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過後,我們還會有電影院嗎?

文: 叉少 

疫情之下,影視行業被迫按下暫停鍵,無數電影和戲劇從業者遠離現場、舞台和觀眾。

截止到4月中旬,三千多家影院企業註銷。

其實,這個行業說大不大,全年600億的票房規模也遠非國民經濟的支柱。但是,作為一個寫了很多文娛往事的公眾號,我還是想為電影和戲劇人說兩句鼓勁的話,現在可能是最黑暗的時刻,可王朔老師說過:知道光和光怎麼打招呼嗎?在最黑的地方見。

昨天,香港金像獎官方宣布,第39屆金像獎將取消線下頒獎,線上頒獎將於5月6日以直播方式舉行,全程僅20分鐘。這也是金像獎自設立以來,第一次取消線下頒獎典禮。

十七年前,我們遇到過類似的處境。

2003年3月31日,香港淘大花園的一幢公寓突發SARS疫情,超過100人受到感染。公寓被香港政府隔離,香港人民對非典的恐慌激增
 
第二天,張國榮從文化酒店樓頂一躍而下。 
2003年4月6日晚,第2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照常舉行。只是由於疫情原因,張藝謀、章子怡等原定出席的內地明星沒能到場。
 
曾志偉說壞消息接二連三發生,自己原本不想主持了,但在電視上看到感染病毒治癒的醫生重返醫院,他覺得這場晚會一定要做。他說:「 我們不能退後,我們家裡有事,不可以自亂陣腳。 」
 

為了紀念張國榮,「 四大天王 」 劉德華、張學友、黎明、郭富城時隔多年,再次齊聚,清唱了張國榮的歌曲《當年情》。
 
那屆晚會氣氛凝重,台下的嘉賓幾乎都是黑色禮服出席,劉德華還帶上了口罩。
 


很快,疫情由香港蔓延至北京。 4月20日,官方宣布北京的確診病例從原先的37例增至339例。
 
超市出現搶購,宋丹丹也去買泡麵和必需品。
 
演藝圈最先被確診的是第四代導演謝飛,他在醫院檢查身體時意外感染上非典病毒。
 
4月26日,北京市政府下令關停所有公眾聚集性娛樂場所。不少影院停工,只給員工發基本工資。

4月25日上映的《指環王2》成了第一個犧牲品。因為沒有別的片子放,原本排期一個月的電影連放了兩個月。即便如此,劇情更激烈、戰爭場面更加宏大的《指環王2 》只拿到了2400萬的票房,連2002年《指環王》的一半都不到。
 
2003年,原定上半年上映的電影大多改檔至下半年,包括《海底總動員》《黑客帝國2》《黑客帝國3》《終結者3》。雖然當年引進片子的數量減少,但還是貢獻了近4億的票房。
 
受非典影響,2003年票房前八名的國產片僅有2.05億票房,加起來還不如2002年的一部《英雄》。這2.05億中有四分之一來自2003年12月底上映的《手機》。
 

《手機》劇組剛剛開機就遭遇疫情,街上熙攘的人流沒有了,偶有幾個人也嚴嚴實實地捂著口罩,外景根本沒法拍。
 
馮小剛堅持拍攝,不然要賠錢。劇組只好增加成本,集體去了青島。
 
當時青島沒有病例,當地居民集體抗議,要求劇組就地隔離14天,還指著「 京 」 字汽車牌照說是「 SARS 牌照 」 。
 
阻攔未果,《手機》如期拍攝,當地居民又忍不住去圍觀,只是沒有人主動要求和葛優握手、也沒有人要求合影,只是遠遠望著。劇組人員開玩笑說:「 葛優個子高,加上光頭引人注目,遠遠地就好像告訴別人‘我是SARS代言人’一樣。 」
 
拍攝之外,劇組人員長時間躲在房間裡,十分憋悶。一天下午沒有拍攝任務,有人提議出去活動活動。因為有葛優太容易暴露目標,一行人決定去室內活動,找了家台球廳。
 
葛優剛進入狀態,就感覺有個中年婦女一直跟著他。他開始心不在焉,打兩杆就要回頭看看。
 
只要葛優挪動位置,身後就會發出「 哧哧 」 的聲音。
 
這家桌球房早就做好了準備,見到葛優就知道「 北京人來了 」 ,派了一位中年婦女盯著他,用消毒噴霧清潔他停留過的區域。
 
沒幾分鐘,葛優已經沒了心情,和劇組人員離開,縮回了酒店。

 
4月29日晚,小湯山醫院大體成型。一天后,1400名醫護人員進駐小湯山醫院。北京地區的非典疫情被迅速控制。
 
2003年5月16日,和SARS抗爭了24天的導演謝飛康復出院。一周後,北京地區非典患者的救治工作結束,非典疫情得到控制。
 
6月11日,停業50天的北京電影院重新開張。

在2003年之前,電影產業基本都是國企在做。非典疫情之後,新政策出台,支持鼓勵民營資本參與電影製作發行。很多民營影業成長起來,比如現在的博納影業就是在2003年成立的。
 
另外,2004年後電影審查制度放寬。 2003年12月,有關部門頒布了《電影劇本(梗概) 立項、電影審查暫行規定》,規定在影片立項上,除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特殊題材、國家資助影片、合拍片之外的國產影片不必再向電影局申報劇本,只用提供1000字的故事提綱。
 
