易沉迷。

當然,秀英粉上劉宇寧也不全是因為臉熟,更多是被其追夢經歷所打動。劉宇寧自小就想當歌手,為了謀生當過廚師、擺過地攤,也參加過幾場選秀綜藝,但都沒拿到啥好名次。他仍想離音樂近一點,就在酒吧、火鍋店當起了駐唱。

「現在的孩子動不動就佛啊喪啊的,太不積極了。你看小寧,失敗過那麼多次都沒有放棄,才在安東老街唱出了一片天地。他的努力讓我敬佩,值得支持。」秀英的語氣裡儘是驕傲。

中老年粉絲格外偏愛勵志人設。據秀英介紹,在劉宇寧的粉絲群裡,像她這樣的「人品飯」還很不少。事實上,大批媽媽粉在社交平台分享追星初體驗,談及入坑蔡徐坤、王嘉爾、易烊千璽等偶像時,「初心」「正能量」都是常見的關鍵詞。

可秀英的愛來得快,去得也快。劉宇寧在抖音爆紅後,迅速正式走進演藝圈,出演多檔綜藝、影視劇,在短視頻的存在感就變弱了。刷不到小寧的秀英,注意力逐漸被新人搶走,三年爬了五次牆。

真正讓秀英變「瘋」的人是肖戰。去年,肖戰因「227事件」站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成為被圍剿、玩梗、維護的流量靶心。這場圈層鬥爭持續數月,抖音裡「肖戰」標籤頁的投稿量飆升,也就順理成章被推送到中老年用戶面前。

在這期間,秀英眼見無數博主爭相討伐肖戰,小飛俠(粉稱)則控評護主受盡白眼。她認真了解過此事,仍難以理解網友的憤怒,愈發覺得肖戰太可憐。「心疼這孩子,工作剛有點起色,結果毀在人禍上了,這事兒擱誰身上都鬧心。」秀英解釋道。

抵制肖戰的聲音太多,秀英竟被「虐」成了死忠粉,朋友圈簽名也從「寧是我的正能量」換成了「為愛戰鬥」。她開始學習飯圈規則,主動去跟極端黑粉對線、理論,幫肖戰復出爭取更多空間。不管家人怎麼反對,秀英都毅然走向了應援前線。

一年下來,227事件接近尾聲,肖戰也重新正式出現在大眾視野。與之相應的,抖人漸漸不再那麼關注肖戰,轉而討論起其他明星。秀英濃烈的愛意也隨著算法流向宋亞軒、龔俊、張彬彬,短暫停留,而後又隨流行的變化而消散。

就比如眼下,隨著《長歌行》熱播,劇裡「冷麵侍衛(劉宇寧)x軟萌公主(趙露思)」的CP嗑得人上頭,撒糖片段風靡短視頻。秀英在抖音重逢劉宇寧,舊愛重燃,並將愛火在朋友圈、家族群裡肆意蔓延。

刷一個,愛一個,阿姨粉牆頭蹦迪的技術可真不賴。「我雖然花心,但追每個明星的時候也是真情實感啊。」秀英辯駁道。

中老年應援指南

秀英學會的應援第一招就是做數據。

現在一二線城市的中老年人,基本都能熟練運用微信、QQ兩大社交軟件。迷上劉宇寧後,秀英火速加入幾大粉絲群,並順利打進了組織內部。而通過結識年輕粉絲,秀英被解鎖了打榜、控評、投票等追星新玩法,逐漸有了「事業粉」的覺悟。

「網友會往群裡發任務鏈接,指導大家進行操作。有時候需要安裝指定軟件,按要求設置參數,流程實在太複雜了。你做完還得截圖打卡,不夠活躍會被清理出去。」秀英說話間翻開手機,展示起自己安裝的魔飯生、超級星飯糰、愛豆等追星軟件。

她玩不轉這些操作,只能申請做些更簡單、更熟悉的活兒。就這樣,秀英被安排負責維護劉宇寧的抖音,正式開啟手動做數據模式。只要偶像發抖音,她便立馬轉發給親戚好友,要求對方點贊、評論並轉發。

「上班、帶娃都累死了,回家還得給我媽點贊。稍微慢一點,她就在群裡瘋狂轟炸。」甜子有吐不完的苦水。好在追的偶像夠爭氣,劉宇寧抖音粉絲猛漲至2000多萬,穩穩占據愛DOU榜前排,這意味著秀英不必再為數據操勞。

