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的結束不取決於俄烏,正如這場戰爭的開始

拜登

文:碧樹西風

俄烏第五次談判似有進展。我們先來看下結果。

這是俄烏之間第五輪會談,結果是俄羅斯代表團團長梅津斯基發出的,他的職務是總統助理,我們此前小號聊過兩次國際市場消息解讀,他出場過。

那麼梅津斯基公布的內容據他說是烏克蘭方面的書面提議。

提議的內容我給翻譯翻譯,烏克蘭讓步的大概就是兩個方面。

第一、烏克蘭方面不結盟,中立,無核,不允許外國建軍事基地,不能軍事演習。

很長的一串,很羅嗦,說穿了就是烏克蘭成為緩沖地帶。實際上就是表明烏克蘭不加入北約,也不能被北約進駐,甚至舉行軍事演習也要俄羅斯同意,那實際上就是緩沖地帶。

第二、烏克蘭表示領土可以談,比如克裡米亞問題。

實際上早已成為事實,這只是一種姿態。有些事兒你懂得,大家都是要面子的。

與此同時,烏克蘭方面主要的面子挽回體現在要求俄羅斯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

從明面上看,這相當於烏克蘭要求俄羅斯做出的讓步。

這個讓步是擺設,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歐盟不想要烏克蘭加入。

歐盟和北約不同,北約是個軍事組織,歐盟是個經濟組織。

歐盟的特點就是富國加進來要掏銀子,窮國加進來吃補貼,之前英國公投脫歐就這麼點事兒。

英國的老百姓沒有那麼長遠的政治眼光,他們很介意掏錢養窮國。

歐盟在接納新成員這件事上本來就不是完全參考地域或者戰略因素,而是重點看經濟,看人均GDP。

烏克蘭的人均GDP實在是太低了,和越南差不多,距離歐盟的最低門檻都很遠,再加上烏克蘭人口多。

有人會問人口多有甚麼問題,人口多就意味著票多,票倉大。

這就像如果丐幫申請加入五岳聯盟,左盟主也得犯嘀咕,以後自己說了還算不算。

事實上俄羅斯從來沒有反對過烏克蘭加入歐盟,烏克蘭也曾經多次嘗試過,只是從來沒有結果。

這話怎麼說呢?

就好比有人說,我不反對你成為億萬富翁。

聽著好像是一種許諾,但是很別扭。難道他不反對你成為億萬富翁,你就能成為億萬富翁了嗎?

所以這種表述,更像是一種烏克蘭糊弄國內以及糊弄國外支持者的說法。

畢竟挺烏的人很多,尤其在西方。很多老百姓根本弄不清楚歐盟和北約的實質性區別。

你說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挺烏的人一聽,哇,勝利了。

至於加入不了,那關俄羅斯甚麼事兒。

難道鄰居不反對你成為億萬富翁,你就能成億萬富翁嗎?

不過這種邏輯游戲,對於糊弄西方老百姓,還是管用的。

到目前為止,我們不確定這是雙方的意見,因為是俄羅斯說出來的,俄羅斯說,這是烏克蘭的提議。

如果僅從提議本身來分析,那幾乎是烏克蘭完敗,而俄羅斯取得了事實上他們想要的一切。

緩沖地帶,曾經的領土問題可談(其實就是烏克蘭找臺階下,承認既定事實),以及一個不用自己掏錢的許諾,反正歐盟也不是俄羅斯他家開的。

這種要求,美國會不會同意?才是關鍵。

我們一開始就說了,俄烏戰爭的起源,不在於俄烏,而在於美國,在於美聯儲。

美聯儲的加息空間不夠,需要避險情緒配合。所以無論俄烏想不想打,最後都得打,因為美國需要他們打。

同樣,俄烏戰爭的結束,也不取決於俄烏,仍然取決於美國。

說到底,美國需不需要這場戰爭結束?

昨天在小號裡,我說過,美國其實已經拿到了大部分戰前想要的,避險情緒起到了相當於1.5%幅度的加息,歐洲和美國簽訂了高價的能源供應協議,但是美國是不是會就此同意戰爭結束,尚是未知數。

這個原因很簡單,我們想一想,過去古代,青樓為甚麼要養一幫打手?青樓是讓客人開心的地方,養打手何用?

事實上,必須養打手。因為你讓客人滿意了,客人不一定會給錢的。

你仔細想一想這套邏輯,他已經滿意了,此時此刻,能不給錢,不是更滿意麼?

用豹子頭的話講,那啥完了不給錢,不就不算那啥了?

事實上,每個客人都會這麼想的,之所以會履行合約,並不是有契約精神,而是看在打手的面上。

美國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俄羅斯能不能順利拿到演這場戲的工錢,面臨一個討薪問題。

討薪或許還可以找第三方申訴,這種事兒你沒地兒申訴的,這本來就是上不得臺面的事情。

換句話說,接下來真正的問題是,如果美國不同意戰爭結束,美國有甚麼壞處?或者說,美國同意戰爭結束,美國會得到甚麼進一步的好處?

