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生:疫情預警的第一道防線為何失守?相關主事人蓄意為之!

華生

這幾天有個特別引人注意的事情,經濟學家華生實名指控湖北武漢主事人就是疫情罪魁禍首,讓我們看看他怎麼說。

日前,經濟學家、東南大學資深教授、經濟管理學院名譽院長華生在微博發表一篇長文,分析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預警的第一道防線為何形同虛設。得出的結論是:湖北和武漢方面的相關責任人和主事人,並非偶然和無意犯錯,而是蓄意為之。作者公開發表此文顯示出的責任、擔當和勇氣,值得我們鼓掌歡呼,更值得我們沉默的大多數,尤其是那些自詡為知識分子的人,認真學習。

以下轉發華生教授這篇長文的後半部分,編者未加任何改動。原文的前半部分所發議論相對寬泛,故未轉發。 

來源:微博@華生2010 

被繞過的國家網絡直報系統

下面我們就來看,這次疫情防控的第一條防線如何失守,又為何形同虛設?

我之前的文章提出起預警作用的國家網絡直報系統失靈,主要原因應當是武漢和湖北方面根本就沒有向系統申報之後,人們從開始的震驚和難以置信,慢慢開始接受或相信了這是個事實。不少媒體也開始關注和跟進了這個問題。不過,一些媒體報道出來的情況有點撲朔迷離,讓人不得要領。

當然這也是因為被採訪的各方專業人士本身也說法不一。有人說,這個系統並未真正有效運行,有人說據採訪武漢一線醫生並不知道這個系統,只會填傳染病報告卡給醫院,有人說這個系統只填報法定傳染病,新的未知疾病無法反映等等。其實,稍微動腦筋想一想,我們上次因SARS出了那麼大問題,國家針對性出台的網絡直報系統會那麼蠢嗎?

這一點,我們只要稍微深入一點查一下法規就完全明白了。2007年,原衛生部修訂印發了《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排查和管理方案》,其中明確規定,「各級各類醫療機構人員發現不明原因肺炎定義的病例後,應立即報告醫療機構。醫療機構在12小時內組織專家會診和排查,仍不能明確診斷的,應立即填寫傳染病報告,註明不明原因肺炎並進行網絡直報」。顯然,按照規定,任何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均包括其中,申報主體與責任人是醫療機構。

有人在網上貼出的2014年廣西巴馬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表明,2013年當地醫院發現了3例疑似麻風病例後,立即向當地衛生部門報告並進行了網絡系統直報。後來因病例越來越多,地方有關方面考慮到對當地的不良影響,令醫院不再上報並修改病例為普通肺炎等。最終因後來疫情擴展、紙裡包不住火後,有關人員被查處和移交司法。

我之前的文章說過,國家網絡直報系統建立以來,運行總體正常,並在2009H1N12013H7N9禽流感防控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多次立功。這個系統有專門機構的一大批人在運行維護管理,每天每週都要寫動態匯報,呈送中國疾控中心和國家衛健委。這個系統的相關工作人員一直表示他們不能未經授權透露具體的申報情況,但斷然表示他們絕不可能瞞報漏報任何系統數據。因為那是大罪過,他們也否認這套系統運行並不正常,不是像有些人說的不能監控各地新發生的不明原因肺炎,表示每年都會接到各地報來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基本上經覆核後一般是虛驚一場,又及時排除警報。所以,不存在所謂怕下面報多了,他們負責不過來的問題。

實際上,據我從各個渠道了解,就在去年12月份,全國不止有一個省份報告了多例不明原因肺炎,均被很快排除。但就如上面提到的廣西的情況一樣,唯獨真正發生疫情的湖北省和武漢市,在去年12月份,均無一例申報。

那麼,是否湖北和武漢有關方面,是疏於管理,沒有要求醫療機構填報以及向他們報告情況呢?有證據顯示也不是。實際上,他們對這項工作的要求和處理非常嚴格。在武漢市衛健委的官方網站上,去年3月15日還發布了一個行政處罰書,對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昌分院在對乙類傳染病病人診斷,實行網絡直報的責任報告單位,未在24小時內進行網絡報告,進行立案查處並公告。相信在這麼強大有力的監控下,武漢市接診了不明原因肺炎的各家醫院不敢在短短幾個月後,就全都敢抗命,既不做網絡直報,也不向他們報告。

根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多名醫生寫作,今年124日發表於《柳葉刀》上的英文文章披露,根據他們統計的武漢不明肺炎發病就診記錄,首例病人為1211210日再次出現3例病人。按規定這時就應該逐一向當地疾控中心和政府主管部門報告,同時也應立即向國家網絡直報系統報告。

而根據中國疾控中心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今年第2期發表的回顧追溯性文章,去年12月份是新冠病毒疫情發展起步的最早期最關鍵的階段。他們據現在7萬多名病例回溯推斷,武漢和湖北在去年12月底之前就可能已經出現了104名新冠病毒的感染者

顯然,如果湖北和武漢方面,早在12月10日發現診斷病例已經又增加了3名,即不到10天翻了4倍的情況,火速向國家網絡直報系統報告,那麼,我們就在現在大家關注的1月1日以後的20天之外,又提早了更為無比寶貴的20天。

那麼,這個要命的20天瞞報,是否僅僅是下面基層疾控或衛健委人員自己的胡作非為呢?看來也不是。因為到了12月29日,省市區調查組已聯合調查,1230日出了調查報告,而武漢市衛生健康主管部門還發了內部的緊急通知。但若非當晚國家衛健委獲悉消息,次日一早派人奔襲武漢,湖北與武漢方面似乎還沒有任何要報告的意思。

