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不是運動

文: 西奈山峰 

我反感啟蒙運動,但不反對啟蒙。

什麼是啟蒙?康德說:啟蒙,就是讓人擺脫不成熟的思想。「不成熟」,是指意識不到自己的思想並非自己的,而是別人灌輸的。

康德與休謨

我贊成康德定義的這種啟蒙,它是要人不唯書,不唯上,不唯權威,只唯事實和邏輯。

但我反感啟蒙運動,因為啟蒙一旦成為運動,就必然泥沙俱下,眾多不移的下愚就會打著啟蒙了的旗號,帶著「書、上、權威」的觀念加入這個時髦的行列,最終還必然會成為其主流力量。

這個關系就像信仰與宗教。真信仰的人寥寥無幾,迷信卻虔誠的宗教徒卻多如牛毛,他們反過來還會以信仰的名義幹掉前者。蘇格拉底就是這麼死的。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啟蒙的內容無所不包,當然也包括宗信領域,啟蒙了康德的大衛休謨,就是用獨立思考剝光了宗教的畫皮,從而找到了信仰的真諦。


休謨與洛克

不過根據傳說,休謨也要靠被他剝光了的畫皮,才能讓「小信」的愚婦救他脫困:肥胖的休謨掉進了一個泥沼,一個壯碩的婦女認出他是批判宗信的那個人,拒絕拉他出來。直到休謨在泥沼中朗讀了主禱文和信經,並承認自己是個教徒之後才把他拉了出來。

休謨去逝前不久出席過一次晚宴。宴會上一個客人抱怨世界充滿了敵意,人跟人之間的對立太深了。休謨說:「不,並非如你所說。你看,我以前寫過能引起敵意的各種題目,道德的,政治的,經濟的,還有宗教的,可除了輝格黨人、托利黨人以及基督教徒以外,我卻沒有任何敵人。」問題是當時的英國除了這些人已經沒有人了。

啟蒙與啟蒙運動的關系,在美國先賢們那裡也有體現,並且現在的美國正在承受他們在這個問題上混亂的惡果。

比如先賢們制定的憲法的第六條:合眾國任何公職,皆不得以任何宗教標準作為任職的必要條件。


美國國會黑墨綠議員

立憲之初的美國,90%以上的人都是分屬各派的基信徒,根據洛克「宗教寬容」的觀點,他們之間應該平等和寬容,同時,傑斐遜等人多持自然神論,認為即使是「虔誠者」也難免是假信。這也許就是憲法第六條的初衷

但問題在於,隨著二百多年無度移民,以及自身文化演變,人口結構和文化結構都發生了巨大變化,這一條就成了異種文明堂而皇之登堂入室喧賓奪主的尚方寶劍,而這些人的粉墨登場,與現在美國的文、政亂象密切相關。

有數據顯示,美國綠教人口幾十年來已經從幾萬人達到800餘萬,他們依據美國憲法選舉自己人出任合眾國公職,多人進入國會,多人出任州、市議員和高官,並且他們就職時全都手按他們自己的宗信經典。

數據分析,按照以綠教為代表的異種文化人口的增長速度,法國20年內淪為法蘭西斯坦,美國50年也差不多了。 https://www.xiaxiaoqiang.net

許多人對此憂心忡忡,但毫無辦法,因為這完全沒有違背他們推崇的「憲政和皿煮」。

更多的人仇恨普京,認為普京是專門對抗美國的大魔頭。其實你看看俄羅斯的憲法,會發現它也是美式的,包括對民族和宗信問題的規定,完全美式,連它的國旗都是歐洲常見的「三色旗」。普俄之所以給許多人那種印象,並非其憲法和制度的原因,而是主體民族文化的原因。

當然這與普京個人在這個問題上的態度也有關系,他多次公開強調,任何人進入俄羅斯,必須尊重俄羅斯的文化傳統,否則會受到「特別關照」。普京這樣說其實是違憲的,但黑紅墨綠在俄羅斯就是不敢造次。

俄羅斯與美歐的根本矛盾也正在這裡。美歐之所以圍困俄羅斯斯,根本原因就是它不肯「自平博」,反而認為那將直接通向混亂。

也許普京在因美歐圍堵而致的困難中動搖過,但如今看到了川普被坑、驢派癲狂、黑禍橫行、綠教崛起之後,從此就會義無反顧了。將來改掉憲法中的「文、宗平等」都有可能。

之所以寫這些,其實是想回復一條留言,留言說:如果普京勝利,俄羅斯人將永遠建立不了法治社會體系,永遠走不了民主憲政!三權分立!

這種觀點很能代表眾多自以為獨立思考「啟蒙」了的人,但這不是自我「啟蒙」的結果,而是啟蒙運動的結果,或者說是二百年來左派知識分子灌輸的結果。害慘了川普的「政治正確」,就是這些貌似正確其實是鼓動民粹的廢話。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