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大數據下的疫情透視

文: worldpupil111 

前言

隨著疫情發展,各方數據湧現。

友情提醒,本文談的是醫學、統計學、社會學和邏輯,不是個例。

一家之言,歡迎討論。

~1~病毒的對比

看到COVID-19病毒的全球感染數達到1600萬,反而感覺安全了。為什麼?有不少已經被嚇得半死的人驚恐地問。下面以其它病毒作參照,分析一下COVID-19的危險性。

首先對比COVID-19和肝炎病毒

2019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有3.25億乙肝和丙肝病毒感染者。

無論死亡人數,還是死亡率,肝炎病毒的危險性都遠遠高於現在的COVID-19,而且這是在有乙肝疫苗的情況下,數據還這麼慘。但是這麼多年了,地球從來沒有為肝炎病毒大動干戈。

然後對比COVID-19和流感病毒

根據美國CDC近十年的流感數據均值,美國每年近3000萬人感染各種類型的流感,住院44萬,死亡3.6萬。

美國人口約3.3億,假設全世界都是美國的健康和醫療服務水平,按照美國CDC的統計標準,作個簡單估算。全球70億人每年大約有6.3億人感染各種類型的流感,死亡76萬左右。

眾所周知,COVID-19病毒感染的人,大部分都能自愈,那麼所謂的「 感染數」就只取決於檢測能力和檢測準確性了,實際感染人數會遠遠高於醫療機構的確診數。

目前檢測確診感染達1600萬,意味著地球上實際感染過病毒的人群以億計。 7月上旬,斯坦福大學著名流行病學教授John Ioannidis接受采訪時稱,根據抗體研究估算出感染人數大約有1.5-3億。

隨著疫情數據的豐富,病毒的輪廓越來越清晰。人類歷史上,有二種大規模減少人口的危機,一個是瘟疫,一個是戰爭。越是嚴重的疫情,銳減的人口數量越多。所以,理解疫情的關鍵,是年度死亡總數(或總人口死亡率)。

~2~年度死亡數

不知死,焉知生。

年度死亡數(率),既可以用不同國家的橫向數據對比,也可以用同一國家的歷史數據對比。

先對比瑞典和美國各州的死亡率。

瑞典這幾個月並未實施禁足令,每百萬人口死亡數為549。美國各州的防疫政策是地方權限,聯邦無權干涉州權。簡單來說,紅州的做法接近德國,藍州的做法接近意大利。禁足隔離的紐約州和新澤西州,每百萬人死亡數分別為1669和1763,遠遠超過無為而治的瑞典。

接著對比歐洲不同國家的死亡數。

上圖是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的地質學家和化學家保羅·丹尼斯(Paul Dennis)教授對西班牙、英國、瑞典的疫情死亡數據的比較,呈現了幾乎相同的疫情曲線。

丹尼斯教授認為,雖然歐洲各國採取了不同的應對策略,南歐封閉、英德動態、瑞典放鬆,但COVID-19似乎在上述爆發地區都遵循Gompertz曲線,不同的社交距離和封鎖規定,對疫情導致的死亡數沒有實質性影響。

看下具體國家的情況。

~3~硬核的瑞典

前面文章中,根據英美國家一貫的硬核作風,我認為是英美首先走出疫情。在此,我要承認,這個判斷錯了。從數據來看,最先走出疫情的,應該是這個北歐國家—-瑞典。

從頭到尾,瑞典都保持了社會的開放,簡稱「 不檢測、不隔離、不收治」的三不政策,為此,瑞典曾受到WHO的批評,但後來瑞典又受到了WHO的表揚。來看一下瑞典疫情的三個數字。

截止7月26日的確診感染數

感染總數在增加,而新增感染數在下降,接近高斯曲線的拐點。

下圖中,天藍色的曲線代表治愈數

瑞典的治愈數從5月初就沒有更新,我猜想瑞典人對治癒的說法有不同意見。病毒感染,如果沒有疫苗防護,除了用藥輔助支持,本質上是靠免疫力抗過去的,是自愈還是治愈,很難判斷。

下圖是關鍵的新增死亡人數

瑞典的新增死亡數從4月中旬持續下降,到了7月26日,瑞典新增死亡為0。特意去查了瑞典新增死亡的最新數據,7月27日0例,7月28日3例。

對此,瑞典的Soo Aleman博士2020年7月10日這麼解釋:

現在瑞典醫院的ICU空床位越來越多,同時海灘上人滿為患,人們並沒有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定。

很多人檢測發現抗體呈陰性,但有強烈的T細胞反應,這意味著他們已經感染病毒,並產生了一定的免疫力。

這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瑞典實際上正在接近群體免疫。對於防疫的全面評估,需要在一兩年後,觀察整個時期的死亡率。

在Aleman博士看來,瑞典的疫情已經結束。

~4~調整的英國

英國金毛原來是搞群體免疫,後來沒有頂住群眾壓力,在3月23日實施LOCK DOWN。

2020年7月9日,英國約翰·李博士翻查了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UK)過去27年的死亡數據,今年的死亡人數排第八。

下圖是COVID-19疫情期間,英格蘭威爾士在不同年度的死亡數字對比

圖中,上面的三根斜線,黑線是1999-2000年度的總死亡人數,中間的黃線是2017-2018年度的總死亡人數,綠線是2019-2020COVID-19疫情年度的總死亡人數,三者未見明顯差異。

下面的四根線,黑線是2017-2018年度65歲以下的死亡人數,藍線是2019-2020年度65歲以下的死亡人數,黃線是2019-2020年度流感和呼吸系統疾病的死亡人數,紅線是2019-2020年度Covid-19的死亡人數。本次疫情的死亡人數曲線低於2017-2018年度、2019-2020年度65歲以下的死亡人數曲線。

