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遇到自己愛吃的菜,夾菜不能超過三筷子,真的?

文:張嶔

古代的宮廷生活裡,「 皇帝怎麼吃飯 」是個常惹人津津樂道的話題,甚至還衍生出一個在野史裡流傳甚廣的說法:「 皇帝連自己愛吃的菜,都不能夾第三筷子。 」

這個說法,也演變成了野史裡的常見橋段:每當皇帝遇上愛吃的菜,只要夾菜「 超過三筷子 」,旁邊的小太監就眼疾手快,迅速把這盤菜挪走或撤下。甚至很多火爆一時的「 宮鬥劇 」裡,也有好些類似劇情。那皇帝們吃飯,真就這麼「 講究 」?其實,這「 不能夾第三筷子 」的一幕,真實的出處,是作家金易與沈義玲整理編寫的清代宮女回憶錄——《宮女談往錄》。

以《宮女談往錄》的記載,清末慈禧太后每天吃飯時,只要她朝哪個菜看一眼,太監就把哪個菜挪到慈禧近前,慈禧吃了兩勺子後,太監接著就把菜撤掉,絕不叫慈禧吃第三勺子。甚至這道菜此後也十天半個月不會露面。以慈禧的話說,這是「 老祖宗早就留下的家法 」。為的是防止有人下毒。這辦法也很有效,「 即使跟了西太后四十多年的人也不知道她愛吃什麼菜 」。野史裡那些「 不夾第三筷子 」的橋段,都是起自這裡。

不過,《宮女談往錄》的說法,只是算是個孤證。單看清朝的歷代帝王,雖然康熙皇帝也有過「 各人所不宜之物,知之即當永戒 」的說法,強調吃飯要有節制,但並沒有「 不吃第三筷子 」的規矩。比如《御膳單》記載,清朝嘉慶皇帝在避暑山莊遊獵時,一天的膳食裡,就有「 燕窩肥雞 」「 燕窩酒燉鴨絲 」「 燕窩燒鍋鴨絲 」等多種「 燕窩菜 」,幾乎天天都吃。

而同樣是講究「 飲食節制 」,還特意規定宮廷宴會飲酒不得超量的乾隆皇帝,在「 愛吃什麼 」這事兒上,也是毫不迴避。他每天早膳固定要吃的一樣菜,就是「 冰糖燕窩 」。他還曾特意給御膳房傳旨,要御膳房給他做「 鴨絲豆腐湯 」。他還特別喜歡吃御廚張安官的菜,一次吃飯時覺得菜品不對,還專門下旨讓張安官給他重做一份。 「 不夾第三筷子 」的規矩?放他這裡也不是規矩。

不過,雖說「 不能夾第三筷子 」這事兒,並非固定規矩。但皇帝們飲食的規矩,確實十分繁瑣。末代皇帝溥儀就曾在回憶錄裡抱怨說:他每天吃飯時,御膳房做的菜餚,大部分都是遠遠擺著。由於上桌前要經過種種手續,所以擺上餐桌時,大部分的菜餚都已涼了。 「 皇帝並不靠這些早已過了火候的東西充飢 」。 「 小皇帝 」溥儀日常吃的菜餚,都是太后派人送來的。至於日常御膳?晚年溥儀則形容說「 營而不養 」。

而且,雖然「 不吃三筷子 」的規矩不普遍,但對於古代皇帝來說,「 怕下毒 」是常識。明太祖朱元璋聽說兒子晉王朱棡「 鞭打膳夫 」的消息後,立刻把朱棡一頓大罵:「 於操膳切記忌之,保命也! 」也就是說,倘若得罪了廚師,惹得人家給你投個毒,你權勢再大也會防不勝防,早晚沒了命。

當然,只靠「 尊重廚師 」,顯然還不能「 防毒 」。所以在古代的皇宮裡,也形成了一整套「 驗毒 」制度。比如清朝的宮廷裡,每次「 御膳 」擺好後,都先要用銀牌來檢驗,銀牌不發黑才算過關。然後再由小太監來「 嘗膳 」,確定無毒後才端給皇帝食用。而且每一名廚師甚至雜役,都要列在膳單上,只要有問題就照名單抓人。所以在古代,「 給皇帝下毒 」這事兒,比拿刀行刺還高難度,皇帝們碰上自己喜歡的食物,一般都可以放心吃,不必講究「 三筷子 」。

