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從「養狗為患」到「瘋狗末路」

卡扎菲

1986年4月5日,德國西柏林一舞廳門前發生爆炸,事件造成3人死亡,其中包括兩名美國軍人。

1988年12月21日泛美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47客機從德國法蘭克福經倫敦飛往紐約時,在蘇格蘭的洛克比上空發生爆炸,機上259人無一人生還,飛機空中爆炸的碎片又導致地面11人喪生。遇難者中大約189人是美國人。卡扎菲後來在接受記者採訪後承認是他策劃了這次事件。

卡扎菲

因為卡扎菲的恐怖行徑,當時的美國總統里根把卡扎菲稱為「中東瘋狗」。但是,卡扎菲這條瘋狗能夠茁壯成長也和西方社會對其多年的綏靖政策有關,正所謂「養狗為患」。

養「狗」為患

利比亞是非洲第3大石油生產國,僅次於奈及利亞與安哥拉。根據美國能源部能源情報署公佈的資料,利比亞擁有非洲最多已探明石油儲量,截至2010年1月為止高達440億桶。石油輸出國組織公佈數據顯示,2011年利比亞原油日產量為157萬桶。

利比亞是除阿爾及利亞外給歐洲提供石油和天然氣的最主要的國家,它是德國第三重要的能源供應國。在其他方面來看,利比亞和歐洲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個北非國家因其鄰近歐洲的地理位置,成為非洲難民逃難前往歐洲的最佳跳板。據估計,在利比亞生活著約150萬非法移民,每年都有數以千計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人們冒著跨越地中海的危險,從利比亞偷渡到歐洲尋找工作。過去幾年,歐盟和利比亞就移民問題達成了協議。歐盟每年撥款5000萬歐元給利比亞,用於照顧在利比亞的難民,以及為更加嚴格控制其邊界提供資金保障。

在911事件後,卡扎菲為融入國際社會作出了不少積極的改變,「911」事件則為卡扎菲改善與美國的關係提供了契機,「9•11」恐怖襲擊後第二天,卡扎菲便向美國主動表示願意提供一切必要的幫助。卡扎菲更向西方國家提供了利比亞國內原教旨主義者的名單。在華盛頓,逐漸湧現出一股要求政府與利比亞恢復外交關係的聲音,一些大型石油公司都盼望能夠儘快回利比亞拓展業務,部份人士開始對美國政府的強硬態度感到不耐煩。阿拉伯學者米爾頓說:「經過十多年後,我認為卡扎菲與他所領導的國家已經從根本上發生了改變,美國政府是時候採取更明智和更務實的政策來解決與利比亞的宿怨了。」

卡扎菲家族的財產

西方和美國的一些利益集團為了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各種利益等因素而對卡扎菲政權的軟弱態度,在某種程度上幫助卡扎菲家族聚斂了巨大數額的財富。

美國駐的黎波里外交官2006年製作的該報告的題目為《卡扎菲股份公司》。據該報告顯示,卡扎菲的8子1女涉足石油、燃氣、酒店、媒體、流通、通信、社會基礎設施產業等狂撈金錢。該報告稱,雖然準確金額無法確認,但每年有數百億美元流入他們的腰包。

利比亞向海外投資的資本也是歸卡扎菲家族所有,規模約達700億美元。包括意大利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尼集團、航空工業公司芬梅卡尼卡集團在內。他們還持有英國經濟報紙《金融時報》的擁有者培生集團3%的股份和意大利足球豪門尤文圖斯的股份。

他們在海外還購置了大量房產。卡扎菲次子賽義夫2009年花費1000萬英鎊在倫敦購買了附帶泳池、電影室、8個房間的豪華住宅。位於倫敦牛津街的佔地1.3614萬平米的「PortmanHouse」也掛在利比亞的名下。利比亞還斥資2190萬美元在意大利中部城市拉奎拉建設溫泉酒店和礦泉水公司。這些財產多數歸卡扎菲家族所有。中東專家們認為,卡扎菲家族在迪拜和東南亞地區銀行設有秘密賬戶。

利比亞律師、海牙聯合國刑事法庭成員沙洛夫估計,從1969年以來,利比亞的石油和天然氣交易帶來了數千億美元的收益,其中一半劃到了卡扎菲和其兒子們的賬戶上。他說,「卡扎菲有一個用於石油收益的特別賬戶。關於他坐擁820億美元的傳言是錯誤的。這是90年代的數據。實際數字現在肯定高得多。」利比亞起義者阿卜德爾馬勒克估計卡扎菲的財產高達800億美元,其整個家族的財產高達1500億美元。他對德國之聲表示,「這些國家收益直接流進統治者家庭的腰包。普通公民根本沒有獲益。」卡扎菲聲稱,他將讓國家的收入給人民帶來直接好處。但這完全是謊言。律師沙洛夫說,卡扎菲不是讓人民受益,而是用這些錢來支持僱傭兵和軍隊,維護其政權。

「瘋狗」末路

公元2011年2月27日,在15只齊刷刷高舉的手臂中,聯合國安理會15個理事國一致通過了制裁利比亞的決議。決議要求凍結卡扎菲等6人的資產,禁止卡扎菲等16人的國際旅行,禁止向利比亞的任何軍事援助,並且破天荒地在安理會的歷史上,第一次決議將一個國家的首腦送交國際刑事法庭審判,包括中國在內的15國一致投了贊成票。

旅行禁令包括:聯絡辦公室主任醫生,卡扎菲的行政保鏢,情報機構的老闆,國防部長少將,公用事業局長,特種部隊長官,卡扎菲的女兒阿伊莎,漢尼拔卡扎菲,哈米斯卡扎菲,穆罕默德卡扎菲,Mutassim,薩阿迪,賽義夫阿拉伯和賽義夫卡扎菲,軍事情報局長上校阿卜杜拉和卡扎菲本人。

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表示,這是安理會有史以來第一次一致同意把某個國家首腦提交國際刑事法庭。

但是,不要以為這全是西方國家和國際社會突然覺醒後堅持正義所做出的決定,還有很大程度原因是在「瘋狗」再次發瘋屠殺了利比亞上千名抗議民眾後而得到的結果,同時還有西方大財團為保護在利比亞的投資,在看到卡扎菲大勢已去而順勢做出的決定。

卡扎菲在2月22日的電視講話中說:「戰鬥將逐個街道進行,直到利比亞獲得解放」;並說抗議者們應該被處決。他重複「用死亡來懲罰」約50次,如果抗議者不投降就「一戶一戶掃清」。卡扎菲說,他「將戰鬥到最後一刻」。

利比亞人回答說:「我們也會這樣。」不是聯合國的制裁,也不是美國等西方大國的強硬表態,而是利比亞人民用覺醒、不屈服、鮮血和生命戰勝了屠夫獨裁者,使「瘋狗」卡扎菲走向窮途末路。

下一個是誰?

進入2011年,從突尼斯、埃及到利比亞,專制獨裁者一連串的倒台,表面形式各有不同,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民眾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嚮往,在民眾精神覺醒後,擺脫了內心的恐懼,勇敢地站出來向獨裁者說不;同時他們也發現,貌似強大的獨裁者其實外強中乾,不堪一擊。

中東北非的反獨裁浪潮洶湧,專制獨裁政權所剩越來越少,下一個會是誰?不管是誰,這股浪潮似乎正向世界的東方席捲而來,同時,不知道那些出於為自己的政治、經濟等利益考量而喪失道德良知,繼續豢養「瘋狗」的西方國家政府,能否從卡扎菲的窮途末路中得到些有益的啟示和警醒?

2011年03月02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夏小強專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