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疫情觀察:當一切終結,世界再也回不到從前

歐洲疫情

三個星期前,當意大利疫情爆倉,輸入歐洲各國的病例開始上漲時,即便是最激進的右翼,大概也不敢想像,歐盟各國會這麼快就相互關閉邊界,限制人員往來,廢了申根條約。

本來就是散裝的歐盟,封條越來越多。

疫情壓境,閉關就是互助。戰疫,得各打各的。

01意大利:不中用的馬奇諾防線

2月中旬,歐洲很少發現來自中國的輸入病例,可能大家都鬆了口氣。

但當2月21日-29日,意大利病例開始暴漲時,歐洲國家卻沒有警覺,這為病毒的傳播提供了機會。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3月16日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承認「我們低估了病毒」。

▲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圖/網絡)

歐盟現任領導人裡,有正式執業醫生執照的,是馮德萊恩和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馮德萊恩說的「我們」,指的應該是歐洲所有政府。我猜測,歐洲各國真正意識到大事不妙的時候,是在三月的第一週。

2月22日到3月1日,是歐洲學校的春假,很多人全家去意大利北部滑雪度假。

3月2號開始,返校的返校,返工的返工,有意大利旅行史的病例陸續在各國出現。

就是在春假後一週內,意大利確診人數暴漲到近萬,意大利倫巴第大區的醫院開始告急。

倫巴第地區負責協調重症監護網絡的賈科莫•格拉塞利(Giacomo Grasselli)教授,當時在接受英國幾家媒體的採訪時,提醒歐洲國家:「你們知道倫巴第是個多富裕的地方,你們知道這裡的醫療體系有多好。如果你們不採取措施,請人民跟你們合作,不管你的醫療體系多好,都會跟我們一樣,承受不住。」

但各國政要以及政府的專家顧問,在通報疫情時,卻在安撫民眾:「恐慌比病毒可怕」。

02   申根條約,廢了

數據不會說謊,但統計數據帶來的結果,往往讓人感到很驚悚。

比利時自由大學的生物統計學教授庫爾特·芭爾韋(Kurt Barbe),根據意大利的統計數字,對比比利時最初5天的數據,製作了計算模型。結果顯示,他每天預測的比利時新增病例,與政府公布的數據高度吻合。

根據庫爾特的模型估計,封控手段如果不升級的話,比利時將在3月23日變成另一個意大利。

其他各種模型的估算結論,得出的基本共識是,歐洲各國都可能在至多兩週內,成為意大利。

▲意大利醫護人員正在轉移病患(圖/網絡)

3月10日起,歐洲各國以前所未見的決策速度,關閉商店、餐館、學校,直到封國,步步加碼。

最先出手廢了申根條約的是奧地利。3月10日,意大利宣布封國後,奧地利3月11日關閉和意大利的邊界,禁止除本國公民外的意大利來客入境。

匈牙利緊隨其後,3月12日關閉了與奧地利和斯洛文尼亞的邊界。

3月13日,瑞士關閉與意大利邊界。

3月14日,波蘭、立陶宛。

3月15日,捷克跟進閉關,,同時西班牙封國。

3月16日早上8點,德國關閉了與法國、波蘭、丹麥、盧森堡、 瑞士、 奧地利等國的邊界。儘管默克爾宣布跨境貨物、跨境工作者不受限制,但馬克龍對德國沒有預先通報就直接單方關閉邊界很是惱火。

▲申根區國家內部之間的邊界(圖/網絡)

3月16日上午,馬克龍、默克爾與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四巨頭電話會議後,當晚馬克龍在電視講話裡,除了宣布法國封國,還預告歐盟和申根國家關閉外部邊界。

3月17日,歐委會宣布,30天內歐盟和申根國家禁止第三國公民入境。

3月18日,比利時封國。

3月19日,葡萄牙封國。

仍在「群體免疫」戰略道路上狂奔的英國人,在法國被拒絕入境,荷蘭人也被比利時拒絕入境。

03 比利時:主帥是個代理的,誰來挂帥

歐盟是個散裝的聯盟,歐盟各國地方和聯邦分權,都是散裝的國家。

而這當中,比利時是散裝中的散裝。

說荷蘭語的日耳曼裔弗拉芒人和說法語的拉丁裔瓦隆人,不和不散近兩個世紀,各說各的語言,各管各的地界。必須在聯邦層面達成共識的事請,吵吵鬧鬧、拖拖拉拉後,最後也能達成某種妥協,這次的戰疫也不例外。

