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俠的下場,也是所有「 大俠」的下場

郭解

文:余少鐳  

皇權時代,所有民間力量皆不見容於朝廷,不論你是筆下生花的,還是刀頭舐血的。司馬遷當然明白這一點,在《史記·遊俠列傳》中,開篇便引了法家韓非子的金句:「 儒以文亂法,而俠以武犯禁。」

但他對遊俠是褒大於貶的,雖然他也承認,遊俠的所作所為,不在道德和法制軌道內行事,但他們言必信、行必果,助人為樂不惜犧牲自己,把生死置之度外,還能保持低調,怎麼能不點贊。

基於如此定調,《遊俠列傳》記錄了幾位布衣俠客,著墨最多的是郭解。

郭解,漢初軹縣人(今河南濟源)。這裡在戰國時期曾出過著名的任俠刺客——聶政。也許是流風所及,郭解的父親也是一位遊俠。漢初遊俠盛行,但開國的紛亂過後,朝廷就騰出手來鎮反了。在此大背景下,郭解的父親在漢文帝時期就被砍了頭,罪名就是「 任俠」。漢初的掃黑除惡,貫穿整個「 文景之治」,期間不少游俠都被朝廷殺了。

郭解少年時殘忍狠毒,一言不合就殺人,這應該跟父親被殺有莫大關係。不僅殺人,造假幣、盜墓等違法勾當也乾了不少。但他也有講義氣的一面,經常為朋友兩肋插刀,甚至藏匿犯了命案的道上朋友,這也讓他的江湖名聲越來越響。

雖然犯案累累,但郭解在危急時刻總能脫身,不是有人來救他,就是遇到朝廷大赦。

成年後,郭解的暴虐有所收斂,經常周濟窮人,甚至以德報怨,有時救了別人的命,也事了拂衣去。當然,性格上的殘忍還未能完全洗掉,一言不合就行凶的事還是偶有發生。

也許,這是「 俠」揚名立萬的必要條件,不殺人立威,怎麼吸粉。

郭解的粉絲也給力,有時候郭解跟人有過節,他自己還沒出手,粉絲團就暗地裡替他解決了。

亦正亦邪,這也是歷史上「 俠」的共同特點。畢竟,他們立身處世,靠的是游離於王權之外的暴力,義與不義如何拿捏,全看心情。高大全的大俠,只活在武俠小說裡。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給郭解加了很多分。

郭解的姐姐有個兒子,仗著舅舅是大俠,恃強凌弱的事沒少干。有一次,他跟人喝酒,老逼著對方乾。對方酒量少,說再也喝不下去了,他就怒了,說你不干就是不給面子,竟掐住對方脖子強行灌酒。對方被逼急了,隨手操起一把刀就捅進他胸口,然後一溜煙跑了。

按今天的地域論,這事發生在河南,倒是頗有東北風。

郭解的姐姐也不是省油的燈,認為郭解對此事不上心,沒有第一時間抓兇手,非常不滿,竟把她兒子的屍體扔在大路中間,大喇叭到處吹:「 我弟是大俠,但我兒子被殺了,居然找不到兇手!」

這是赤裸裸的羞辱。對這樣的無腦外甥,郭解平時應該就不待見,但他姐這麼鬧,不理也不行。憑他在江湖上的人脈,他很快就探清兇手躲在哪兒。兇手也怕了,主動回來找郭解,詳細說了當時的情形。沒想到,郭解竟然說,殺得好,別怕,理在你這邊,你走吧。

於是放走殺人者,公開宣布,此事是我外甥咎由自取。然後,自己出錢僱人安葬。

啥叫真仗義,這就是了。一時間,郭大俠名聲達到巔峰。

看到這裡,是不是也想給郭大俠也點個贊。別急,這不是武俠小說,當時正是「 文景之治」,中國三千年曆史難得的幾個太平盛世之一,就算現實沒有史書吹捧的那麼美好,至少不算亂世,這麼一件該由刑律來管的兇殺案,憑什麼由一個「 大俠」來結案?在朝廷眼裡,這不就是赤裸裸的挑戰王權、踐踏法治嗎?

