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至死」時代,別敲響自己的喪鐘

娛樂至死

作者:霖君

「人類無聲無息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心甘情願,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尼爾·波茲曼

娛樂至死是一種什麼死法 ?

其實用娛樂至死形容,也不太精確。沒有娛樂至死的世界,只有到死都渴望娛樂的人。

因為大多數時候,娛樂至死都不僅僅是一種選擇,而是必要性。

我們所處的世界,矛盾越來越多,越來越尖銳,越來越極端,生存的壓力大到每天我們幾乎都需要精打細算,需要動用理智的地方實在太多了,我們追求的目標背後總有無數的加班,失敗的感情,放棄的休閒,敗壞的身體……

所以我們不得不消遣,不得不娛樂,因為再不娛樂,我們就會抑鬱而亡了。

美國著名的「3S」理論非常重要:Sex,Sports,Star。

這是控制人民最有效的方法。

生活壓力越大,節奏越快,矛盾越深,娛樂至死的機率越高。

我們活在怎樣的世界?

曾經的《1984》和《動物莊園》,只是反烏托邦的某一種形式而已,其實反烏托邦還有一種更符合我們生存現狀的形式,那就是「娛樂至死」。

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作為反烏托邦三部曲之一,就是站在這個角度去寫的。

而我們現在所生活的環境,在某種程度上,更像《美麗新世界》的模式——不在乎,不重要,不思考。

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界,是一個,真正意義上娛樂至死的世界,每天爆炸的信息流和泛娛樂的內容正在將我們的喜怒哀樂逐漸化為平靜。

只有這個時代,段子手才會橫行,人人都是逗比,笑點越來越高,精神越來越脆弱,情緒越來越扁平……

我們總是說,生活太艱難,所以休閒時間當然要瘋狂的娛樂……

其實真正的悲哀是什麼呢?你可能從未問過,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如此拚命地追求生產力的發展?

這些物質自然是為了給極少數的「上層」人士創造的,他們處在金字塔頂端的第一階層,卻鞭策整個人類為他們付出勞動。

劉慈欣在《贍養人類》中描繪過這樣一個場景,當人類物質資源極度豐富的時候,迎來的反而可能是一人的集權。整個地球都屬於某一個人,除他之外的人類,只能生活在自己的生態倉裡,每一口喘氣,每一次食物攝取和排泄,都需要交納相應的費用,並為此付出勞動……

這,大概是最極端的狀態。

《娛樂至死》這本書,受到《美麗新世界》很大的影響,兩部書裡,每個人都過得非常愉悅安詳,不知苦不知愁,快樂一旦永恆,人類便成了死寂。

這是一個溫水煮青蛙的美麗新世界,漸漸地,那些社會陰暗面被剔除,反抗的聲音再也不能傳進我們的耳朵,我們生活在如天堂般美麗繁榮的地方,然後變蠢,更蠢,然後被替代。

霍金所擔心的從來不是AI會和人類發動戰爭,他擔心的就是被異化後,放棄思考,無力思考,被淘汰的大部分人。

我們都被信息流   切割成碎片了

抖機靈和逗比是這個時代龍捲風式突如其來的產物,《吐槽大會》裡池子說,「我高中老師說,你就靠臭貧,將來能當飯吃嗎?事實證明我能。」哄堂大笑,沒有人質疑這句話。

多元的世界給了人們更多的存在方式,但這些存在方式很多時候,是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人的,是碎片化的。

你的邏輯,你的思考方式,你的語言方式,都被肢解的支離破碎,沒有表情包沒法聊天,不說段子沒法社交,不吐槽不想張嘴……

之前有段時間我熱衷於看《邏輯思維》的視頻,每天一本書,半小時左右,給你分析的聽上去頭頭是道,每每點頭稱是,然而關上視頻,我就只能記住裡面的段子和零碎大綱了……

因為這是他們的觀點,不是我的。我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但也僅限於此了,我沒有思考過,沒有參與過,所以我永遠只能「感覺懂了很多」。

「二手知識」總是這樣,看上去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其實巨人只是海市蜃樓,摔下去的你,只會跌得比平地更低。

其實我們今天聊得話題也是一樣,想要真正了解反烏托邦,最好還是去看原著。

就比如我們新媒體,所有的服務都是為了觀眾更輕鬆更簡便地獲取知識,語言不活潑沒人看,配圖不搞笑沒人看,不抖機靈沒人看,不打著誘惑情色的名頭依然沒人看……

這個美麗的新世界就是這樣啊,人們打滾求著要再爽一點,更爽一點。我們在這個時代唯一學會的,就是快速瀏覽,每天幾百上千條的微博微信推送,刷了一小時,呵呵一樂,其實我們只能從中篩選出了幾個看似有價值,其實根本沒有卵用的內容。

承認吧,我們確實越來越蠢了。

我們習慣了不用思考「是什麼」「為什麼」「怎麼辦」的碎片化信息,他們把知識和觀點打成了肉糜,您只用張張嘴,連嚼都不用嚼就可以咽了。

消費時代是把開膛刀

信息流帶給我們的是碎片化的思維方式,割裂的是我們的邏輯和精神。而消費時代,則把我們整個人都解剖了。

在消費時代,就像前面我們說的,我們的生活在,被利益階層灌輸洗腦的追名逐利之中。

我們攀比,我們焦慮,我們消費,然後我們接著攀比……幸福,被物化成了各種各樣的產品,伴隨著不可名狀的慾望,支配著我們所有人,也肢解著我們所有人。

人人都是消費者,也人人都是消費品。

你上的不是大學,是北大;你買的不是包包,是Gucci;你工作的不是網絡公司,是阿里巴巴……

我們消費自己,換來的就是一個區區身分認同感。這個承認自我,給予認同感的世界,就是「美好的」世界。

「人口的最佳比例是按照冰山模式——九分之八在水下,九分之一在水上。」

失去了金字塔和冰山模式的社會,人類是無法生存的,因為他將一無所有,原本哪怕是倒數第二層的地位,也會蕩然無存。

「水下的人會幸福嗎?」「比水上的人幸福。」

幸福是什麼呢?

物質極其豐富?性慾得到滿足?自我價值實現?種族延續?精神自由?

這道題本該有千千萬萬的答案,可是我最近聽到的是:「某某國終於戳膜了陰謀,威武威武啊啊啊啊啊啊」……

這真是一個美麗的新世界啊。尼爾波茲曼,希望能給更多的人在昏昏欲睡中紮上一劑藥物,時刻保持清醒。

然而可悲的悖論是,喪失分析能力的人,是不會選擇讀這種文章的,或者說是無法靜下來看完。

在信息時代蒸蒸日上的時候,技術改變了公眾話語的內容和意義,政治、宗教、教育、體育、商業和任何其他公共領域的內容,都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並且成為一種文化精神, 而人類無聲無息地成為娛樂的服用,毫無怨言,甚至心甘情願,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娛樂八卦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正在變成一個透明的驅殼,腦袋空空,沉浸於感官娛樂,一步步淪為「廢人」。

正如尼爾·波茲曼所說,「娛樂至死」的可怕之處不在於娛樂本身,而在於人們日漸失去對社會事務進行嚴肅思考和理智判斷的能力,在於被輕佻的文化環境培養成了既無知且無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