隨著審查政策放寬以及更多民營資本的參與,從2004年開始,國產電影每年的產量都會增長30%-50%。

2019年,中國電影市場的年度票房總量從非典前後的10億增加到642億,全國銀幕也從2000塊增加到了69700塊。
 
2020年4月8日,武漢解封,影視行業也紛紛傳來復工和開機的消息。
 
劇院關閉後,人藝的新老演員們沒有走下心中的舞台,他們通過線上劇本朗讀會的形式,「 繼續著一座劇院所能承擔的文化使命 」 。 4月11日,九名人藝女演員為觀眾帶來了線上版的《八美圖》。
 
一天后,人藝中生代的傅迦帶領青年演員,又將人藝八十年代的經典劇目《上帝的寵兒》在線上重排,馮遠征在微博給年輕人點贊:今天真的很棒!
 

去年12月,時隔15年的人藝「 表演學員培訓班 」 正式開班,嚴苛的入學考試進行了1個月,從1043名報名者中選出了15個人。班主任是岳秀清,開班第一講請來了人藝元老藍天野,93歲的老爺子前兩天還在惦記下半年自己參與的兩部戲。

開學後趕上疫情,不能到劇院授課,岳秀清、馮遠征、濮存昕就在網上給學員授課,帶著大家讀《正紅旗下》《窩頭會館》的劇本,然後再逐一點評。人藝表演隊長馮遠征說:
 
「 我們要為學員們付出,他們才有機會成為人藝人。老師們的點評,就要積極有效、一針見血。在藝術上不需要什麼恭維話,直截了當地提問題,這就是北京人藝的傳統。希望大家做一個有心的演員,要熱愛生活,下意識地去觀察生活,這是作為演員一輩子的功課。同時做一個有思想的演員,把思考的內容轉換成行為、台詞,要在舞台上有思想,去真聽、真看、真感受。 」


有記者問戲骨們疫情過後最想幹的事,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都是回到劇場,見到觀眾。

戲劇人在線上餘音繞樑,最近也傳來了不少影視人復工的消息。 2月28日,寧波的象山影視城率先開園,這裡拍攝過06版《神鵰俠侶》《瑯琊榜》《太子妃升職記》等千餘部影視作品,抖音劇組《神筆馬良》成為園區首個複工拍攝劇組。
 
3月15日,演員王凱在微博曬出一張藍天的照片,宣告了熱門劇集《大江大河2》的複工。暫停拍攝一個多月後,王凱又帶上安全帽、穿上工作服,變成了觀眾熟知的「 宋運輝 」 。


 
3月28日,國內最大的拍攝基地橫店影視城也恢復開園,包括影視城內的圓明新園·春苑、明清宮苑、秦王宮等5大景區。開機的新劇有趙麗穎、王一博主演的《有翡》,唐嫣、竇驍主演的《燕雲台》,迪麗熱巴、吳磊主演的電視劇《長歌行》等。

4月初,張藝謀的新片《懸崖之上》也在山西大同復工了,這部電影的故事發生在20世紀30年代,講述了一場在東北展開的諜戰驚魂,主演陣容有張涵予、秦海璐、張譯、朱亞文和於和偉等實力派演員。
 
去年,劇組在牡丹江零下17度的小雪中開機,該片的攝影師趙小丁說:「 今年一月劇組停拍,一停就是50多天,隔離期間倒是有時間沉澱,讓大家可以拿出更好的藝術作品呈現給觀眾。 」

原定1月開拍的《平原上的摩西》最近也在吉林開機,有人在哈達碳素小區看到了該片的主演周冬雨和劉昊然。微博上有人問:「 這種場景全國各地都有,為啥要在吉林拍? 」 看過雙雪濤原著的朋友一定能回答這個問題,東北的故事當然要在東北拍。

劇組在北華大學北校區門口重現了九十年代街頭抽獎券的場景,看到獎品裡的頭等獎夏利,吉林的網友們都坐不住了:「 大東門抽獎啊,我老舅當年中了一台,賣了八萬多 」 、「 小時候我媽拿回來好多洗衣粉 」 。
 

一條留言觸動了我:「 等上映了,我一定會去看,為電影,也為吉林。 」

回憶非典經歷時,謝飛導演說:「 我感到了個體的脆弱,但更看到了生命的力量。 」
 
這次疫情比非典更加凶險,恢復的周期也需要更久,但也許會有新的氣象出現。暫時的分別是為了熱烈的重逢,今年還有太多的好電影在等著我們。
 

昨天,電影人方勵在「 影人自救,路在何方 」 的線上論壇說:「 20年前我開始做電影的時候,中國沒有電影市場,不還是一群人在做電影嗎?那是因為你熱愛電影。所以說’路在何方’這個命題,要看你因為什麼來做電影的,如果你是因為熱愛,路永遠都有。 」

希望疫情過去,我們能在電影院裡見面。
 
 
參考資料:
[1] 吳鶴滬、李建中,《<手機>劇組加緊在北京補戲》
[2] 王雅莉,《17年前的文娛業是如何挺過SARS的? 》,河豚影視檔案 王雅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