郭解後來的下場,這事應該是埋下了伏線。

另一件事,同樣也可以從兩方面來解讀。

郭解平時在鄉里走動,路人都不敢正眼看他。獨有一哥們儿,每次郭解經過,不但沒迴避,還岔開雙腿坐在地上,臉上寫滿了「 瞅你咋的」。郭解派人去問這人是誰,什麼來頭,一個門客說,這小子太囂張了,把他弄死得了。郭解說算了吧,我在道上行走,得不到所有人的尊敬,說明我人品還不行。

不僅這麼說,郭解還暗中對縣衙門負責徵調勞役的差吏說,某某是我的人,輪到他服役時,請放過他。

此後,每到官府徵調勞役,差吏都沒找那哥們儿。哥們儿奇怪了,一問之下,才知道是郭解遞了話。他感動得不要不要的,就把自己脫光,學戰國時的廉頗,向郭解負荊請罪。

可以想像,郭解的粉絲聽到這事,對偶像的崇拜指數當然又飆升了。

但官府會怎麼看?為國服役,人人有責,有錢人不想服役,都得乖乖出錢僱人去頂,你郭解倒好,想讓誰免役就讓誰免役,基本國策就這樣被你用來收買人心,這不是黑惡勢力,什麼才是。

其實,郭解也懂得保持低調。

洛陽有兩個社團,經常開打,鬧得雞飛狗跳的,城中好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出面調解,雙方都不給面子。有人就來找郭解出面,郭解在夜裡悄悄去見結仇雙方,雙方一見是郭解出面,再怎麼不情願,也聽他的話答應和解。這時候,郭解就對他們說:「 我知道在我來之前,洛陽的一些大哥為你們調解,你們都沒接受。現在你們給我面子,但郭某一個外地人,明顯踩過界,讓你們當地的大哥們下不來台。這樣吧,你們表面上還是不要先和解,我離開後,本地大佬應該還有人會來調解,到時你再聽他們的,這樣對各方都好。」說完,一口酒都不喝,連夜趕回軹縣。


記得吧,《教父》裡面,柯里昂也是這樣獲得所有人尊重,成為很多弱者的保護神的。但他也很清醒,「 不掌控權力的力,將被權力毀滅」。

所以,郭解挺過了漢文帝時期,挺過了漢景帝時期,卻在漢武帝時期栽了跟頭。

元朔二年,漢武帝頒發了著名的《遷茂陵令》,要求各地富豪集中搬遷到茂陵居住。茂陵就在今天陝西咸陽興平市,當時是漢皇陵集中的地方。漢武帝為什麼要搞這麼大型的拆遷,想打造一個茂陵新區嗎?不是,主要是因為當時財政吃緊,朝廷要割酒菜了。

不是「 文景之治」剛過嗎,怎麼會沒錢?

錢是有的,但主要集中在各大富豪手裡。而當時的財富,主要也是土地和房產,富豪一遷,不動產帶不走,就得賤賣給農民或乾脆放棄所有權,朝廷就靠這樣的鐵腕政策來實現資源的再分配,才不管你的財產來源是合法還是非法。

打住。

按規定,家產過三百萬才得遷,郭解的家產達不到這個數。奇怪的是,他卻在拆遷名單上。

據《史記》載,當時軹縣有個人叫楊季主,他有個兒子在當縣掾(縣民政部門的頭),不知道是平時看不慣郭解的所作所為,還是跟郭解有什麼仇什麼怨,總之,他就藉這次機會,把郭解的名字報了上去,朝廷就批了下來。這麼一來,具體負責執行的官吏左右為難,不敢逼郭解遷,也不敢不執行上級命令。