被繞過的國家衛健委系統的實驗室

實際上,還有更強有力的證據表明,1215日以後,湖北和武漢方面已經知道了問題的發生,面對日益增多的案例並應當在12月20日前後就緊急研究對策。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不清楚是在哪個層級上,但顯然不是少數個人或較低層級上,做出了一個讓人們絕對不可思議的荒唐決定即為維持地方的穩定發展大局這個頭等大事,此事不讓北京方面知悉。但吸取SARS教訓,對此不明原因肺炎,也絕不可掉以輕心。因此,要利用自己的可靠關係,找國內除國家衛健委系統以外的實驗室和科研單位,想盡一切辦法儘快搞清病原,以便自己解決擺平問題。這樣,他們就冒天下之大不韙,踐踏了諸多法律法規,更遠地走上了違法違規的道路。

這就是之前有部分消息披露,最近《財新》週刊詳細報道的,在去年1220日之後,有不少於9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送給廣州微遠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廣州另一家民營科技公司。這後一家公司看到這個重大病原體後,決定繼續深入分析,延遲發放報告,同時分享數據給熟悉的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所,並在12月27日拿出檢測結果並親赴武漢跟醫院和疾控中心領導當面交流。

同日武漢方面又將另一樣本送往了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不過這家公司誤將其檢測為SARS,並在30日通報給了武漢方面。另一份樣本則在很早就送至與武漢方面有著長期合作協議的復旦大學附屬的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該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樣本後,於1月5日檢測出一種新型類SARS冠狀病,並率先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序列。與此同時還有幾家基因測序公司,包括華大基因取得樣本,並進行了測試。華大基因於12月30日口頭通知武漢方面,稱這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

或許因為這些陸續到達的信息都很不妙而且都並不正規和權威,武漢方面終於在12月30日將樣本送至近在咫尺、擁有國內最先進的P4實驗室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並向對所有被委託方一樣,要求對方嚴格保密。直到這時,中國疾控中心及其下屬的病毒研究所還毫不知情,國家衛健委也完全被蒙在鼓裡。

12月31日,靠下屬單位的個別領導從網上發現信息,國家衛健委的工作組和專家組同日陸續抵達武漢後,1月1日,一方面由湖北省和武漢市衛建委的官員分別緊急通知測試樣本的幾家單位,特別是其中沒有資質的民營科技企業,通知要求對方立即停止工作和銷毀樣本。另一方面,於當日首次將樣本送交中國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在國家衛健委的領導下,立即牽頭協調更早拿到樣本、已開始工作的中國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三家單位共同攻關。但這比起武漢方面最初送出樣本,已經晚了近10天,延誤了國家整體協調並安全可靠的對對樣本的檢測、剖析工作。

由國務院頒發的《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條例》以及原衛生部關於《可感染人類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種或樣本運輸管理規定》均嚴格規定,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必須由擁有國家認可的P3P4實驗室進行檢驗。跨省運輸要求省級衛生管理部門初審,並報國家衛生行政管理部門在三個工作日作出是否批准的決定。為吸取歷史教訓,防止高致病原微生物的泄露形成實驗室污染或運輸污染致病,對保存、運輸、和檢測的手段、條件、護送等均有極其嚴格規定。至於對新的未知的高致病原樣本,即便是國家認可的P3、P4實驗室,也不能擅自檢測,而要經國家衛生行政管理部門專門批准。違反這些規定造成後果的,要分別追究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

武漢和湖北方面竟然將新的未知的高致病原樣本,隨便尋找各類從事該項工作檢測單位、運輸承運人,既耽誤了檢測和剖析時間進度,同時也極易造成潛在的病毒泄漏擴散風險。

這些參加過樣本早期檢測的單位,雖然在當時嚴守了與湖北與武漢方面的保密承諾,但隨著後來疫情的發展,許多也忍不住通過各種渠道透露,表明自己也曾經做出過貢獻(有的單位有人還未經授權搶先發布發表相關結果,造成不良後果,這是後話)。

國家衛健委在1月初初步獲悉情況後,衛健委辦公廳緊急發布了《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並採取一定相應措施消除隱患。所有這些,後來都被有的媒體獲悉後披露發表出來。應當說,相關媒體在挖掘、報道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做出了很多努力,發表了不少好文章,但由於這篇相關報道的作者了解情況不夠全面,使讀者容易得出國家衛生健康主管部門排斥各方力量,自己封鎖資源和信息的印象,而嚴重違法違規的武漢和湖北方面及相關機構人員,則成了無辜的努力貢獻者。這當然與實際情況不符,容易產生誤導。

綜上可見,湖北和武漢方面的相關責任人和主事人,並非偶然和無意犯錯,而是蓄意為之。他們大權在握,過度自信,無視黨紀國法,無視人民生命健康,以為擺平就是水平,搞定就一切篤定。只要能夠維持他們光鮮的外表形象和權力地位,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欺下瞞上,不擇手段,毫無法律和道德底線。這其中反映出的在高度集權和強調紀律而又缺乏社會廣泛監督的生態環境中,官員中存在的典型的兩面人行為,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但是,萬分遺憾的是,在去年12月底的時點上,各方面對武漢和湖北方面的膽大妄為與匪夷所思的行為,還毫不知情。大家都還完全相信他們是城市和地方治理的模範生,相信他們隨即做出的天下太平的闢謠,相信他們完全能夠妥善解決這個剛剛發生的小疫情。但不幸的是,湖北與武漢方面的相關責任人與主事人,不僅不思悔改,還完全辜負了黨和人民的信任和重託,繼續沿著錯誤的道路越走越遠,給武漢和湖北人民帶來大難,給全國人民帶來大災。

文章來源:貓眼郡

更多閱讀

夏小強:中共失控 中國各地進入自組織狀態

夏小強:武漢肺炎的驚天內幕正在浮現?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