2018年年底,比利時政府被議會投不信任票解散後,比利時一直只有代理首相和看守內閣。去年5月大選,沒有黨派取得多數,荷語區、法語區各黨派的聯合組閣談判快一年了,直到疫情爆發,也沒達成組閣方案。

戰疫已經打響,主帥是個代理的,誰來挂帥,各方爭執不下。

解決方案是典型的比利時式妥協:擱置爭議,給代理首相維爾梅斯以及內閣6個月的「戰疫」授權。3月16日,維爾梅斯正式向國王宣誓拜相,未來半年內,全權領導比利時對抗疫情。

3月10日,也就是確診總人數為267那天,比利時聯邦政府建議地方政府禁止1000人以上的大型活動(註:這一權利屬於地方政府,聯邦政府只能建議無權強制)。

3月12日,比利時取消所有聚集型活動,餐館酒吧全部停業,外賣可以,不能堂食,關閉學校。

318日,比利時封國:全民宅家,購買食品等可以出門,禁止海外旅行;能在家辦公的必須在家辦公;除超市、食品店、藥店等,其他商店必須關門。理髮店美容店可以開,但店裡一次只能進一個客人。超市限流,每10平方米1個顧客,每人限時購物30分鐘。不能聚集,家庭趴也不行。可以並提倡外出鍛鍊,可以跟家人結伴鍛鍊,但運動時與他人保持1.5米的距離。

▲比利時警察上街帶著的藤條(圖/網絡)

跟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那種出門要隨身帶紙質打印文件,遛狗當鍛鍊的硬封條比起來,比利時的封條比較柔軟。

布魯塞爾和安特衛普等城裡,有警察帶著藤條上街執勤,不是用來打人,是用來提醒人與人間的距離必須保持1.5米。

04 世界再也回不到從前

我住的鄉下,陽光燦爛的日子,鄰居們跟往常一樣,不是在院子裡弄花剪草,就是出門跑步。

我在村裡走路,還是一路跟碰見的鄰居聊天。不一樣的,只是距離遠了,聊天要靠喊。

我也要開始做手工了。我家小叔子的幾家巧克力店可以開,但是他沒有口罩給員工。我把手裡囤的給了他一些,還要幫他做一些。我這麼笨的人,女紅外行,現在居然要挑戰口罩這麼有難度的藝術品了。

▲國外一些人開始自製口罩(圖/網絡)

比利時這一輪封條的有效期,是3月18日到4月5日。

才過了兩天,3月20日政府的顧問就放出風聲,大概率必須延期。這天,比利時的總確診人數2257人,死亡37人,重症監護室人數164人。

比利時有1100萬人口,全國的重症監護室床位1900張。按照庫爾特教授的模型估算,總確診人數控制在2萬以下,比利時的醫療體系就能扛住。

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還在創新高的意大利,傳來消息說,總理孔特已經考慮將4月3日到期的封條延期,而且可能還會升級,跑步遛狗都不行了。

一百多年前的大流感,15個月繞世界轉了一圈。這一次,15個星期都沒到,中國剛經歷過的一切,就在全球上演,一幕都不落。

▲意大利女作家弗朗切斯卡•梅朗德里(圖/網絡)

3月18號,法國《解放報》刊登了意大利女作家弗朗切斯卡•梅朗德里(Francesca Melandri) 《從未來寫給法國的信》:

我從意大利,你們的未來給你們寫信,過不了幾天,我們的處境就會一樣。我們正相擁共舞,不過我們比你們早邁了幾步,看著你們重蹈我們的覆轍……眺望無法預知的你們的和我們的未來,我們能告訴你們的是:當一切終結,世界再也回不到從前。

冰川思享號特約撰稿 | 曹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