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問知縣「 百姓有什麼困難」,知縣回答「 沒有困難」

文:齙牙趙 

南宋高宗紹興六年(公元1136)八月,趙構得知了父親徽宗的死訊之後,在張浚的支持下,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的北伐決心,準備主動出擊,御駕親征,北上收復失地。

當然,並不是跟金兵直接作戰,而是跟金人扶持的傀儡政權偽齊劉豫的部隊作戰。趙構雖然勇氣可嘉,但是這點自我認知還是很到位的。

趙構此行的目的地是平江府,也就是今天的蘇州。在出發之前,趙構就知道,自己這麼勞師動眾,對沿途各個政府的接待工作是一個巨大的考驗。鑑於他平常都是以清貧的形象示人,所以出發之前專門下了一個命令:

沿途的各個州縣,接待皇上的時候一定不要奢侈浪費,不要給當地百姓添麻煩,否則嚴懲不貸。

趙構並不是說著玩兒的。兩年之前,也就是紹興四年,他經過吳江縣的時候,發現知縣楊同打著接待皇上的旗號在當地橫徵暴斂收了不少錢,非常生氣,一怒之下就把楊同罷免了。

趙構這一生氣,嚇得第二天接待他的平江府守臣孫佑矯枉過正,給他進御膳時候的桌子,竟然是從某個寺廟裡撿回來的極其破爛的木供桌,搞得趙構還只能假笑著表揚孫佑辦事得力。

所以,趙構這道命令出來之後,稍微有點工作經驗的人都會小心翼翼地執行,能簡陋盡量簡陋,實在不行裝也要裝得簡陋一點。

九月三日,趙構一行抵達了崇德縣(今桐鄉崇福鎮),知縣趙渙之的接待工作倒也簡簡單單,算是符合趙構的心意。趙構一開心,就決定親自召見他。

皇上召見一個知縣,這是橫跨很多個級別的超高級待遇,趙渙之當然開心得不得了。見面之後,趙構按照工作習慣,非常親切地問趙渙之:「 咱們崇德縣的百姓生活有什麼困難嗎?

趙渙之脖子一梗,中氣十足地回答了一句:「 沒有困難!」(上問以民間疾苦,渙之言「 無之」——《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百五)

趙構一聽這話,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南渡以來,他已經習慣了各個地方、各支部隊、各個部門跟他叫窮,說這裡缺錢那裡缺糧,希望能幫的幫能免的免,想不到在崇德,百姓竟然什麼困難都沒有,簡直就是人間的奇蹟、大宋的楷模,真得好好問個詳細,讓各州縣都來學習學習。

於是,趙構問趙渙之:「 崇德縣一共有多少戶、多少口啊?」

誰知道,就是這個對知縣來說最基礎的問題,難倒了趙渙之,他支支吾吾了半天竟然答不上來。

趙構雖然沒在知縣這樣的基層崗位幹過,但是這些年來摸爬滾打,一些基本的常識還是知道,心裡明白趙渙之這人肯定有問題,於是回頭就讓轉運副使張匯去查個明白。

沒過多久,張匯就把情況匯報過來了,趙渙之果然是個貪官,不但自己貪,而且還打著「 接待皇上」的名義收了不少錢:「 他在崇德縣搜刮了十來個塗金的夜壺,說要獻給皇上;然後又強買了足以供五千人食用的肉,說是給皇上的衛隊食用。這些東西總共價值上千緡,但是他只付給了百姓三分之一的錢。總而言之,這一趟接待任務,他是賺翻了。」

趙構龍顏大怒,命令張匯將趙渙之收監治罪,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兩面三刀、沒有任何困難的知縣。

宰相趙鼎為了讓趙構消氣,故作感慨地說:「 皇上之所以問知縣,就是想知道民間疾苦。可是,唉……」(陛下所以延見守令者,正欲知民間疾苦耳—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百五)

趙構搖了搖頭道:「 就是因為這些日子秋雨連綿,我沒法親自去田間地頭看看百姓的生活,才想著問問知縣。有困難你就說啊,我好不容易來一趟,給我說沒困難,真不知道你是傻,還是壞……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