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吃人的倫理,以及如何防止被吃丨硬核生存指南

文:南洋富商

01 · 你會吃人嗎?

你會吃人嗎?面對這個問題,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不」。

吃人這事,在當代人看來無比噁心、變態、恐怖。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吃人。「水滸傳」裡有人肉饅頭,那是強盜黑店。

在人類歷史上,吃人並不是什麼罕見事件,而是普遍存在。

尼安德特人就是被當代智人殺光吃掉的。尼安德特人並不是另外一種動物,而是當代智人的一個亞種,可以和智人交配繁衍後代,我們的身體裡有一部分基因來自尼安德特人。從某種意義上,當今歐亞大陸的大部分白種人和黃種人都是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雜交後代。

尼安德特人也和智人一樣吃人肉,餓了就屠殺同類吃。

魯迅的兒子周海嬰在自傳裡提到一件小時候的趣事。他問魯迅人是否可以吃,魯迅回答:「人肯定可以吃,可能味道還不錯,但是你最好別吃。」

幾千年的歷史寫著無數吃人的故事,不僅僅是隱喻,而是真的吃人。

即便你現在覺得吃人這種事離你很遠,你也要有思想準備:在亂世,如何不被人吃掉,或者自己不至於墮落為吃人者。

因為你我都是吃人族的後代,每個人基因裡都有吃人的本能,無論它來自智人還是尼安德特人。在特殊的場景下,這種藏在基因裡的本能就會爆發出來。

02 · 吃人肉的歷史源遠流長

我們不考慮變態狂魔的特殊個案。我們只思考正常的普通人吃人的具體場景,以及人類如何為吃人肉找到正當理由。

袁崇煥被凌遲的時候,人民搶著生吃他的肉以泄恨。這是吃人的第一種藉口:泄恨。底層百姓並不知道袁崇煥是啥人,跟袁崇煥無冤無仇,只要皇帝跟他說袁崇煥是賣國賊,或者有謠言說他是賣國賊,那就是可以吃他肉的。吃袁崇煥的肉,弘揚正義,這種行為充滿快感,尤其一大堆人一起當街表演吃人,能讓每個參與者享受自己的崇高。

徐錫麟被殺的時候,有人把他的心肝挖出來吃了,據說吃了這種膽大包天的恐怖分子的心肝可以辟邪。「藥」裡面的革命者夏瑜的血被做成人血饅頭,這是古代中國傳統醫學的藥引。

吃人肉的第二種理由:滋補或治療。無論是吃人還是紫河車,都是古代傳統傳統醫學認可的療法。在中國古代的道德教化楷模中,還有割肉療親的故事,可見大眾對人肉療效的認可度。

中國人的胎盤大多數是被吃掉的。這百年來,中國人吃胎盤的次數應該超過十億人次。胎盤也是人肉,吃胎盤的數量,中國毫無疑問是世界第一。

歷史上吃人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填飽肚子求生存。遭遇荒年或者戰亂圍城,糧食緊張,就會有吃人的事件發生。開始吃屍體,接下來就是殺活人。

唐朝戰亂時,曾經公開抓人賣肉,狗肉一斤五百錢,人肉一百錢,畢竟吃人心理負擔重,所以價格低於狗肉。唐朝的秦宗權率領的蔡州軍團,出門不帶糧食,只帶鹽和鍋,直接抓百姓割肉吃。

北宋靖康元年,官兵和百姓都缺糧,就把屍體都醃製起來當糧食。岳飛的軍隊也是吃人的,當時若不吃人,岳家軍再英勇也只能因飢餓覆滅。「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這並不是誇張,而是真實的歷史。

唐宋是中國歷史上最值得自豪的強盛繁華年代,尚且有如此多的吃人,其他年代可想而知。

03 · 現代文明同樣無法杜絕吃人

1846年的美國,有一場著名的「當納聚會」,一群淘金者一起出發,在路上遭遇困境,最終變成一次以同伴人為食物的恐怖的探險。其中四十人變成食物。有些是死去後被吃,有些則是先殺後吃。

美國探礦家帕克,在1874年2月9日和五位同伴一起前往科羅拉多山區考察探險。二個月後獨自回來,坦言另五人已經被他打死,為了在找不到食物的環境中活下來,就以他們的屍體為食物。帕克被判刑四十年。

1972年10月13日,斯特拉馬里斯大學橄欖球隊遭遇墜機事件,倖存者以同伴屍體為食物度過了72天,最終14人獲救。

在二戰年代的列寧格勒保衛戰中,人吃人已經不是祕密。一些人會被偷殺掉,然後在黑市賣肉,假稱各種動物的肉。那時候大家都明白早已沒有什麼家畜殘留,這肉的唯一來源只能是人類。吃肉者個個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這些吃人事件不是發生在南島吃人部落,也不是發生在有幾千年吃人歷史的某民族,而是發生在受過當代文明教育、自發現新大陸時代開始就對印第安人吃人肉深惡痛疾的西方人。他們是當年地球上最文明先進的群體。