回想起來,秀英覺得最累的是2019年小寧參加《歌手》踢館賽。為助力偶像圓夢,秀英除守著家裡每個人投票外,還去攝影群、舞蹈隊、廣場拉票。「遠房親戚還以為小寧是我哥的娃兒。嗐,我媽對孫子的比賽可沒這麼上心。」甜子調侃。

劉宇寧最終以超過146萬票勝出,成功站上《歌手》舞台。可惜他踢館失敗,招來了「網紅終究是網紅」的質疑。唱衰稿鋪天蓋地,逼得秀英又搞起了反黑控評。

中老年或許玩不轉微博、豆瓣,但對今日頭條、趣頭條、快看點的操作熟稔於心。秀英重點「監控」這些軟件,在相關負面報道下留言解釋,私信創作者改稿、刪稿。(硬糖君終於知道,自家今日頭條後台的勸刪消息出自誰之手了)

為了放大聲量,秀英還常去其他人的文章底部視察,廣泛結交志同道合的中老年粉絲,為彼此的偶像點贊、控評。轉粉肖戰後,她甚至以兼職寫手的身分,潛伏進一家娛樂自媒體,夾帶私貨地寫起了明星稿。

但編輯害怕被舉報,果斷壓下關於肖戰的幾篇稿子,秀英「為愛寫文」的行動以失敗告終。有一說一,硬糖君拜讀了這些作品,真比低齡粉絲的尬吹小作文強多了!

除數據、評論外,秀英知道資深粉還得會整活,創作出圈物料幫偶像爭取更多路人緣。她試著用剪映做過幾期視頻,但可能技術和審美還不過關,傳播效果極差。「沒辦法,技術只能慢慢學習,急不得。咱暫時可以當推手,日常多發點偶像的表情包小視頻,先把身邊朋友的愛調動起來。」秀英告訴硬糖君。

中老年的應援手法還稍嫌粗糙落後,但也有其特色和優勢。他們一旦上了道,創作力被充分調動,說不定也是八仙過海的盛況。

「就算拄拐,我也要追星」

經過四年時間,秀英的線上應援能力已遠超同齡人。現階段,她正忙著練習使用微博、豆瓣和知乎,到處看看粉絲聚在一起聊啥,順道學學年輕人的飯圈黑話。

不過秀英覺得,光在網上追星還是不夠爽,缺少沉浸感。「數據是冰冷的。我們得經常走動交流,跨越千山萬水去見他,這種愛才更加真實、更加浪漫嘛。」

此前有阿姨粉橫跨上千公里去見劉宇寧,這事令秀英感觸頗多。「我活了60年,還沒有主動去追過誰的演唱會,想想蠻遺憾的。」2018年,秀英原想邀三五好友,一起去安東街頭尋找劉宇寧。誰知她還沒來得及動身,偶像便已紅得遙不可及。

阿姨粉分享追星心得

秀英暗下決心,等劉宇寧再開演唱會,一定要動員全家去現場追星。而在這之前,她打算先參加下其他粉絲活動,提前熟悉下團建的氣氛和規矩。「追到老,學到老。搶票怎麼搶,燈牌哪裡買,手幅如何定製,我都得向大家請教呢。」秀英盤點。

而相較於小年輕,中老年粉絲在時間、金錢和資源上的優勢都很明顯。硬糖君採訪過程也發現,不少阿姨粉都熱衷花錢追星。就說秀英,她去報刊亭買過蔡徐坤、易烊千璽的雜誌,也在閒魚、淘寶搶過肖戰、劉宇寧的周邊,更衝動下單了不少偶像代言的產品。

忍了四年的甜子突然爆發,就是因為老媽一次性買了十瓶洗髮水。秀英對此解釋,劉宇寧本就沒有多少代言,好不容易宣個品牌大使,還去京東直播間擺攤賣貨了,必須得支持下孩子。

「而且我花自己的錢追星,他們有啥好抱怨的。不光洗髮水,等丹東草莓上市了,我還要買它個十箱八箱的。」秀英吐槽。(熱知識科普:劉宇寧堪稱丹東草莓代言人)

當硬糖君問到會一直追星嗎,秀英堅定表示,只要小偶像值得,就算將來拄拐,也會繼續。在秀英看來,控評、做數據、買代言都還不夠,「我還年輕,努努力或許能混個站姐。」

莫名帥氣,十分動人。單論攝影技術,許多中老年粉絲確實有當站姐的實力。變成老太太也能繼續追星,怎麼說呢,讓人突然覺得年齡也沒什麼可恐懼的。偶像產業也別光顧著收割小學生了,退休金也很香啊。

來源:娛樂硬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