我昨天為甚麼說亂天下者,澤連斯基?因為他真的太能演了,明明是朱時茂的臺詞,你陳佩斯非要跑去搶主角的戲。

澤連斯基

不愧是大明星出身。

但是你把臺詞都說了,你讓主角拜登說甚麼呢?

這是一個明擺著的問題嘛。

本來澤連斯基表現得慫一點,慌亂一點,或者說不要那麼有主見,也不要用那麼多政治正確去道德綁架整個西方的白左。

那麼此時此刻拜登的選項就有很多了。拜登可以以一個拯救者的形象出來促成和談,也就是所謂的戰爭結束。

換句話說,只有朱時茂這種濃眉大眼的才能演正面角色,你陳佩斯長成這樣,你就只配演反派。

你陳佩斯非要演正派,導演那關也過不去呀。

說好了一起裝B,現在B都被澤連斯基一個人給裝了。好像所有的支持都是他拉來的。他是那個被拋棄的,忠心耿耿的,賺足了眼淚的大英雄。

如果你不了解實情,還以為澤連斯基都包圍莫斯科了,還以為澤連斯基是丘吉爾轉世靈童呢。

事實上,他就是按照丘吉爾的腳本在演自己。

昨天我說了,這一點我能理解,他擔心嘛。畢竟後期還有個責任問題,還有個人身安全問題,這些都是不得不考慮的。

但那也得有分寸呀,領導沒說話,你甚麼話說了,你讓拜登接下來說甚麼?難道捧你澤連斯基的臭腳麼?

原本美國可以扮演拯救者的形象,烏克蘭遇到一個沒用的總統,最後拜登出面,再一次拯救了歐洲。

大家都有臺階下,俄羅斯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順利退出戰爭,拜登個人也可以贏得中期選舉。

這就叫割了歐洲的錢,還贏得了一次歐洲的好感。

現在澤連斯基把臺詞全說完了,問題是,你兜裡有錢嗎?沒有呀,你說話管用麼?不管呀。

原本就是一個俄羅斯配合美國割歐洲韭菜,美國拿完錢再扮一次鋼鐵俠,順便把工錢付了的事情,現在搞這麼複雜。

你澤連斯基根本就不可能為烏克蘭爭取到甚麼,即便他不是演戲。

如果真的要幫助烏克蘭,這錢誰出?只有歐盟能出。也就是所謂的歐盟接納烏克蘭,以後掏錢養著。

歐盟憑啥出這錢呢?美國又憑啥強迫歐盟出這錢呢?

歐盟沒有動力,美國也沒有動力,讓你加入北約是讓你加班,讓你加入歐盟是給你分股票,老板是腦子秀逗了,不利用你還分你錢,你是他親兒子啊?

澤連斯基說來說去就是想道德綁架嘛,他很清楚西方白左盛行,你忽悠了白左就等於綁架人家的決策,強迫西方政客們屈服於選票。

但是你把好人演光了,人家為啥還要配合你呢?這幫西方政客們配合你,都促成你澤連斯基的大名,人家個人能得個啥好處嘛?

昨天小號的文章,有很多人用政治正確批判我,意思是說,你怎麼能這麼說他們心目中的聖人,澤連斯基呢。

我這麼跟你說,小國和大國就是不一樣的。你大學裡總上過公開課吧,老師在課堂上是怎麼給你講述國際政治的?

有些話是不方便這麼聊的,但是其實每個念過書的人都應該記得吧,國際政治到底怎麼回事,大學老師都告訴過你那些政治不正確的事實。

基於事實,大國和小國就不是一回事,無論語言上怎麼顯得一回事,實際上,就不是。

那些正確僅適用於大國關系,不適應於小國,從來都不適用於。

有些話丘吉爾可以講,那是因為他身後是英國,英國是大國。你澤連斯基本來就知道甚麼是大國角色,甚麼是小國角色,你本來就該知道你只是夾縫中的一個配角,念好自己配角的臺詞就可以了。

或者幹脆說得再難聽點,你陳佩斯難道沒有照過鏡子麼?有些話非要導演說出來嗎?

就是因為你非要搶戲,搶的一部戲無法按照約定時間殺青。

陳佩斯內心深處的怨憤,其實我都懂。難道長得醜就非得被朱時茂一槍崩了?難道長得醜就不能有正面鏡頭?

寶寶心裡苦,你我都明白。問題是,沒意義呀!

一部戲的成本很高的,在這麼大的成本面前,你個人的感受真的沒有那麼重要。

俄羅斯發出了這份看似階段性成果的第五次會談內容之後,黃金和原油的價格快速下跌之後又盡收失地。

這說明無論是從風險情緒還是能源危機角度市場並沒有釋疑,投資人仍在等待美國的態度。

這場戰爭的開啓者本來就是美國,能夠結束它的,也只有美國。

來源:記憶承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