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將仇報鑽營投機的人,會是甚麼好貨色?

岳飛

文: 齙牙趙  

南宋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除夕的頭一天,岳飛被賜死在杭州大理寺,當年曾經依附於岳飛的幕僚們,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上。

早在十月十三日岳飛剛被下獄的時候,就有硬氣的幕僚開始上書為岳飛鳴冤,比如汾州進士智浹。收到他的鳴冤信之後,秦檜很生氣,將智浹一起下獄。宣判結果出來,智浹挨了一頓亂棍,然後被送到袁州(今江西宜春袁州區)勞改。

這樣的局勢已經非常明朗了,接下來考驗的就是人性。

有個沒經受住考驗的人,叫王輔。

他曾經是彭山(今四川眉山彭山區)知縣,因為貪贓被罷官,無處可去就投靠了岳飛。岳飛覺得這個人還是有點知識,就把他留在軍中當了一個幕僚,對他也挺優厚。

岳飛下獄之後,王輔開始動心思了。他讓自己的兒子王孝忠給朝廷上書,首先和岳飛劃清界限,然後深入揭露了岳飛的姦兇行為。

秦檜一看到這個折子,果然欣喜萬分,一查王孝忠的檔案,覺得這個人簡直是又孝又忠,一開心就把王輔的犯罪檔案給銷毀了,然後把他派到普州(今四川安岳)去當知州。幾經輾轉之後,王輔被調到了合州(今重慶合川)當知州。

紹興二十年,潼川府路轉運判官史聿接到了舉報,說王輔在重新當官以後依然死性不改,又幹了不少貪贓枉法的事情。

史聿是一個較真的人,立刻下令嚴查,將王輔抓到了遂寧府仔細審問,連同他的兩個兒子王孝忠和王孝廉也一起收治。

到了七月份,眼看著王輔就要扛不住交待了,朝廷突然來了一紙調令,把史聿調到了夔州路(今重慶奉節)去當轉運判官,這起腐敗案的審訊工作就這麼停了下來。

王輔畢竟在四川耕耘多年,趕緊找關系活動,把自己和兒子一起弄了出來,在八月份辦了一個退休。但是沒過多久,王輔因為擔驚受怕,加上在監獄裡獃的時候營養沒跟上,很快就病死在家中,沒能充分享受到退休生活的樂趣。

王輔死後,他的兩個兒子開始緊張起來。

兩人一想,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史聿雖然走了,王輔雖然死了,但是案底還在,萬一下一任領導偶然翻到卷宗,說不定又要把他們弄到監獄裡去收拾一頓,一不做二不休,幹脆反了吧!

於是,兩兄弟抓緊時間逃回成都,變賣家產購買武器召集亡命之徒,很快就在成都組織起來了一支武裝力量。

紹興二十三年,他們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足夠大了,決定玩一票大的,從地下轉為地上。

八月九日,他們得到消息,成都知府曹筠當天晚上要到府學去宿齋,王孝忠決定就在當晚率領手下夜襲府學,殺曹筠,占領成都府,自立為王。

但是王孝忠的保密工作做得不怎麼好,作戰計劃剛剛制定出來就洩露了,有人把消息告訴了成都府兵馬鈐轄柳佾(讀義)。柳佾大驚,來不及請示曹筠,帶著一隊官兵就去捉拿王孝忠兄弟。

但是柳佾走得太匆忙,沒有披戴戰甲的官兵沒能打得過甲裝齊全的王孝忠叛軍(古代打仗,甲裝確實太重要了,不怪官兵),戰死者達到了三人之多,於是就開始潰散。

柳佾眼見著不是辦法,轉身去州府找曹筠,申請打開庫房領戰甲。但是偏偏這時候曹筠在閣樓裡睡午覺,一直叫不醒,愣是把門撞開之後才拿到了庫房的鑰匙。

潰散的官兵漸漸聚攏過來開始穿甲裝,這時候王孝忠發現計劃洩露,幹脆孤註一擲帶著叛軍前來進攻州府,把大門都燒爛了。

王孝忠就要成功的時候,官兵們終於磨磨蹭蹭地換好了衣服,開始發起了對叛軍的反攻。甲裝在身的官兵頓時展現出了比剛才高七八個檔次的戰鬥力,一路追著王孝忠的叛軍打,打得他們無路可逃。

最終,王孝忠和王孝廉兩人走投無路,被困在一座樓上,雙雙自刎而死。

王孝忠的兒子王大正被官軍所殺,餘黨二十八人逃到了郫縣,也陸續被擒無一漏網。

至此,這一家靠著鑽營投機揭發岳飛重新走上仕途的貨色,滿門被殺,死得斷子絕孫,極其酥脆。

 

來源  讀宋史的趙大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