而在皇帝們「 愛吃 」的菜餚裡,有時也能看到「 地域特色 」。比如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這爺倆,日常的「 菜單 」就不同。朱元璋常吃的菜有「 豬肉炒黃菜 」「 兩熟煎鮮魚 」「 羊肉炒 」等,主食是「 香米飯 」。朱棣則愛吃「 清蒸雞 」「 燒豬肉 」,主食差別最大,大多是「 砂餡小饅頭 」「 香油燒餅 」。這也和爺倆的不同生活經歷有關,在北方長大的朱棣,顯然更偏愛麵食。

明清皇帝的「 御膳 」菜品,也體現出這類差別。典型一樣就是「 海鮮 」,明代中後期的御膳裡,已經有了海鮮。但清朝皇帝的御膳,卻一直到道光年間才有。歷代清朝皇帝的主要食物,多是鴨肉、雞肉、豬肉、羊肉,晚餐時還常吃「 餑餑 」。

但別管吃什麼,歷代「 御膳 」的菜品,以現代人的眼光看可能很普通,但共同的特點就是「 貴 」。比如明清年間專供宮廷的「 早蔬 」,冬天里通過加熱地面的方法種菜,成本十分昂貴。種出來的一條黃瓜,市面上就要賣到五十兩白銀。清朝乾隆年間時,御膳房每年花費都在三萬兩白銀以上。另外還有各地「 進貢 」來的食材,單是清代的盛京將軍,每年僅「 貢鹿 」就有七百八十隻,盛京三旗網戶每年要交的雜色魚也有兩萬多斤,都是民脂民膏。

如此龐大的花費,也叫「 御膳 」成了古代的「 食物鏈 」,好些「 聰明人 」都從中敲金分肥。明代時各地向京城的「 貢物 」裡,就有人偷偷做手腳,有的「 貢物 」在運輸途中就被人宰食,還有的「 以死易活,以微抵巨 」,送到御膳房裡的只是殘次品。明太祖在位時就發生過一樁搞笑事:常州府向南京進貢「 香狸 」,按說進貢五隻,打獵的獵戶偷偷分了一隻,經辦的官員又吃了一隻,運輸路上死了一隻,到了朱元璋餐桌上就剩兩隻,氣的朱元璋破口大罵。

但跟後來的操作比起來,這類「 吃貢品 」的鬧劇只是小兒科。 《春冰野室乘》記載:清朝道光皇帝有次想吃片兒湯,負責御膳的內務府接著送來賬單:要吃片兒湯就得再建個御膳房,花費白銀數万。然後每年做片兒湯又要幾千兩銀子。道光皇帝一聽生氣了,說直接到街上給朕買一碗不行嘛?內務府回答說:您說的那家店已經關門了。道光皇帝氣了半天,最後也只能作罷,還是沒吃上片兒湯。

換句話說,道光皇帝要是這麼容易吃上片兒湯,內務府的財又找誰發去?

到了「 庚子國難 」時,吃飯「 不過三勺子 」的慈禧太后被人打出北京,撒腿經山西跑到西安。當時的山西陝西剛遭了旱災,可太后「 吃飯問題 」豈能馬虎?慈禧身邊的太監們趁機敲詐勒索,一路上發足了財。而慈禧每頓飯也依然保持著「 高水準 」——每頓飯都要108道菜,配備八十多個廚師,沿途每個縣為應付慈禧吃喝,都要花費二十萬兩白銀。這麼多菜慈禧哪吃得完?吃不完扔那裡,老百姓也絕不許吃!

如此奢靡一幕,慈禧自己怎麼看?她後來「 回鑾 」路上感慨:「 我當年在北京的伙食費,是這個的數倍,這一趟已經很節省了。 」看過這樣大言不慚的感慨,就能深味「 御膳 」背後罪惡的封建社會,以及晚清落後挨打的原因。

 

參考資料:

孫麗萍,陝勁松《慈禧在山西的53天》

楊原《如果故宮會說話》

劉毅《明清宮廷生活:六百年紫禁城寫真》

邱仲麟《皇帝的餐桌》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