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夏,逃離三亞

三亚

這個特別的夏天,很多上海人想出去透透氣。但真的出來了,發現自己像地鼠一樣,走到哪裡都要碰運氣。

海南躺了18天之後,我按計劃飛回。昨晚到的機場,看到很多圍坐在地上打牌吃飯的滯留乘客,氣氛變得惶恐不安。

今天一早當我在家中醒來,收到剛搬去海棠灣艾迪遜的姐們發消息來說:三亞封城了,正在研究怎麼走。

——還能打車嗎?

——沒車了。

——酒店電瓶車能送機場嗎?

她沒回,發了一段路障的視頻給我。不進,不出。

我們這些從上海出來的,甚麼沒見過。昨晚當我帶著妹妹面不改色進入鳳凰機場大門時,知道自己已經穩如老狗。

六月的上海,在可以踏出小區門之後,就決定給自己一個悠長假期。自費的。不然怎麼辦,找ZF報銷兩個月的精神損失費?

離開四十度的火爐,最高溫度不超過35度的海南真的可以避暑。

以前習慣性說去三亞。這次惡補了地理才明白,三亞只是一個市,亞龍灣只是其中一個灣。海南這一片還有那麼多值得去的地方。

大半個月,從日月灣、石梅灣、富力灣、清水灣、三亞灣到海棠灣,除了露營基地,民宿、公寓、酒店都住了一遍。

先分享一下旅游攻略:

三亞灣天涯區去年火起來的天涯鎮民宿群可圈可點。目前房價一千多每晚的270度文藝小清新原生態海景房,比住老牌星級酒店體驗感好多了,出門下樓就面對海的野趣。最熱門的幾家一房難求,我們天天換房間就因為沒法連續訂上。

在附近吃到了最難忘的手工鮮榨椰奶清補涼,在環境破爛的小店打包了當地人的早飯。清早在鎮上走走,大部分房子被刷成藍色白色,戶戶家門敞開曬著魚幹悠哉悠哉,像極了小希臘。

萬寧沖浪太火。我們住了一個叫沖浪俱樂部的民宿,才開張幾個月,裝修布置得好像在加利佛尼亞度假。老板就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三輛甲殼蟲都停在院子裡,早出晚歸趕著去沖浪。

聽說有個六十歲的大爺在這裡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獨居幾年了天天沖浪。這個邨十分安靜,超市步行到不了。沖浪教練把我們帶到了石梅灣,在過分好看的海邊看到了彩虹和晚霞。

姐姐沖浪那天浪太大,板上站起來都困難,第二天腰酸背痛。沖浪這件事,平時不練核心肌肉的普通人淺淺體驗就足夠,狼人們都是來之前體能鍛煉一個月的。在上海封控天天忙著消滅團購食品的很多人,一下子要玩沖浪,會有點過猛了。豎著沖浪板拍個合影,或者趴在沖浪板上劃劃水差不多。

潛水也是。專業點的潛水俱樂部初學需要至少3天起練,先在泳池泡著練習呼吸等,哪裡是教練二話不說讓你換上潛水服把你拖進海裡看得稀裡糊塗。

我們滑翔傘在陵水,空中跳傘在神州半島。後者價格如果去三亞玩一次就貴一千多。當地司機都說,來玩住在石梅灣清水灣這一帶最好,住宿便宜,往北去萬寧,往南去三亞,都方便。

真心沒錯。在這裡住到了一兩百每晚的金牌公寓,也是很難訂完整日期的那種。陽臺上有秋千,冰箱裡各種飲品,廚房備齊鍋碗瓢盆,不像有些酒店公寓只有一個帶爐灶的廚房,其他啥都沒有,幹淨愜意到讓我產生了家的溫馨感,忍不住去了趟菜場。在這裡住一個月也就是兩個晚上五星級酒店的價格。

