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杜甫逃出長安!

杜甫

文: 赤評 

最近聽說杜甫要在國外出詩集,還接受英國BBC採訪,播出了一期節目,叫做《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

這件事情讓人晚上睡不著覺,白天起不了牀——「這事雖然不怪他,但客觀上還是有可能被利用」。

杜甫是一個專門暴露陰暗面的詩人,在安史之亂的時候,無數前方將士英勇殺敵,他不去寫,專寫打敗仗:「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我軍中敵人埋伏了,作鳥獸散,完全沒有戰鬥力;「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我軍又在桃林打敗仗了,百萬軍隊都掉到黃河裡變魚蝦;更過分的是什麼「子孫陣亡盡,焉用身獨完」——家裡子孫打仗都死光了,我也不想活了……人家在前方打仗,你在這裡製造恐慌,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他還在《石壕吏》裡寫抓壯丁——「有吏夜抓人」。事實上,這些人都是主動報名上前線的。他自己不去上陣殺敵,卻說什麼「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腸」,這不是企圖動搖我們的軍心嗎?

他不寫大唐各級政府怎麼大力救災,只寫什麼「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醜化政府形象,對外暴露家醜。我們完全有理由懷疑他是敵人派過來的間諜。有必要查一查他和敵對勢力「有何種程度的勾結」?與他們存在著「何種利益共生關係」?

「路不拾遺」、「萬國來朝」他不寫,專門寫什麼「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之類。我倒是要問一問:作為一個公務員,你捧著大唐的碗,罵著大唐的娘,你的屁股坐到哪裡去了?

他寫的那些東西,好多都是道聽途說,那個潼關吏告訴他,桃林那一仗好多人都掉進了黃河裡,他親眼看到了嗎?有照片嗎?詩能這樣寫嗎?

最不可忍受的是,他作為一個中原人,惡毒攻擊祖國的傳統中醫。他有個朋友叫鄭虔,崇洋媚外,寫了一本《胡本草七卷》,裡面記載的「皆胡中藥物」,意思都是來自西方(西域)的藥物。杜甫就寫了一首詩,無恥吹捧:「異花來絕域,滋蔓匝清池;漢使徒空到,神農竟不知。」居然說我們中醫老祖宗神農都不懂得這些「西藥」的神效,敢問杜作家:你還有臉做炎黃子孫嗎?

我也不跟他爭左還是右,我就跟他爭是不是事實。時間已經不多了,這個節目已經播出,英文版《杜甫詩集》的出版時間也已經確定,他杜甫要是拿不出照片,「作為全世界唯一信源的有影響的」的證據,那就是造謠,我要到大唐最高人民法院大理寺去彈劾他。

我已經調查過了,他在成都有一幢豪華別墅叫「草堂」,另外還有兩處住宅,一處叫「茅屋」,一處叫什麼山莊,但他仍然貪心不足,公然索賄「廣廈千萬間」,希望吏部好好查一查,強烈呼籲收繳他的非法所得,把他的所有財產充公。

外國人做的那期節目,把他捧為「中國最偉大的詩人」,想給他頒諾貝爾文學獎,那麼,李白呢,蘇軾呢,郭沫若呢,他們才是最偉大的詩人,跟他們比,這個專門給外國人遞刀子的賣國賊算個屁!

對了,他還是個不折不扣的舔美分子,無恥跪族,他有個筆名叫杜子美,意思是說,要讓他杜家的子子孫孫都隨美,還要不要臉?

趁他現在還在長安,誠邀武林同道,去嚴懲這個「中國的罪人」。千萬不要讓他逃出長安。

不過,杜甫好像沒打算逃,他有兩句詩是這樣寫的:

「爾曹身與名俱滅 不廢江河萬古流。」

——你們這些人骨頭渣都爛光的時候,長江與黃河的水仍將流淌千萬年!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