但是在生死存亡關頭,無論是文明教育,還是宗教信仰,都可能經不起人性的考驗。吃人這事,無論是有上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還是只有250年歷史的文明國家,都一樣會發生。

因為人類基因來自智人和尼安德特人。

04 · 如何不被吃掉?你要有自己的群體

一旦發生競爭和敵對,人類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動物。人有高度智慧,有群體合作,會使用武器,會施展周密的策略,再厲害的野獸與人群相比,也是微不足道的。一旦人類打造了一個亂世,就比遍地毒蛇猛獸的原始森林更可怕。

人只分二種:自己人和外人。

亂世到了一定程度,殺人吃人的道德標準就變了:吃自己人是不道德的,但是吃外人是可以接受的。

首先,你需要強大的「自己人」團體,才可能活下來。在當納聚會中,倖存者都是有家庭的,單身漢基本都死光。有些人死後,親屬不吃他的屍體,但是吃別人的屍體。一起出發的這群人,當初大家都是「自己人」,遭遇食物困境時,只有親人才是自己人,其他的都是「外人」。

在光緒元年和1943的災荒中,都有這樣的例子:逃荒的人到某個村子的某個院子裡求助,結果自己就成為當地人的食物。

你沒有自己的群體,以一個「外人」的身分闖入別人的「自己人」的圈子,這就是找死。

05 · 逃離可怕的群體

亂世到了極端情況,自己人也吃。

在新會圍城中,由於缺糧,守將就要求百姓挨家挨戶出一個人當軍糧。每個人都很無辜,本不該被吃,但是為了守城這種「偉大事業」,就需要有人做出犧牲。

在睢陽圍城中,守將張巡帶頭殺了自己老婆給將士吃。於是大家都大開殺戒,最後全城大部分人都被吃了。為了戰爭勝利或永不屈服,他們不覺得殺人吃是罪惡的,他們認為戰爭勝利和永不投降,比人的生存重要。

如果你陷在這種充滿崇高感的人群中,你必然面臨危險,因為他們信奉為了集體和事業可以犧牲任何個人。

功利主義的基本立場是「為了社會群體的最大利益」,這句話聽起來毫無問題。但是我給你舉個假想的例子。

現在糧食緊缺,所有的糧食只能支撐幾天,半年後才有新糧食。如何讓餓死的人最少,或者說倖存者最多?

如果糧食平均分配,結果是所有人都會在一個月後餓死。倖存者總數為零。

為了讓最多的人存活,符合數學上最優解的答案是:先殺死一部分人醃製起來當食物,不僅減少糧食消費,還可以增加人肉食物儲備。

具體殺人人數根據食物情況決定,或許殺一半,或許殺三分之二,只要這些人可以成為食物,就會有一半或三分之一的人活下來,這比大家平分糧食最後都餓死要好得多。

這就是功利主義的答案。只要能讓群體獲得最佳利益,犧牲個體是可以接受的。

問題在於:你願意成為被殺的那三分之二,還是倖存的三分之一?事實上誰都不願意成為被犧牲者。但是在人群中,在周密的體制下,被選定為犧牲者的個人是無法逃脫的,正如新會城中家家戶戶貢獻一個人當軍糧,你可以選擇死一個人,或者因反抗全家被殺,這就是你唯一可以做的選擇。

所以你要避免被吃,就得早早逃離,晚了就跑不掉了。

06 ·prepper的生存觀:理性的個人主義

生存狂都是個人主義者。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高於一切。古巴導彈危機時,美國的prepper絕不會跑到白宮面前給美國總統當人肉盾牌,更不會站在五角大樓宣誓與國家共存亡。他們的選擇是在後院挖地窖當庇護所,在偏遠農村搞避難所。生存狂不相信國家和社會會給每個人安全的人生。無論特朗普如何吹噓要讓美國重新偉大,生存狂依然相信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要靠自己去保障。

生存狂對人性沒有信心。他們知道一旦遭遇危機,人性中的各種可怕就會爆發出來。當納聚會中,大家都是信誓旦旦一路要和互相幫助,到後來就是吃人肉。帕斯和五位同伴也不是一開始就準備殺人吃人的,但是到了食物困境,我若不殺你,你就會殺我,最終是殺人吃人肉的活下來。
在漫長歷史中,要經歷無數次生存困境,那些基因中只有純善良的人類,都被殘酷的現實慢慢淘汰。剩餘下來的,都是生存優先的。生物進化原則原則很簡單:只有適合生存的才能生存下來。

生存狂相信自己也是一樣,如果沒有食物,也會變成惡魔,所以他們任何時候都會囤積大量的罐頭和糧食。人性不可靠,避免作惡的最好辦法,是讓自己不受人性考驗。

作惡是很容易找到正當藉口的,即便是殺人和吃人這種事,也有無數正當理由。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