亞龍灣海棠灣這一帶商業多年亂象太多,大眾點評各種差評慘不忍睹,都說海水質量也有受影嚮。

這個暑假,三亞五星級酒店海景房價格都飆升到了三千多以上,海棠灣艾迪遜每間夜已上萬,嘉佩樂俗稱三亞嘉佩樂其實並非在三亞,具體地址在我住的露營基地陵水香水灣,北緯18度世界最美緯度線。參加這個國內頂級翠湖寒SnowPeak露營基地升級儀式,也是這趟來海南的動力👉《請允許自己躺平一個月》。

最後的行程安排在五星級酒店葛優躺。習慣了之前的清靜,剛到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堂時覺得太過熱鬧了。不過如果家裡有小小朋友的,酒店環境服務確實方便,兒童酒店俱樂部活動又豐富,游船健身旅拍每天都可以有安排。

(臨行前的酒店大堂,空無一人)

直到,假期尾聲倒計時三天,60公裡之外的崖州市出現了一例陽性患者。據說是漁民從越南傳染了過來,還去了港口。

「你們來海南只能吃到養殖的海鮮……大部分都走批發,本地人都是去港口買的。」

我所在的海棠灣,還是疫情公告中幸免的區域。一夜之間,自助早餐廳不排隊了,很多游客連夜買了機票撤離。當時妹妹的機票改簽費+150就可以搞定,第二天發現+1900餘票緊張。與此同時,天涯區270度海景房網紅民宿一夜降價1600。

我們被安排在酒店餐廳統一做核酸檢測,過了48小時核酸報告還沒出來。我去跟酒店投訴,大堂經理說,這是ZF安排的,搞得他們也裡外不是人,叫我去投訴ZF。我們改自費去醫院做核酸。第一二天都還算快捷順利,到了第三天,隊伍裡出現越來越多拿著行李箱排隊的,因為機場要求出示48小時兩次核酸報告才能登機。

有朋友在上海疫情剛爆發時想逃去三亞,結果到了機場第二次核酸檢測報告遲遲出不來,無奈折回家裡關禁閉。兩個月後我問他後悔不,他說幸好沒去三亞,不然非破產不可。

48小時兩次核酸才能進機場。為了趕飛機拿核酸報告,有人排隊排了五個小時,有人做完了混管再做一遍單管生怕結果不及時出。度假成了天天去醫院報道。

社會面娛樂場所一律關閉,亞特蘭斯蒂水族館關了,酒店連兒童樂園SPA館都關了,旺季仿佛被按下了暫停鍵。有畢業旅行的幼兒園同學媽媽們,從上海運了成箱的紅酒,在三亞租了游艇要慶祝,結果每天早上一睜眼就要看疫情實況報告,想著要不要改簽機票。

每天都不一樣。每小時都不一樣。

我按原計劃離開三亞的這一天,上午海棠灣只出不進,提前約好送機的司機說過不來了;下午去熱門餐廳吃飯,魚缸裡皮皮蝦都沒剩幾個,老板說市場都關了連他們都進不到貨,我們後面一桌連石斑魚都吃不到了;傍晚趕往機場,司機開了十公裡,被路障攔住了要做登記,他不敢往外開說回不了了,我們換車繼續前行。

下過雨的三亞,傍晚的天空會呈現出夢幻般的粉色。望著車窗外的晚霞,心想有多少人在車上還在瘋狂的刷支付寶,期待自己的核酸報告快點出來以便順利登機。

要不是怕破產,也實在不想離開。下過雨的傍晚,每一朵烏雲都被鑲了金邊。

這篇記錄寫完要發出的時候,得知三亞機場和動車站即將關閉,三亞進入封城狀態,八萬游客滯留。

」海南本次疫情國家定型為新冠肺炎第三波重大疫情,第一武漢,第二上海。」

 

房間裡飛進幾只蚊子就要搬家,誰經得起這樣的折騰?

多少年後想起2022年夏,我能記得的大概只是自己在吊牀上睡著了、在皮筏上晃著睡著了,在泳池浮排上睡著了……

浮生六記?亂世偷生。

作者:馬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