跟現代的社團大哥一樣,郭解在朝里也有人——大名鼎鼎的將軍衛青,漢武帝的小舅子。

郭解應該是有去找衛青,請他向皇帝求情的。衛青也真仗義,就跑去跟漢帝說,姐夫,我軹縣的朋友郭解家貧,不符合遷茂陵的標準,把他劃掉吧。

沒想到,漢武帝一听就怒了,說:「 一個小老百姓,竟然能讓大將軍替他說話,單這一點,就證明他家裡不窮。」

沒轍,見朝廷動真格的,郭解也不敢反抗,乖乖舉家遷到茂陵去。出發前,單是粉絲團眾籌給他送行,就送了一千多萬。這可比三百萬多多了,明擺著,是要讓朝廷尷尬。

而且,他走後,他哥的兒子氣不過,竟然將那個楊縣掾的頭砍了,兩家這血仇算是結上了。

郭解遷到茂陵定居,附近的名流聞知,紛紛來結交他,天天大魚大肉侍候著。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郭解應該也會和很多人一樣,認了,就在茂陵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但是,不知過了多久,他在軹縣的粉絲可能是痛恨郭解被遷讓他們失去帶頭大哥吧,又把那個楊縣掾的父親楊季主給殺了。楊家人跑到朝廷告御狀,粉絲聞知,像哪吒一樣,在宮門口截住告狀者,也給殺了。

這麼一來,等於是在皇帝眼皮底子下動手殺人,漢武帝暴怒,下旨捉拿郭解。

郭解聞風而逃,逃到臨晉、太原等地,一路得到不少道上朋友的幫助,過了很久,才被追踪而至的官府抓獲。

被捕之後,郭解對所作所為供認不諱。辦案人員一查,郭解確實殺了人,但這些案子都發生在朝廷大赦令公佈之前。也就是說,按當時法律,是可以免除刑事處罰的。

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又發生了一件事:郭解的一個門客,把一個專案組成員的朋友給殺了,還割下他的舌頭,只因為那人在他面前說郭解的壞話。

門客殺人的時候,郭解還在牢裡,官府也知道不是他殺的。可明擺著,此事郭解是脫不了乾系的。官府逼問郭解,要他說出殺手是誰,郭解確實不知道,他也不會亂咬誰。就這樣過了很久,都查不出兇手是誰,負責辦案的官吏沒轍,只好奏報皇帝,說郭解背著幾條人命案,但都是在大赦令頒布前幹的,這次有人殺了專案組成員的朋友,確實也不是他幹的,他也不知道是誰,按刑律,該判無罪。

漢武帝正在猶豫的時候,御史大夫公孫弘遞刀說:「 郭解只是一介布衣,卻在王權之外搞什麼行俠仗義,一言不合就殺人。就算他殺人真的都是在大赦令頒發之前幹的,但最近他手下因為有人批評他就殺人,這種性質比他自己動刀子還惡劣。如果放了他,咱們還怎麼打黑除惡?」

漢武帝一聽,不再猶豫。於是,郭解不僅被殺,還被滅了族。

對郭解之死,司馬遷表示了無限的惋惜。生於同個時代,他應該是見過郭解的,所以他最後說,我看郭解顏值不高,口條也不利索。但天下人無論賢愚,都仰慕他的名聲,一提起遊俠,都以郭解為標高。唉,可惜了。

漢朝開國,遊俠其實是有一定貢獻的。劉邦還在泗水派出所混個所長的時候,就認當地遊俠王陵為大哥。後來劉邦起事,王陵放不下大哥身段,沒跟他混,自己也拉了一支幾千人的部隊,盤踞南陽,坐山觀虎鬥。直到劉邦被封漢王之後,跟項羽開撕,王陵才「 以兵屬漢」,就因為此事,他的母親還被項羽給烹了。但王陵從此一心跟劉邦,最後被封安國侯,漢惠帝時,還當上了右丞相,地位在左丞相陳平之上。

但那是亂世,才給了王陵這樣的遊俠以縱橫的舞台。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講義氣的遊俠,始終幹不過沒底線的流氓,大流氓劉邦起事時需要遊俠的幫忙,一旦奪得天下,皇權無遠弗屆,遊俠的生存空間,也就不允許再存在了。

躬逢盛世,遊俠的下場,不是跑,就是死。哪怕你再怎麼高調地喊著忠君愛國,也免不了著草的命運。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