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遭遇疫情,為何梁山將士的傷亡如此慘重?

梁山

宋江怎麼也不願相信眼前的事實。面對上面派來的官員,他一再陳述自己的疑問。征討大遼的時候沒有一個兄弟陣亡,自從到南方征討,便接二連三地遇到將士傷亡的情況,陣亡者共計59人,超過全部將領的半數,還有十人病故,大多是感染瘟疫。很多減員本可以避免,但防控的時機卻一再地錯過。

招安之後,梁山將士接到了第一個任務,隨軍征討大遼。攻下檀州之後,宋江看見部下連日來的辛苦疲憊,決定暫時休整歇息。醫務組負責人安道全匯報了眼前的困境,酷暑天氣,讓很多將領和士兵們生了病。不過,安道全已經將疫情上報,安排醫務組成員蕭讓和宋清到首都收買醫藥物資,併到太醫院領取防止中暑的藥物。

物資充足,防控充分,遇到減員情況也可以不必擔心,這讓宋江很是寬慰。前日攻打檀州,將領張清中了遼國的箭,射中咽喉,血流不止。安道全連忙進行救治,活了過來,康復之後再次上了前線。

然而,準備攻打方臘的時候,情況卻發生了變化。據說是中央來了使者,說是天子身體出了點小毛病,要求神醫安道全即刻回京。宋江心裡有疑問,安道全是醫務組的核心人物,他不在,遇到傷病和瘟疫該如何是好,更何況,出發之時,但這位一心建功的國家幹部並不敢違抗命令。

醫療短缺的窘境很快讓宋江付出了代價。攻打杭州時,大將徐寧遭受了張清同樣嚴重的傷病,脖子上中了一箭,醫務組用金瘡藥塗抹,但沒有用,箭上有,非一般手術可以醫治。宋江仰天長嘆,「這就像是失去了左膀右臂,要是安道全在的話,何至於此?」救治了半個月後,徐寧還是殉職了。

更嚴重的還在後面。在杭州城,梁山的將士們遭遇了瘟疫。六名大將感染病毒,倒下了,他們是張橫,穆弘,孔明,朱貴,楊林,白勝。六人無法隨隊前行,需要在杭州治療,宋江只好又派了穆春和朱富兩位將領照看他們,帶著剩下的29名將領繼續前進。

穆春是穆弘的弟弟,朱富則是朱貴的弟弟。要命的是,在看護弟弟和其他病人的過程中,朱富也感染了。最終,八個人裡,只有穆春和楊林倖存了下來。

戰事進入中場,曙光就在前面,但梁山的將士們傷亡慘重,宋江和他的兄弟們在桐廬縣休整,待了二十多天。這時候,樞密大臣童貫帶著人馬來了,說是犒勞將士,增補援兵,但明眼人知道其中的用意。除了兩名將領之外,童貫還帶了300名文職人員,說什麼要記錄下梁山將士們拼搏在第一線的英姿。

宋江在樞密大臣面前流下了眼淚。他看著那些賞賜,將士們的辛苦終於被認可了麼,可是代價是如此之大,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呢,並沒有人願意追問。更何況,最核心的醫療問題仍然沒有解決。

終於擒住了方臘,要班師回朝了,但死神仍然「大手大腳,不知節儉」。那個整日活蹦亂跳的時遷感染了一種叫作絞腸紗的瘟疫,多麼可怖的名字,宋江聽說過,這種病也叫乾霍亂,發病之時絞痛非常,叫喊不已。

除此之外,林沖感染了風癱,楊雄背上生瘡殉職,丹徒縣又傳來了消息,楊志已經病亡,葬在了那裡。半年之後,林沖也去世了。

戰爭結束了。宋江跪拜在堂下,聽台上的人念誦著那個先進集體和個人的名單。他想起了當初梁山眾兄弟排座次的景象,酒杯相互碰觸的聲響,想起了鬧東京的那個夜晚,燈火擁簇的人群。就是為了今天嗎?

讓宋江失望的是,雖然兄弟們都得到了獎賞,但是那些最後才來前線的人,還有一些根本就沒有到一線去的人,也都榜上有名。

表彰大會結束後,還有地方領導的會議要參加。被繳去的劍仿佛仍然閃著寒光,宋江有些犯睏,聽外派到杭州的那個知府講話,都是些「感恩」、「英明」、「正能量」之類的詞彙。

就是為了今天嗎?

來源:荷戟週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