有位叫Hector Drummond的作家更生猛,他把大不列顛1900-2020間一百多年的死亡率繪製成圖。

橫坐標是年,從1900-2020,縱坐標是每千人死亡人數,結果讓人大吃一驚:前面的二個高峰,是一戰和二戰,2020年的死亡率處於一百多年來和平年代的低谷。

而且,2020年的總人口死亡率,分子(死亡人數)是按照(近五年平均死亡人數+新冠死亡人數)估算出來,實際上應該更低。

COVID-19橫行,但英國的死亡數未見異常。

~5~混亂的美國

看明白美國的疫情數據,就像智力測試。思考力不足,就容易陷入迷霧中。可參考前文 美國疫情反思

下圖是美國快速增長的感染數

前文一再說明,在病毒大範圍傳播的情況下,感染數字已經毫無意義。測得越多、檢測準確率越高,感染數就多,反之感染數就少……

下圖是美國的周死亡數曲線

二張圖的對比很直觀。一方面是病毒感染數持續上漲,說明美國進行了瘋狂的大範圍測試,一方面是感染死亡數在4月見頂後的快速下降,說明疫情在走向尾聲。  

今年和歷史的死亡率對比

上圖顯示了美國一百多年來的人口死亡率,COVID-19疫情爆發後的人口死亡率,依然保持了一百多年來的低位。讓我們把最近幾年放大了看下。

下圖是美國近三年來的每週死亡人數曲線

圖中有二個尖峰突起,前面2018年的突起是流感導致了6.1萬人死亡。而後面2020年4-6月份的尖峰突起,是本次COVID-19疫情期間的死亡數。

CDC承認,總死亡人數除了COVID-19病毒感染外,還有其它原因。經過數據修正,CDC估計有2-5萬人的額外死亡,並非由COVID-19引發,而是由心臟疾病等其它原因導致,這形成了虛線上的尖突。

有社會學家分析發現,疫情恐慌和封鎖隔離的巨大壓力,使得病人不敢就醫,引發了可能多達30%的額外死亡。例如,疫情期間心髒病和中風的治療比往年減少了60%,很多病人死在家中。

讓人驚訝的是,尖峰後的每週死亡數近乎垂直下墜的形態,使得今年美國總死亡人數並沒有超過往年。

下圖是美國近年來的出生和死亡數據

美國在COVID-19疫情期間的4個月(3-6月)中的死亡人數為66.89萬人,月均16.72萬人。而根據2017年人口統計,美國全年死亡281萬人,月均死亡數約23萬人。

COVID-19肆虐,美國的總死亡人數不升反降。

綜述

下面是關於疫情的一些事實:

感染者普遍無症狀。超過80%的COVID-19檢測陽性者呈現無症狀或輕症。即使在70-79歲的感染者中,大約60%的人仍然無症狀或輕症。

社會死亡率無異常。意大利、德國的感染死者中位數年齡超過80歲,瑞典達86歲。不同年齡段感染COVID-19病毒死亡的風險,與社會的正常死亡率基本吻合。

封鎖策略需要反思。沒有社交封鎖的國家,如瑞典、日本、韓國和白俄羅斯等地,並未出現更嚴重的死亡。

疫苗的安全性問題。這是個被很多人忽視的問題,特別是匆匆上馬的新疫苗。 1976年美國的豬流感疫苗醜聞,就是一個美國官僚系統、大醫藥公司和學術界相勾結的惡果。

現在越來越多的統計數據,證實了2013年諾貝爾獎獲得者、斯坦福大學結構生物學系教授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的假設:當COVID-19病毒感染了15-20%的人口時,病毒就會消聲匿跡。短期內盡量減少死亡只是推遲了不可避免的事情,從長遠來看全社會付出更多代價。

下圖是瑞典在疫情期間的周死亡數據。

藍線是斯德哥爾摩的死亡數,黃線是瑞典的其它地區的死亡數。斯德哥爾摩從來沒有採取封閉的隔離措施,初期被COVID-19病毒橫掃,75%的死亡發生在養老機構(這使得瑞典的中位死亡年齡達到了86歲)。其它地區採取了一些隔離措施,但整體死亡率最後高於斯德哥爾摩。主要區別在於,斯德哥爾摩只出現了一次死亡高峰後數據就掉頭向下,而其他地區則出現了持續的疫情和死亡高峰。

瑞典和德國的最新研究發現,COVID-19無症狀或輕症感染者通常用T細胞中和病毒,而不需要產生抗體。而根據流行病學調查,81%人以前和冠狀病毒接觸過,已經具有交叉反應性T細胞,所以很多人對新型冠狀病毒有一定的免疫力。

這從理論上驗證了萊維特的看法:由於大多數人曾經接觸冠狀病毒(即普通感冒病毒),他們很可能已經對新型冠狀病毒具有某種細胞背景免疫力,所以全社會並不需要達到60 %以上的感染獲得群體免疫。

全球感染數據同樣提供了支持。

一方面的感染數字的持續快速增加,一方面是死亡數字在4月到達頂峰後的平穩下行。

回顧本次疫情,正如英國約翰·李博士所感嘆:「 人類歷史上,像COVID-19這樣的病毒的傳播並不新奇,新奇的是我們的反應。」

這麼一個廣泛傳播的、大多數自癒的、攻擊低免疫力群體(主要是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的、並未造成人口數量異常波動的病毒,是怎麼讓整個世界都停滯不前的呢?

主要參考網站
https://www.gov.uk/coronavirus
https://www.ons.gov.uk/peoplepopulationandcommunity
https://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
https://www.cdc.gov/nchs/nvss/vsrr/covid19

來源    歷史之瞳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